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樣,他極度渴望能即刻死去,任何方式都行。賽佛勒斯垂下眼皮盯住膝下被自己的血染黑的地面,內心尖叫哀求著死亡降臨。他記得第一次希望死去的時候是八歲,在被父親狠狠痛打一頓之後躲在房間裡哭泣。但是他很快想起不久之後就是九歲生日,母親答應那天會帶他到倫敦市區過生日,於是年幼的賽佛勒斯很快打消死亡的念頭。接下來幾次,無論是霍格華茲裡被霸凌的求學歲月,或是戰戰兢兢的雙面間諜生涯,每當心中浮起類似的想法時,總會有更令他期待的未來,碾過求死的想法。

沒有一次像現在一般,當賽佛勒斯試著想像未來有什麼值得求生時,僅能感受無窮無盡的黑暗。他的身體內外都非常虛弱,雙腿與雙肩痛得要命,口乾舌燥飢腸轆轆。佩提魯每四個小時汲取一次魔力,每一次他都痛苦得以為總算可以死去,每一次都在無限痛苦中清醒。伴隨從他身上不間斷抽取的魔力,以及從天狼星.布萊克手腕上汲取的溫暖鮮血,彼得.佩提魯的神秘大鍋輻射出炙熱的光以及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在賽佛勒斯混沌的腦中聽起來像來自地獄的嘶吼。

不可否認,他驚訝於自己的身體承受這麼多的苦楚後竟還能運作,也或者佩提魯曾施放什麼奇怪的魔法讓他能長長久久活下。無論如何像這樣依靠兩個完全脫臼的肩膀與碎裂的膝蓋骨承擔全身重量的姿態實在不適合睡眠,於是精神耗弱的賽佛勒斯僅能清醒著盯住地板,在渾渾噩噩的腦中胡亂思考,等待下一個四小時過去。

他思考佩提魯的話,關於戰爭的過程以及結束後的世界。佩提魯說得不多,偶爾提一兩句。波特跟他的朋友都進了魔法部,幸運的雜種。佩提魯這樣說。馬份一家人以為他們逃得過,天大的笑話,等著看主人如何懲罰他們。當佩提魯提起馬份家族時總是咬牙切齒,石內卜認為在蟲尾心目中魯修思大概高居最恨排行榜第二人。第一人?除了賽佛勒斯.石內卜之外還能有誰?他們一直在找你的畫像。有一次彼得不經意提起。想把你掛在霍格華茲校長辦公室牆上。你不配。你我都知道你是一個怎樣的雜種。當彼得說這些的神情就好像打算把賽佛勒斯生吞活剝一般。

說實話賽佛勒斯有點驚訝。他從來不認為有任何人會憑弔自己的逝去,他一直是孤獨的,沒有家人也沒有朋友。無論他做過什麼,有什麼貢獻,沒有人會在乎。石內卜知道其他人在背後怎麼評論他。

他斷斷續續想著,忽略房門開啟以及走進來的腳步聲。該死的佩提魯,就不能稍微安靜一下嗎?賽佛勒斯皺了皺鷹般的鼻子,頭顱更往下沉。突然頭髮被用力揪住往上提,賽佛勒斯輕聲呻吟,一個冰冷的東西用力貼住他的雙唇。

『吃吧,你這雜種。』佩提魯說,同時用手上的鋼碗撬開囚犯的齒縫。『我們可不能這麼快失去你。』

無論那個碗裡是什麼賽佛勒斯都不在意,至少嚐起來並不可憎。這一刻他覺得置身天堂,尤其當某種液體滑進乾裂的喉嚨時。又餓又渴的石內卜貪婪大口吞嚥,直到那碗裡再沒有任何東西。握住頭髮的力量放開,失去支撐的史萊哲林往下墜,手腕上的鐵鍊發出清脆的聲音,因為拉扯到受傷的雙肩使得他驚叫。『去你媽的,佩提魯。』他勉強擠出這些文字。『下地獄去。』

『你已經在那裡了不是嗎?』佩提魯尖銳的聲音說。『哦,看來我的另一個客人醒了。』賽佛勒斯沒有抬頭的力氣,雙眼呆滯地看住地面,他聽見可恨的葛來分多離開自己。『好久不見我的老友。』

一開始沒有任何聲音,接著是濃重的呼吸。『這他媽的…』嘶啞乾扁的發音。『彼得?』

『是的,是我。』彼得回答。雖然極力假裝輕鬆,賽佛勒斯仍然聽得出對方聲音裡的緊張。『你覺得如何我的老友?』

『你不是我的朋友,你…』布萊克再度停頓,窸窸窣窣的聲音,碰撞鐵籠的聲音,吼叫。『這是哪裡?你他媽的混蛋快打開這個,你…喔老天!哈利,哈利…』

布萊克死後復生最先想到的是哈利波特,對於這點賽佛勒斯一點都不驚訝。他聽見佩提魯緊急往後退幾步,想像布萊克枯乾的手臂穿過柵欄掐住那可悲老鼠的頸子,緊緊捏住。『退後,布萊克。』看來布萊克失敗了。賽佛勒斯失望地想。『我會詛咒你。』佩提魯恐嚇。

前通緝犯發出乾笑。『試試看,你這沒有膽的鼠輩。』布萊克挑釁。

咒咒虐。』

那尖叫讓賽佛勒斯畏縮,他閉緊雙眼等待,一陣子後尖叫消失取代的是布萊克劇烈的咳嗽與喘息。『幹你媽的,蟲尾。』布萊克嘶聲說。『我會親手殺死你,我向你保證。』

『怎麼殺?關在籠子裡用冥想的嗎?你只會說大話。』蟲尾回答。『在這裡我才是主宰,想不到吧?可憐的跟屁蟲蟲尾,嗄?你不是都這樣稱呼我的嗎?』

布萊克這一次沒有回答,正當石內卜以為兩人的對話結束時又聽見葛來分多的聲音。『那是石內卜嗎?』布萊克看見並且問起他,石內卜不覺得高興。他一點都不希望以這種模樣重逢。『你們兩個骯髒的食死人在計畫什麼?』

賽佛勒斯不覺得被吊在這裡等死的自己能謀畫什麼,布萊克果然是個貨真價實的笨蛋。『沒有我們!只有我!我!不要把我跟那雜種相提並論!』佩提魯大吼大叫,就像被踩到尾巴。『我是唯一的功臣!那傢伙,那傢伙只是一個可悲的失敗者,就跟你一樣!』

在佩提魯憤怒的喘氣中布萊克沉默。『我不知道發生什麼,蟲尾。』關在鐵籠裡的葛來分多最後終於開口。『但很顯然你瘋了。』

這一點賽佛勒斯贊同,他們難得有相同的想法。佩提魯神經兮兮地大笑。『等主人歸來,他會處置你們的。』

然後佩提魯離去,留下賽佛勒斯與天狼星獨處。

---

『哈利,這是你這一次的指導教師,約翰.沃夫先生。』帶領見習正氣師的女士在大辦公室的某張桌子前停下,桌子後站著一個滿頭白髮的巫師,正對他們微笑。『約翰,這是這一期的見習正氣師,哈利.波特先生。』

老正氣師伸手拍了拍準正氣師的肩膀。『很高興認識你,波特先生,但我猜你並不需要我的指導。』他笑著說。

『呃,事實上,我很需要您專業的指導。』哈利謹慎地回答。這是進來魔法部見習後第三個指導教師,前兩個說過同樣的話。剛開始他不曉得該如何反應,而現在哈利知道他們只是需要一些適當的逢迎。『我所學的仍不足以應付真正的戰鬥,相信沃夫先生能夠教導我更多。』

『機靈的年輕人不是嗎?』老正氣師對女巫眨眨眼。『謝謝你,琳娜。』女士對哈利微笑後離去,沃夫先生指向自己對面的那張桌子。『坐下吧,哈利。來一點茶嗎?』

『不,謝了先生。』

沃夫替自己倒滿一杯。『不要這麼正式,稱呼我約翰就好。』

『約翰。』哈利說。

『你之前實習過什麼?』約翰問,同時從桌上的玻璃罐抓了一把餅乾。『野外求生?還是毒藥辨識?』

『魔法生物以及野外求生。』回憶起那些實習課程哈利忍不住笑了起來。『野外求生很有趣。』

約翰點頭。『我相信是的。恐怕你會很失望,波特先生,相較之下這裡的工作內容就沒那麼刺激。』老正氣師站起,做了個手勢要年輕的跟上。『或者我可以這麼說,非常無聊。』

他帶領哈利走過其他辦公桌旁,與每一個工作中的正氣師們打招呼,他們的桌上都放置著一大張攤開的紙,這些巫師們一邊盯住紙張一邊用魔杖輕點上頭,同時在筆記本上做紀錄。『他們在看什麼?』張望一陣子之後哈利詢問。

『追蹤黑魔法。』沃夫先生站在辦公室的牆壁前指著上頭。『看到這個了嗎?』

『英國地圖。』哈利說。

『我們的工作就是尋找所有發生在這個國家的黑魔法痕跡。』約翰又瘦又長的手指在地圖上指點。『然後把可疑的跡象向上報告。』

哈利觀看牆上地圖,看起來非常一般。『我看不出…』

『聰明又狡猾的巫師懂得隱藏他們的魔法痕跡。』老正氣師轉身面對活下來的男孩。『我們則要懂得如何破解他們的隱藏,這沒有你以為的簡單。』沃夫幾乎是有些得意的。『無聊卻又困難的工作。接下來一個月我會竭盡所能把所有的技巧塞進你的腦袋,期待成為前線正氣師們的最佳後勤嗎?』

老實說哈利並不怎麼期待。『是的。』他用力點頭,臉上擠出大笑容。『我真的迫不及待了。』

沃夫先生大笑。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