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NC-17][SB/SS]The Death Men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全身疼痛是他恢復知覺後的第一個想法,第二個則是口乾舌燥。他轉了轉眼珠,撐開沈重的眼皮。

他看見一片又白又亮的天空,刺得他重新閉上雙眼。頭痛欲裂,尤其是後腦杓,就像誰正拿著電鑽挖掘。電鑽,這麻瓜的玩意兒還是賽佛勒斯告訴他的。有一次他化獸成狗在後院挖洞埋骨頭—每一次變成狗他都會忍不住這樣做—結果把賽佛勒斯種植的魔蘋果的根給挖爛,那蘋果哇哇大叫。慍怒的賽佛勒斯恐嚇要拿電鑽鑽開他的頭看看裡面究竟有沒有裝腦袋,他告訴賽佛勒斯斧頭可能比電鑽好使多了,結果換來賽佛勒斯的一個怒目。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比他們想像的更困難,魔法部的正氣師們團團圍住面前的黑霧,試著突破這道屏障。哈利也在他們之中,作為一個見習生,要不是身份特殊金利不會讓他參與這麼危險的任務。哈利正與其他人一樣舉高魔杖,專心唸著解咒咒文。

哈利不敢想像佛地魔究竟進去了多久,他們究竟錯過多少。太自滿是魔法部的錯,以為防護做得夠完善,以為萬無一失。他們都忘記敵手是誰。佛地魔,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他們不應該小看對方。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sbape+black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snape+black
  • 請輸入密碼:

他們坐在那小小教堂前的樹下,遠遠觀看室內互許終生的新人。這個小村落有一幢歷史悠久的基督教堂,可以說是村民們的精神支柱。白色石灰牆與彩色玻璃窗,尖尖的屋頂上有一個巨大的白色十字架,深具古典風格。雖然不是教徒,天狼星得承認在一片放牧羊與高山牛的丘陵地中,這座白色的精緻建築顯得特別宏偉與美麗。

今天教堂正舉辦一場婚禮,沒有看過麻瓜基督徒婚禮的天狼星要求在這裡休息順便觀禮,賽佛勒斯沒有表達反對,也許是因為勞累,葛來分多可以看見史萊哲林的黑色眼睛裡有著沈滯的疲倦。他們沉默地觀看,偶爾交換一些評論,例如天狼星就好奇詢問,為什麼要在禮車後面綁鋁罐?為什麼要在新人身上撒白米?前面那個證婚的人,你說什麼?牧師?領子為什麼這麼高?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雨水沒有停止的跡象,為了避免水花潑入房屋裡,所有的窗戶都被緊緊關住,這使得整個屋子裡都充滿了燒焦的味道。天狼星頹然解開腰間的圍裙,沈重坐在餐桌椅上。

『這是最好的一次了。』他悶悶地說,伸出手指輕推面前的盤子,盤子裡裝了一片黃底黑花的煎餅,而整張餐桌佈滿同樣的食物。『再繼續下去我會毀滅殘餘的南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整夜睡不著的天狼星很早就起床。

失眠不在預料之內,他以為經歷麻瓜式旅行的自己絕對會累得睜不開眼皮。然而事實是,即使擁有彷彿與山怪搏鬥般疲憊的身軀,躺在閣樓床舖上的天狼星.布萊克卻怎麼都睡不著。他的腦子裡紛紛亂亂地跳躍許多想法,尤其是昨晚與石內卜的對談。天狼星認為賽佛勒斯說謊,針對為何逃避巫師世界的那一項。他以為原因之一應該與賽佛勒斯臨死前說的那一段話有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不是堅持無謂的原則的時候,金利。』天狼星以握緊的拳頭加強論點。『他在追殺我們,以佛地魔的能力找到賽佛勒斯是遲早的事情。』

金利.俠勾帽雙手背在身後在辦公室走來走去,似乎在考慮天狼星說的話。『但是…』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天狼星.布萊克踏進馬份莊園的瞬間,就發現這是個錯誤的選擇。

無論之前馬份家的人做過什麼,發生過什麼,現在看起來一丁點也不重要。他們仍然是巫師界最富有的家族之一,憑藉魯修斯.馬份高明的手段與極富前瞻性的深遠眼光,在佛地魔上一回的崛起期間,早已將大多數的加隆轉成英鎊存放在瑞士銀行。光想起鄙視麻瓜的馬份竟以這種手段逃過佛地魔無底洞般的需求,就讓天狼星很不是滋味。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著的天狼星.布萊克雙唇微啟睜大眼睛瞪住坐著的金利.俠勾帽;深膚色的金利.俠勾帽雙手在桌上疊成塔型專心地看住對面淺膚色的哈利.波特;一頭亂糟糟黑髮的哈利.波特抬起頭望向站在他身側的天狼星布萊克。凝滯在三人之間的空氣一片沉默,沒有人說話,他們似乎都忘了該如何呼吸。

然後突然間,燃點引爆,三個各懷心思的男人同時開口,小空間裡的溫度瞬間從零點衝向沸騰。他們都爭著說話,沒去注意另兩個在說什麼,只顧著表達自己的意見或不滿。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遠端的山頭遮蓋一層淡淡的薄霧,即將升起的太陽揮灑橘黃色的筆刷將山的這一頭抹成同樣的色調。透過窗戶可以看見一群整齊排列的飛鳥飛往山的方向,只是一霎那,陽光便沾染整片窗外使得昏暗的景色轉變成一片白亮。

躺坐在床上的天狼星.布萊克挪動調整姿勢,舒緩壓得麻木的背,同時伸手拿取擱在一邊桌上的杯子。另一隻手取代他的意圖,把裝滿清透開水的玻璃杯子移到他的鼻子前,調整吸管讓天狼星能輕鬆飲水。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往傳出聲音的那個房間奔跑,不必刻意用追蹤技巧三個中的任一個都可以感受到明顯的黑魔法。絕對的黑暗,邪惡,恐怖。榮恩握住魔杖的手心冒汗,而率先抵達的哈利揮動手臂炸開面前的房門直接衝了進去。

在他面前呈現的是一幅詭異至極的景象。天狼星,哈利日夜思念的教父一手抱住…那個半裸的是石內卜嗎?另一支握著魔杖的手則高舉指著前方的…怪物?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葛來分多三人組在禁忌森林的某個空地現形,妙麗拿高追蹤地圖尋找位置,而哈利與榮恩在周遭施放防衛咒語。完成這些之後哈利凝望遠方的霍格華茲城堡屋頂一陣子後唐突地轉身。『找到了嗎?』他問。

『更裡面。』妙麗盯著地圖,魔杖在上頭遊走的同時也往森林內部走。『黑魔法的痕跡非常明顯,我不懂沃夫為什麼不相信你。』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利驚醒,從床上用力坐起,但什麼都沒看見。他抓取床頭的眼鏡戴上,從枕頭下抽出魔杖。『路摸思。』他說,點亮杖頭。

他的套房裡一片安靜,除了家具之外什麼都沒有。所以那只是一場夢,哈利想,伸手抓取空氣。但他的確感覺到,它就在這裡,在他身邊,低頭望住,欲言又止。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它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咖啡廳包廂裡的妙麗一邊研究哈利為他帶來的走私物一邊說。『我以為它會更像I-Pad。但這像上膜的羊皮紙,那麼薄,甚至可以捲起來。』

榮恩的頭顱湊上去,紅色的頭髮與妙麗亞麻色的大捲髮纏在一起。『什麼Pad?』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賽佛勒斯。』他的母親悄聲呼叫。『起床,賽佛勒斯。』

他在床上小心地翻身,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母親?』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他極度渴望能即刻死去,任何方式都行。賽佛勒斯垂下眼皮盯住膝下被自己的血染黑的地面,內心尖叫哀求著死亡降臨。他記得第一次希望死去的時候是八歲,在被父親狠狠痛打一頓之後躲在房間裡哭泣。但是他很快想起不久之後就是九歲生日,母親答應那天會帶他到倫敦市區過生日,於是年幼的賽佛勒斯很快打消死亡的念頭。接下來幾次,無論是霍格華茲裡被霸凌的求學歲月,或是戰戰兢兢的雙面間諜生涯,每當心中浮起類似的想法時,總會有更令他期待的未來,碾過求死的想法。

沒有一次像現在一般,當賽佛勒斯試著想像未來有什麼值得求生時,僅能感受無窮無盡的黑暗。他的身體內外都非常虛弱,雙腿與雙肩痛得要命,口乾舌燥飢腸轆轆。佩提魯每四個小時汲取一次魔力,每一次他都痛苦得以為總算可以死去,每一次都在無限痛苦中清醒。伴隨從他身上不間斷抽取的魔力,以及從天狼星.布萊克手腕上汲取的溫暖鮮血,彼得.佩提魯的神秘大鍋輻射出炙熱的光以及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在賽佛勒斯混沌的腦中聽起來像來自地獄的嘶吼。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全身痠痛是他恢復知覺後的第一個想法,口乾舌燥則是第二個。他轉了轉眼珠,撐開沈重的眼皮並且張開口試著發出聲音。

『啊…』孱弱的聲音,只能發出這樣的音量,他閉上嘴稍微喘氣,同時觀察身處的位置。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