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torture

第一章  黑暗的契約

倫敦東邊非常郊區的地方有一幢房子,當地人不願意靠近,他們對那房子存有許多詭異的傳說。那房子的外觀漆成濃綠色--沒有人會將屋子漆成那種像是嚴重湖水污染般的顏色--有一個看起來很沈重的黑色鐵門,正常審美觀的人不會裝那樣子的鐵門。房子外頭被極高的圍牆擋住,圍牆上頭則裝著朝天的尖刺。而圍牆裡,是一整片陰森森的樹林。被濃綠樹林環繞的濃綠房屋,散發邪惡的氛圍,連從外頭經過都需要極大的勇氣。

房子的古怪傳說很多,Voyager先生最常在當地的餐館說自己的故事。

『我當下掉頭就跑,真的沒有撒謊,我這輩子沒有跑這麼快過。』Voyager先生是一個有著地中海禿的中年男人,他的妻子在十年前離開他,聽說是受不了他愛誇大其詞自吹自擂的個性。但當地人都知道是因為Voyager將他所有的積蓄都花在酒跟賭之上。他的妻子是個美人,跟鄰鎮的牙醫師一同離開。

沒有人在Voyager旁邊聽他的故事,因為大多數的當地人對於這些故事都倒背如流,他們認為這個賭鬼在喝醉之後會有嚴重的妄想症,但沒有人勸他去接受治療。

『那個女人騎著掃把,有一頭長捲的黑頭髮,不,你們相信我。』Voyager打了個酒嗝,滿臉通紅。『我認為那裡住著巫婆。』

『喔,Voyager。』隔壁桌一個高壯的紅髮男人對著說故事的醉鬼高聲說,『你又要提你在巫婆屋聽到尖叫聲的故事了嗎?』

與他同桌的其他男人都笑了,另一個人接續著,『是啊是啊,那裡傳出可怕的慘叫聲,讓我想想,你好像是在喝完一整瓶威士忌之後說的。』

『Voyager居然有喝完一整瓶威士忌的本事,喔,我該懷疑的是,』第三個男人的聲音尖銳,『Voyager居然有消費一整瓶威士忌的本事。』

說故事的男人臉更紅,但是他只是咕噥著說,『我真的聽見也看見。那裡有邪惡的東西。』

『那麼我會建議你去找Galbraith牧師驅魔。』第一個紅髮男人說。他吃完三明治,在桌上付了帳之後站起身。『我得走啦!明晚是錄影帶之夜,在我家,你們別忘了。』他對同桌的另外兩人說。

紅髮男人推開餐館的玻璃門走出夜色裡,抬頭看見天空懸掛著大又亮的圓月,他將雙手插在口袋,邊哼著歌邊往家的方向前進。

然後紅髮男人聽見了,淒厲的尖叫。他轉頭看向聲音的方向,濃綠色的屋子幾乎掩埋在夜色裡。他甩甩頭再側耳傾聽,除了吹過路樹的風聲以及遠方家庭裡傳來的電視節目聲音之外,就只有頭上貓頭鷹的呼嚕。

『天,我要讓Voyager的神經質傳染了。』紅髮男人對自己嘲解,繼續往前進。

---

推開深黑色的金屬門,穿過插滿尖刺的圍牆,經過層層保護的黑暗樹叢,站在濃綠色的屋子前抬頭往上,悠悠的月光探照在門前的湖泊上。

那男人穿著一件黑色的斗蓬,帽兜蓋在頭上,誰也看不見他的臉。他的左手拿著一隻長杖,輕輕敲在綠色屋子門右邊的一條銀色小蛇頭上。奇怪的是,受到敲擊的小蛇居然蠕動,慢慢爬往門的中央,將自己環繞成一個門環。那男人拉扯門環推開大門,走進屋子裡。

屋子的玄關極大,一進門便看到空盪的大廳,大廳中央是一座寬大的樓梯通往樓上。男人沒有走中間的樓梯,而是繞向右邊,進入一條走廊。穿過走廊盡頭左轉有另一個比較小的階梯向下。穿著斗蓬的男人往地下移動。

綠色屋子的地下室並不像它的主層那麼寬大,有可能這一區只佔了一小部分的空間。男人脫下斗蓬,皺著眉掩住鼻子,往前方那些人的方向走。

地下室的味道不好聞,越接近那些人氣味越差,男人靠過去開口。

『他還是不屈服嗎?』

一個有著濃密黑捲髮的女人回過頭,她的上眼瞼厚重,而且表情十分憤怒。

『我真搞不懂黑魔王為什麼不乾脆殺了他。』她的聲音帶著一股狂怒,『這件事情已經花了我整整兩個禮拜。』

『Bellatrix,』女人旁邊一個男人說,『有點耐心,你知道這件事情必須他本人接受才可以完成。』

『喔,Rodolphus,那是因為你不是下契約的那個人。』Bellatrix Lestrange惱怒地說,『你不用每天依照三餐待在這個噁心的地方,這個味道還有這個雜種快把我逼瘋了。』

後來加入的男人撥開蓋住他前額的白金色長髮,他往前看向地上。『他又怎麼了?』他的聲音有藏不住的傲慢。

『用你的眼睛判斷,Lucius。』Bellatrix說,『昏過去了。他老是昏過去。』

『我想那是因為他已經五天沒吃任何東西。』Bellatrix的丈夫嫌惡地說,『只喝地上的髒水,還有那些鞭打…』

Bellatrix尖聲高叫。『閉嘴,Rodolphus!』她瞪住她的丈夫。『這個契約就是得這麼做。這是黑魔王教我的。』當她提起之後那個名詞時雙眼發亮。『我得完成他交代的任務。』

Lucius Malfoy決定不理睬那對夫妻的爭執,他觀察地上那個人形。

地上的男人黏膩的頭髮貼在臉頰上,那應該是他自己的血跡,但是看得出來頭髮應當是黑色。他的雙眼緊閉,巨大的鷹勾鼻似乎歪了一邊。身上的衣服十分破爛,而且發出陣陣惡臭,Lucius知道那是因為他已經兩個禮拜沒有沐浴,並且,總是在自己的身上便溺。從破碎衣服裡露出來的肌膚全被已凝固的血塊掩蓋。

男人躺在地上,他的左右手腕各銬著金屬鋼圈--早已磨進他幾乎只剩枯骨的手腕--鋼圈上頭連接著粗重的金屬鐵鍊,向上接到天花板的輪軸,男人應該才剛從被懸掛的方式放下。他的兩腿彎往奇怪的方向,Lucius知道他在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雙腿就被打斷了。

『看在梅林的份上,』Lucius終於轉過頭向那對夫妻開口,『你們介意閉嘴解決眼前的工作嗎?黑魔王明天就要住進來,他會希望住的地方乾淨有條理。』他握住自己手杖的上頭,撫摸雕著蛇的花紋。『請記得你們的家庭小精靈全都被魔法部充公了。』

『喔,Lucius,讓我提醒你。』Bellatrix將她的雙手在胸前橫放,諷刺地說,『請記得你家才是被鳳凰會攻佔的地方。』

Lucius的眼中閃過危險的火花,他瞪住Bellatrix冷哼說,『那麼不打擾妳的任務。不過我很懷疑黑魔王明天過來要是看到妳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辦不好將會多麼高興。』他轉身離去。

Bellatrix大聲尖叫,『黑魔王不會處罰我!我是他最忠心的僕人!』她舉起魔杖對著地上的男人唸,『Fons!』她的魔杖尖端噴出大量的清水灑在地上的男人臉上。

地上的男人開始全身抽搐,緊閉的雙眼顫抖,然後緩緩睜開。他黑色的眼珠看起來非常空洞茫然,接著他頭一歪,發出乾嘔的聲音。男人不可能吐出任何東西,他的胃裡頭是空的。Bellatrix Lestrange停止魔杖的水柱,接著魔杖指向天花板的絞鏈。絞練慢慢捲起,男人先是高舉雙手,然後全身被向上拉扯,最後斷掉的雙腳輕靠地板懸吊著。

男人的頭原本低垂,接著似乎用盡全力將頭抬高,他的喉頭滾動,發出嘶啞的氣聲。

『晚餐時間到了嗎?』

Bellatrix嫌惡地皺眉,向站在後邊一個高壯的男人點頭。高壯的男人走向前揮動他的手臂。帶著細細倒鉤的鞭子抽打在懸吊的男人身上,男人發出叫喊。

『Severus Snape,接受契約,你知道黑魔王不打算讓你死。』Bellatrix說,『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接受契約。』

整個地下室裡充滿鞭子揮擊在肌肉上的聲音以及Snape痛苦的叫聲,他喘著氣說,『三明治不要蕃茄,你知道我不喜歡…』然後他的聲音被下一個抽打聲音打斷。

『喔,我真是快受不了!』Bellatrix憤怒地尖叫,『黑魔王明天開始要住在Lestrange莊園,我需要一個家庭奴隸!』

Snape抬起頭,扭曲的表情裡有著驚訝。『Lucius家…』

『Lucius那個白癡讓鳳凰會攻佔了他家,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笑什麼!』Bellatrix憤怒地舉起魔杖,『Crucio!』

瞬時Snape的尖叫充塞在整個密閉空間,他整個身體向後彎曲,全身不停地痙攣著。金屬鏈條拉扯他的手腕發出尖銳的聲音。Bellatrix讓他這樣子維持一段時間才放下魔杖。『接受契約,Severus。立刻會有一塊麵包一杯乾淨的水送到你面前。』

Snape粗重且不連續地間斷呼吸,他的身體再度往前傾,仍舊顫抖著。過了很久,Snape開口。『我願意接受。』他的聲音非常虛弱。

Bellatrix先是不可置信地後退一步,然後開始大笑。『梅林!我就知道我辦得到!Crabbe,』她揮動魔杖讓鏈條下降,Snape用力地摔在地上。Bellatrix對手上還拿著鞭子張嘴發呆的男人說,『把他弄乾淨,讓他吃東西,然後帶到大廳。我得快一點繼續接下來的儀式。』她很快地轉身走上樓梯。她的丈夫面露喜色地跟上。

Crabbe不高興地抱怨,但是仍然依照命令解開Snape手上的金屬鋼圈。他揮動魔杖對虛弱的男人施放簡單的清潔咒,然後輕鬆地將男人扛在肩上往樓上走。Crabbe扛著男人上二樓,進去一間大浴室,粗魯地將Snape往地上扔,然後拉起蓮蓬頭向Snape噴水。

鮮紅的血水在浴室地板上滑動,旋轉,流進排水孔。Severus Snape躺在地上讓強力的水柱沖刷他的全身,那讓他的傷口更加疼痛,但他緊咬著牙不作聲。他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 Snape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準備面對最殘破的尊嚴,根本不可能留剩下的自尊。

然而活著就有希望。

幽暗的大廳沒有火炬,而是在地上圍放六支蠟燭,白色。蠟燭外頭灑著一圈黑色的粉末,在蠟燭的光芒下閃耀光點。蠟燭圍成圈的正上方則環繞懸浮著紅色的液體,那看起來像是鮮血。

Severus Snape在Crabbe的監看下進入大廳,他的雙腳才剛被治癒,但已經造成的長短不一卻無法改變,這代表他一輩子都得跛行。他身上穿一件黑色的袍子,清洗乾淨的頭髮尾端仍在滴水,Snape看著前方的設置,眼睛眨也不眨。

『進來這裡面,跪下。』Bellatrix也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袍,但是她的樣式複雜也華麗多了。她用魔杖指向白色蠟燭的中心。『面對我。』

Snape走過去,跨過白色蠟燭,然後在正中心下跪,他的雙眼直視Bellatrix。

黑色捲髮的女人臉上有藏不住的笑意,她高舉魔杖開始念咒。那咒語聽起來很像一大群蜜蜂的嗡鳴,在Snape耳邊迴盪,他用盡全力地挺直身體接受那個不舒服的感覺。黑色粉末開始在他身邊飄浮向上,接著包裹住他的全身。咒語更加清晰,那是最古老、最邪惡的黑魔法。

『Severus Snape,你願意接受Bellatrix Lestrange的奴隸契約,一生一世聽從使喚,絕不反抗拒絕?』咒語突然消失,Bellatrix的聲音清晰地出現。

Snape周圍被一片黑色陰影包圍,他看不到前方,覺得自己似乎要消失在這之中。他張開口,發自內心地說,『願意接受。』

一完成這句話,身邊圍繞的黑色粉末瞬間往四周飛散。頭上的紅色液體則向下滴落,墜在Snape身上,像是被什麼吸引,那些液體進入他的皮膚裡消失不見。Snape覺得全身像是被火燃燒一般地劇痛,像是有無限多的釘子刺進身體裡,他的血液裡有玻璃在流動,全身骨頭猶如正被敲得粉碎。Snape無法阻止自己放聲尖叫,那比Crucio更痛苦,更讓人覺得絕望與毀滅。

眼前一暗,Severus Snape失去意識。

--第一章完--
 
第二章  古老的儀式

Lestrange莊園的後方有一個殘破的木屋,裡頭堆滿各種雜物。蛀壞的書籍、毀壞的家具,還有一些看起來不太實用的健身器材。圓扁的重鉛板鑲在鐵柱上,地上有許多零散的圓金屬板。

Snape跟在Bellatrix身後走進木屋。那女巫指著角落的地板不耐煩地說,『你就睡這裡,那邊翻翻看,』她指向旁邊的雜物,『可能會有一些被子。我得去準備迎接黑魔王。喔,弄完就快一點把屋子整理一下,我真受不了家裡的凌亂。』

無疑的,Bellatrix Lestrange必定是一個不會理家的妻子。Snape環視這個小空間,認為木屋一開始應該是為了更實用的目的而存在,而現今卻變成倉庫。屋頂有許多破洞,牆壁也裂開,Snape懷疑下雨時這裡擋風避雨的可能性。他提醒自己得找時間修復。這不困難,比較困難的是他沒有魔杖也不被允許使用魔法。

Snape挑檢地上的雜物,將覺得有用的東西放在一邊。他找到幾床被單,還有幾個枕頭。Snape再度確定Bellatrix不是個稱職的主婦,她買了好幾套同樣的床套組,沒拆過便丟棄在這裡。但是家庭主婦也不是她的主要職業不是嗎?她主要的工作是黑魔王的狂熱追隨者。

Snape稍微布置一下屬於他的那個角落,接著檢視其他的物品。Rodolphus也是一個浪費的男人,看來他曾經試圖利用舉重器材維持手臂的肌肉,不過他一向不是個持之以恆的男人。雜物堆裡有一些清潔用品,Snape挑出其中幾瓶,奇旺漂白水、莊太太洗碗精,另外還有古博士馬桶清潔劑。

他懷疑Bellatrix懂得這些東西的使用方法。但說起來Lestrange夫妻在被關進阿茲卡班之前曾經也是個富裕的家族,相傳光是小精靈便有三隻,只是當他們夫妻倆住進阿茲卡班之後,小精靈便讓魔法部沒收。Snape想,怪不得他們習慣輕鬆的生活,而急迫地需要一個家庭奴隸。這正是黑魔王為了她的忠心所賜予的禮物,將Severus Snape,一個罪該萬死,黑魔王卻刻意不予處死的叛徒當作奴隸送給Bellatrix Lestrange,解決她持家的問題。

Lestrange家的奴僕走出自己的居住場所,他記得聽起那對夫妻說黑魔王即將在深夜抵達。黑魔王會長久地住在這,Bellatrix崇敬又興奮的語氣說著,我們的家將成為新的基地。

而Snape確定自己將會服侍人數極多的食死人。

然後他感覺左手臂的黑魔標誌炙熱地燃燒,他抓住手臂試圖減輕那股疼痛,但是疼痛卻深入骨頭,Snape牙齒打顫地忍受著。黑魔王將他逐出食死人的團隊,卻保留他的標記,這使得他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忍受召喚的痛苦,卻無任何方法回應。終於忍受不住,Snape彎下腰痛苦地發出呻吟,他知道黑魔王已經抵達。

劇痛持續約五分鐘後停止,Snape感覺到自己滿臉都是冷汗,他雙手在臉上胡亂地擦拭,離開殘破的木屋。

Severus Snape還沒有進去過Lestrange家的其他房間,畢竟進來這裡的兩個禮拜中他都一直待在那個空間狹窄的地牢。不過既然身為管家--他決定叫自己管家,這樣感覺上能留下較多的尊嚴--Snape知道他必須熟悉整個房子,於是他從側門進入房子的主體。

屋子的外頭雖然是怪異的濃綠色,裡面的牆壁卻令人意外是純粹的米白。Snape站在昨晚定下契約時待著的那個大廳,抬頭往上。樓梯上去有好幾個房間,他認得最左邊的是昨晚清洗全身的浴室。由正中央房間關閉的桃木門底下流洩出的亮光及偶爾略過的影子,他猜測那裡正舉辦食死人聚會。

他走上樓梯來到正中央的房間門前,才剛踩踏上最後一層階梯門便打開。Snape站在門外面向光線明亮的會議廳,坐在裡頭的每個人都轉頭看向他。

『Severus Snape,我們的叛徒,』Lord Voldemort站在最裡頭,會議桌的最前端,他腥紅色狹窄的雙眼正對Snape,乾癟的雙唇動著。『讓我們看看最適合驕傲叛徒的下場。Bellatrix,給他一個命令。』

聽到黑魔王呼喊自己的名字,Bellatrix幾乎是高興地從椅子上跳躍起來,她的雙眼不停眨著,發出來的聲音因為興奮而顯得過於高亢。『跪下,奴隸。』

Snape猶豫了一下,就這麼一下。接著痛楚排山倒海地捲向他,是訂立契約時那樣的痛。Snape完全無法忍受,瞬間吸了一口氣發出短促的尖叫。他跪倒在地,而痛楚很快就消失,他感覺房間裡頭每個刺眼的眼光。

黑魔王尖銳的嗓音說,『接受命令,奴隸,千萬不要試著抵抗。』

Snape用力吞嚥,然後挺直背脊抬頭看住前方。他黑色的雙眼冷漠地掃過黑魔王的紅色瞳孔,接著轉向直接盯住著黑捲髮的女人,並對著對方假笑。

『Bellatrix…主人?』Snape的嗓音帶著低沈的沙啞。『還有什麼吩咐嗎?』

『Bellatrix,應該要好好教育你的奴隸。』黑魔王眉毛緊蹙,但實際上他沒有眉毛。『教他學會規矩。』

Bellatrix看起來非常窘迫,也許是因為Snape讓她在黑魔王及其他的食死人面前失去顏面。她快速地回答,『我的王,請原諒我。昨晚這個雜種才屈服,還沒…喔。我會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的。』Bellatrix快速地移到Snape面前舉起魔杖。

『Bellatrix,我是怎麼說的?』黑魔王用他的鼻孔瞪著窘迫的女人。『不要用魔杖,這是古老的契約,用古老的方式。』

黑捲髮女人放下魔杖,眼珠向上想著,然後她微笑。『是,我的王,我知道了。』她的笑容讓在場的食死人們毛骨悚然,但又讓每個人充滿窺視的慾望。

Snape知道黑魔王選擇Bellatrix負責這個任務是因為,這個女人嗜血、熱中於虐待,並且毫無良心--由她對Longbottom夫妻做的事可以確認這些。他猜想這個女人打算怎麼做,總之不會是什麼好忍受的事情。

Bellatrix對跪在地上的奴僕說,『到庭院去。』

Snape別無選擇,他必須遵從命令,不管願不願意,畢竟他也不想再承受那種刺骨且絕望的劇痛。幸虧Bellatrix沒有要求速度,他大可以慢條斯理慢慢瘸行出去。Snape一邊緩步行走一邊想像Bellatrix對於他接受命令的方式所展現出來的憤怒。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太過於順從。

Lestrange莊園的庭院地上鋪著粗石礫,Snape赤裸的雙腳踩在上頭感受到輕微的刺痛,他慢慢地走到人群中--興高采烈的觀眾圍繞在那裡—並站到Bellatrix面前,桀傲地看住她。Bellatrix揮動魔杖,在Snape面前出現一組裝置,長竹竿橫架在兩個鐵架上,大約比Snape高一點。他認出來這是堆放在後院雜物裡的曬衣架。

『如果妳是這個意思,主人,』Snape刻意加強最後那兩個字,『我不記得洗過任何衣服。如果妳是指房間理的那些床單跟窗簾,要將它們清潔到適合使用的程度可能需要好幾個禮拜,畢竟這裡已經好幾年…』

『喔,閉嘴!』Bellatrix吼叫,她的臉慍怒微紅。『脫掉你的上衣抓住竹竿。二十鞭完成之前不准放手,否則我就從頭數起。』她示意Crabbe拿著帶著倒鉤的鞭子上前。『古老的方式。』

在沒有家庭小精靈之前,古老的黑巫師家庭,用這種方式與他們的俘虜訂立奴隸契約。與小精靈天性喜愛為人類服務不同,奴隸迫於現實屈服。而對於陽奉陰違的那一些,黑巫師們以古羅馬鞭打奴僕的方式給予懲罰。當然使用不赦咒快速也省力多了,但古老懲罰造成的服從會讓契約的力量更強。

第一鞭落在Snape赤裸的背上時,他緊咬著下唇憋住呼吸。沒有停頓,第二及第三鞭相繼落下,Snape差一點忍受不住張口呼叫。他感覺鮮血在口中的腥味,還有由背脊上滑落的液體,落在地板上,變成怵目的畫面。當Bellatrix口中的數目到十,受鞭笞的男人終於開始發出沈悶的嗚噎。

現場的溫度像是突然上升而變得燥熱,圍觀的群眾們因眼前鮮紅瑰麗的景象而心跳加速。仇恨是最強烈的興奮劑;殘暴是人類的本性。他們因為親眼目睹近幾失傳的古老儀式而激動著。

奴隸的手心開始因為出汗而濕滑,雙腳顫抖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他的頭靠在高舉的右手臂上,忍不住放開喉嚨喊叫,但卻還有五鞭。Snape支撐自己千萬不可以鬆開掌握,他可以忍受這一切,這是必要的儀式。事實上,當皮膚與肌肉反覆受到多次抽打後,疼痛已經不是實際的感覺,只剩下麻木。

最後一鞭終於結束,Bellatrix殘忍的數數聲停止,Snape再也支持不住緊握的目標,不由得放開雙手讓自己跌倒在粗石礫上。尖刺的石頭割破他的雙手與膝蓋,Snape四肢著地蜷曲著,卻仍然止不住因肌肉緊繃所形成的的抽筋,他大口吞嚥氧氣,斷斷續續地喘粗氣,並且聽見黑魔王冷酷的聲音響起。

『再給他一個命令,Bellatrix。』

蜷在地上的男人看到Bellatrix長袍的邊緣在自己面前,狂熱的聲音說,『站起來,奴隸。』

這個愚蠢的命令花了Snape很多力氣執行。以他目前的狀況坐下已經有困難度,何況還要用雙腳直立。Snape搖搖晃晃地讓自己挺直背脊,然後以他最順服的聲音說,『是,我的主人。』他的黑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Bellatrix。

圍觀的群眾吸氣,他們沒有想過能從Severus Snape的口中聽到這種乖順的聲音,也不可置信自己竟然能由這個男人的表情裡讀到恐懼。接著觀眾們發出敬佩的驚嘆聲,這其中最訝異的是Bellatrix自己,她張開的嘴動了幾下,才能開口說話。

『梅林,這真是…喔,我的王,』黑捲髮的女人用癡迷的眼神望向她所崇敬的主人。『您教導的古老魔法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Bellatrix,我最忠心的僕人,』黑魔王發出刺耳的笑聲。『妳已經完成古老契約最後一個儀式,這個奴隸從此將被約束,他必須為你工作,聽從你的指示,限制在妳的屋子裡,否則將感受極大的痛苦。』

黑魔王走到Snape面前,枯瘦蒼白的右手食指托住對方的下巴,暗紅的瞳孔直接看進對方黑色的。他們維持這樣的注目很久之後,黑魔王滿意地放下手。『Severus,你是我所見過最驕傲的男人。將你的尊嚴踩在腳底下會是比死亡更讓你痛苦的懲罰。』

Snape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前方,粗重地呼吸,幾乎咬裂自己的牙齒。

稍微讓自己在雀躍中平靜,Bellatrix決定發出目前最需要的命令,她說,『奴隸,維持我們的屋子裡外每一樣東西的整潔,服侍每個客人。要是哪裡稍微讓我不滿意,剛才的懲罰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是,我的主人。』Snape恭身順從地說。

『不要碰食物,我會另外找廚師。』Bellatrix又加一些命令,她想到這奴僕曾經是個製作毒藥的高手,說起來她倒沒有想像中的愚蠢。『你可以去工作了。』她說。

『是,我的主人。』Snape說,接著緩緩地、辛苦地,回去他受契約的房屋。

--第二章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tri 的頭像
yatri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