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知道,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

我出生在物質生活豐裕的家庭,與弟弟感情很好,雖然常常和父母吵架—後來甚至因為觀念不同而決裂—我知道他們其實愛著我。我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擁有一群感情很好的朋友,從不缺乏上床的對象,成績也一直能保持在中上程度。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睜開雙眼用力喘氣,一時之間不知道身在何處,接著感覺左邊有個人靠近,並且聽見熟悉的聲音。

『感謝老天你終於醒了,天狼星。』哈利.波特戴著圓眼鏡的臉從上而下注視他。『喝點水嗎?』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塞鼻子在海島最不險眼的地方上岸,甩乾附著在身上的水珠。他當然不會笨到騎掃帚到阿茲卡班,護衛咒很快就會找到他,還是老方法安全。他隱身在黑暗與奇形怪狀的岩石夾縫中,瞇著雙眼觀察眼前的監獄。

天狼星曾經發誓再也不回到這裡,如今站在距離監獄大約一百碼的位置這個誓願又重新浮現。他從沒想過打破的理由竟然是因為賽佛勒斯.石內卜,不過又有誰能想像天狼星會為鼻涕卜這樣執著?大黑狗歪著腦袋考慮該如何進入戒備森嚴的監獄,回憶自己當初逃跑的路線,當然最困難的,是該如何不受注意帶著賽佛勒斯離開。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次天狼星帶了一大桶冰淇淋去拜訪被囚禁的犯人。他幫石內卜跟自己裝滿一大碗,兩人並肩坐在床墊邊緣品嚐。他們沒有交談,沉默地吃著屬於自己的那一份,賽佛勒斯先吃完,將碗遞給另一個男人。天狼星幫他裝滿第二碗。

『我嚇壞了。』當布萊克奮力挖取冰淇淋時石內卜突然說。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週布萊克沒有來拜訪,下一週也是。石內卜認為布萊克不會再出現,也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將可以逐漸遺忘,或者隱埋對那個男人的情感。繼續存活已經超越原本的計畫,石內卜不希望記得太多,在剩下來的日子裡。他只需要記得自己的罪孽,以及對天狼星的仇恨。

然而當看守的正氣師通知這週有訪客時,賽佛勒斯竟然無法抑制地期待著。他以手指梳理油膩糾結的長髮,拉平皺巴巴的上衣,清洗臉龐與雙手,端正坐在桌前等待。他痛恨這樣矛盾的自己。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又做了同樣的夢。夢裡有一個長得很好看的黑髮男人總是對他微笑;說話時語音溫和:偶爾手掌會撫摸他冰涼的臉頰讓他感覺溫暖。然而他知道那個不是夢,而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實,就算他試圖遺忘並且假裝沒有過這些事。

這太困難了,賽佛勒斯用被子蓋住臉讓自己躲在黑暗裡。要如何同時恨一個人又喜歡一個人?他記得曾經這樣質問過另一個男人,而現在他知道了。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們憑甚麼監禁石內卜?』天狼星危險的嗓音質疑。『他已經被白白懲罰了五年還不夠嗎,他們應該立刻釋放他並且頒給一級梅林勳章。』他的雙拳揮舞激動地大吼大叫。

帶回來壞消息的金利.俠勾帽伸出手做一個緩和的手勢。『他目前是被收押。但據說之後也不會有審判。』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利.波特的病房雖然是醫院裡最大的一個,但在這個時候卻顯得有些擁擠。這裡目前有兩個治療師,四個治療助手,六個正氣師,魔法部官員,鳳凰會的人,當然還有十字光暈的成員。從一進門阿特拉.穆敵的魔眼就沒停止監視賽佛勒斯,甚至當類蛇人望向他時還露出威嚇的牙齒使得石內卜立刻別開視線接觸。肥胖的納金夫人佔去不少位置,從頭到尾一直很盡責地舉著魔杖對準石內卜。但事實上她可以不用這樣做,因為所有的正氣師正把石內卜圍在他們排成的小圓圈中,六根魔杖直指正中央的類蛇人。

他們會這麼緊張是有原因的,就算十字光暈的成員提出反彈魔法部官員仍舊不妥協。『他的手上有魔杖。』迪哥里,正氣師部門的主任堅定地說。『我們得預防所有可能會出現的狀況。』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