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咖啡廳包廂裡的妙麗一邊研究哈利為他帶來的走私物一邊說。『我以為它會更像I-Pad。但這像上膜的羊皮紙,那麼薄,甚至可以捲起來。』

榮恩的頭顱湊上去,紅色的頭髮與妙麗亞麻色的大捲髮纏在一起。『什麼Pad?』

『平板電腦。』女巫師敷衍回答,手上的魔杖沒有停止動作。『讓我試試看,如果用這個咒語…』

『等等妙麗。』哈利慌忙大叫。『我不想讓沃夫先生知道我偷拿這個出來。』

妙麗停止動作,從拿到這個魔法物品後終於第一次抬頭。『喔,我很抱歉。』她說。『我忘記了。』

衛斯理則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老同學。『哈利,你以前從來不怕違反規則。』

從前的救世主男孩楞了楞,圓眼鏡後的雙眼在兩個好友臉上輪流停留。『唔。』他聳肩。『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錯。我非常想成為正式的正氣師。』

『榮恩衛斯理,你應該學著成長。』女巫師嚴肅地提醒自己的男友。忽略榮恩百口莫辯的神情,妙麗收起魔杖把追蹤地圖紙遞到哈利鼻子前。『麻煩你示範給我看,哈利。』

見習正氣師接過魔法物品,對兩位好友緊張地笑了笑,接著舉起魔杖在螢幕上輕點並喃喃說了一句咒語。原本一片黑色的羊皮紙慢慢浮現白色的輪廓,看起來像是張地圖。

『倫敦。』哈利解釋,再說了句咒語,紙上的地圖放大,出現街道與許多小方格。『每個方格代表一個住戶,讓我看看。』他的魔杖在地圖上輕輕拖曳,整張地圖隨著魔杖的方向移動。『看到嗎?這是我們現在的位置。』

哈利指出的方格裡有三個白點。『這三個是我們?』榮恩問。

『一個點代表一個巫師,所以這間咖啡廳裡只有我們三個巫師。』哈利把地圖挪過去一點讓其他兩人看得清楚。『白色代表白魔法。』

『你知道,這很像Google Map。』妙麗興奮地說。『原來麻瓜跟巫師的想法這麼類似。』

雖然很想問什麼是Google Map,榮恩卻識相地忍住,知道這個時候妙麗不會理睬他。『如果有人使用黑魔法,地圖上就會出現黑點?』榮恩改問這個問題。

『沒錯。』哈利收下魔杖喝了一口咖啡。『追蹤組每個組員負責的區域不同,我們的工作就是尋找全英國所有可疑的黑點。但很可惜,』他聳肩,『目前為止我們遇到的都是假警報。』

當他們對話時妙麗沒有停止對追蹤螢幕的好奇心,她用自己的魔杖在上頭拉來拉去,有時候會停下來研究。『灰色點是什麼?』一陣子之後女巫師詢問。

『哪裡?』哈利瞄了一眼。『很多可能。大多是遊走在正邪之間的魔法,或者隱藏黑魔法的痕跡,如果是後者我們就得找出反制隱藏的咒語。』

妙麗點頭,噘起嘴想了一下。『哪些咒語?』

哈利跟榮恩互看一眼。『呃,沃夫先生還沒有教到那邊。』他不好意思地承認,祖母綠的雙眼透露些尷尬。『等我學會再告訴你。』

妙麗沒有再提問,另兩個男巫師開始分享各自的實習生涯,以及計畫下一次長假該到哪裡旅行,偶爾妙麗會抬起頭提供一兩句評論,小小的包廂裡充斥開懷的笑聲。

---

這個房間裡充滿了,如果問天狼星的意見,他會說,死亡。四個早該死了的死人,真是好笑。好吧,嚴格來說是三個,因為他們不確定佛地魔真的會如同蟲尾計畫的從大鍋子裡浮現,或者一切只是那可悲男人的妄想。可以確定的是,他的手腕疼痛並且不停滲血,肚子飢餓還發出聲音。比起阿茲卡班,天狼星覺得這裡更像個墳墓。不過同樣地,比起阿茲卡班,天狼星覺得這裡更讓人可以接受,因為扣除定時出現的討人厭的蟲尾,還有味道很噁心的復活中的佛地魔,這個房間至少有個作伴談話的對象。

天狼星在地上翻個身,讓自己由臥姿做起,一手捧住流血的另一隻,靠近鐵籠子的柵欄。『賽佛勒斯!』他輕聲叫喚。『喂,賽佛勒斯。』

跪在房間中央的賽佛勒斯一動也不動,天狼星的心跳加快。比起自己只是被擊暈後割破手腕,石內卜經歷的似乎更為恐怖。佩提魯把那男人的雙手往上懸吊,全身重量僅依靠脫臼的雙臂與嚴重受傷的雙腿支撐住。註定終生殘廢,賽佛勒斯有一次這樣說,我什麼事都做不好。天狼星不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是將來還是從前。那一次的抽取魔法儀式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細細的銀黑色光亮灌入大釜中,彼得滿頭大汗,好像無論怎麼努力都搾不出更多的魔法。

『廢物!』佩提魯當時憤恨地說,在昏迷的史萊哲林臉上毆打了一拳。『沒用的東西。』

天狼星提高音量更大聲一些。『賽佛勒斯!醒來,賽佛勒斯!』

很輕微的金屬碰撞聲,接著高舉的雙手發抖,垂下腦袋的男人慢慢抬頭,陷入眼眶中的雙眼死死盯著前面。『天狼星。』賽佛勒斯啞著聲音說。『安靜一點,你讓我頭痛。』

『感謝上帝,感謝梅林。』葛來分多明顯鬆一口氣。『我以為你死了。』

『你總是以為我死了。』史萊哲林抱怨。

天狼星乾咳了一聲。『你的情況很難不讓人誤會。』當他說這些的時候看起來有一些不好意思。『喂,那一鍋東西越來越不對勁,你覺得佛地魔真的會復活嗎?』他們談論的那一個大鍋子正從裡頭發出詭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某人的呻吟。

賽佛勒斯歪著腦袋觀看,搖頭,天狼星面露欣喜,然而接下來的回應讓葛來分多再度垂頭喪氣。『我不知道。』石內卜承認。『我沒有看過這種儀式,無法保證。』他挪動姿勢盡量讓自己的痛苦減到最小。『也許佩提魯會成功復活些什麼,但…』他沒有完成後半段。

『但不知道被復活的是什麼。』布萊克接續著說。『復活需要靈魂,佛地魔還有留下任何靈魂嗎?』

『我不知道。』同樣的回答,這麼說的賽佛勒斯看起來非常惱怒。『我他媽的什麼都不知道。』

『嘿嘿嘿別激動。』天狼星試圖安撫。『我知道你非常不舒服。』

『你連千分之一都不知道。』魔藥大師激動怒斥,劇烈晃動的身體扯得手腕上的鐵鍊鏗鏘作響。『Fuck!Fuck!去他媽的彼得.佩提魯!Fuck!』

對方突然爆發的情緒讓天狼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真希望我可以幫上什麼忙。』他跟自己嘟囔。

聽見這個的石內卜狠狠直視對方咬牙切齒。『你是真心想幫助我還是說風涼話?』

天狼星立刻用力點頭。『當然,夥伴,我們在同一條船上不是嗎?我們只有彼此。你知道,要是有一根魔杖…』

『一個真正厲害的巫師並不需要魔杖也可以施放魔法。』賽佛勒斯冷冷地說。

布萊克坐在地上呆呆地望住對方,手指頭無意識地摳弄鐵欄杆。『無杖魔法?』他悄聲問,石內卜捲起嘴角並抬高一邊的眉毛。『好,我不夠厲害。我辦不到。』天狼星說。『除了化獸之外,我從來都做不到無杖魔法,那不是我的專長。』

『專長是學習來的。』前黑魔法防禦教授很快地回應。『莫非你很喜歡佩提魯把你打暈?』

天狼星的表情回答了這個問題。『我更不喜歡他對你做的事。』

賽佛勒斯愣住,輕微別開視線吞下一口唾沫。『我們對此都無能為力。』他嘶啞地說。

『我想我可以試試看。』沒注意到對方神情的轉變,葛來分多樂觀地提議。『或許經過那麼多年我變得比較聰明,能夠完成從前辦不到的。』

『那很好。』石內卜低聲說。『如果搭配無聲魔法更好。』

布萊克看著對方就好像對方長了兩顆頭。『你太看重我了。』他驚呼。

賽佛勒斯笑得很假,有一瞬間天狼星覺得對方的表情很討人厭。『我可以教你無杖魔法的訣竅,反正你有大把的時間做練習。』

『我聽說你是一個很糟糕的老師。』天狼星嘟囔,同時正襟危坐面對另一個男人。『我準備好了。』

---

哈利掩住一個呵欠,想盡辦法聚精會神在魔法地圖上。光是整個早上他就喝掉兩杯咖啡並且嚼了三片口香糖,但這個無趣的工作還是讓他提不起勁。現在回想讀書的時候真的比較快樂,無憂無慮,跟自己的好朋友一起計畫違反校規的活動—我從來都不是故意那樣做的,哈利在心裡強調—揭穿佛地魔的詭計等等。追蹤組的工作真的太無聊了。

『有什麼進展嗎,年輕人?』沃夫先生的聲音打斷哈利的胡思亂想,年輕的巫師立刻撐開疲憊的雙眼從座位站起。

『看起來一切正常。』哈利說,手指在地圖上隨意擺弄。『呃,我發現這裡常出現灰點,雖然很快就消失。』

沃夫伏低身體觀察哈利指出的位置。『霍格華茲的禁林?』他呵呵笑。『你想念學校了嗎?』

被說中的葛來分多有點尷尬地笑了笑。『不。』停頓。『也許有一點。』

『我剛畢業的時候也是,常常在地圖上觀察霍格華茲。』約翰.沃夫拍拍年輕人的肩膀。『別害羞,你很快就會習慣新生活的。』他轉身,離開前又瞄了那個位置一眼。『我們對禁林通常採取比較寬鬆的標準。』他說,解釋地圖上的灰點。『那裡有很多到現在仍未知的黑魔法生物,大多時候都是它們本身釋放的能量。』

哈利理解地點了點頭,默默回到工作崗位。

---

『你需要專心,布萊克。』賽佛勒斯說。『魔法就在你的血液裡流動,是你的一部分,駕馭它,命令它為你服務。』

整張臉皺緊的天狼星看起來很痛苦。『它不理我。』他咬牙說。

『這是無杖魔法,不是便秘。』前黑魔法防禦教授挖苦。『不需要這麼用力。』

天狼星睜開雙眼怒視對方。『從開始到現在你沒對我說過任何一句讚美,諷刺倒是可以蒐集成冊。』

『我為什麼要讚美你?你表現得一團糟。』賽佛勒斯嘆氣。『或許我們先休息一陣子。』

『不,賽佛勒斯。彼得就要過來了。我想馬上給他好看。』天狼星重新閉上雙眼。

石內卜望向門口,一道陰影遮住門下的光亮。佩提魯。他在心中詛咒那葛來分多。『他過來了。』他悄聲說。

門打開,佩提魯矮短的身體滑進屋子,皺著鼻子呼吸兩下。『真臭,你們兩個。』魔杖輕點,他消去了房子裡所有的污跡。

『最臭的是那一鍋餿水。』布萊克在彼得走向房間中央的史來哲林時說。『嘿,你究竟在煮什麼?』

彼得轉身,魔杖威嚇地舉高。『不准你對黑魔王不敬。』他憤恨地說。『咒咒虐。』佩提魯滿足地看著自己的同學尖叫一陣子後才停止詛咒。『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挑戰我,布萊克?我幾乎要懷疑你根本就喜歡酷刑咒的感覺。』

『你終於開始試著瞭解我了。』天狼星喘著氣說,瞪視對方走到賽佛勒斯身邊。

賽佛勒斯咬住下唇不說話。你可以嘲弄膽小鬼卻不能激怒神經病,很不幸佩提魯屬於後者,與其逞一時口舌之快不如忍受磨難,運氣好還可以早一點陷入昏迷得到解脫。所以賽佛勒斯不太能理解布萊克幹麼每次都要這樣激怒蟲尾自找麻煩。他在佩提魯靠近自己時忍住向後退卻的衝動,堅忍地閉上眼睛。

痛苦過去,賽佛勒斯醒來,一如以往看見另一處的天狼星正遠遠望著自己。『這一次多久?』他輕聲問。

『比上次更久。』天狼星頹然坐下。『他要榨乾你了,賽佛勒斯。』

『那麼我就可以解脫。』史萊哲林有氣沒力地回答。『你為什麼每次都要去激怒佩提魯?』石內卜拉開話題。

『喔,我喜歡看那個失敗者氣急敗壞的衰樣。』天狼星雙手一攤,發覺另一個男人懷疑的注視後避開眼神。『或多或少拖延一點時間。』他低聲嘟囔。『或許哪一次可以讓他忘記你。』

賽佛勒斯沉默。『別傻了。』他最終說。『佩提魯不會忘記的。』

『總得試試不是嗎。』葛來分多堅持。『我下次還是會繼續。』

『那是你的自由。』石內卜不置可否。『繼續練習吧。』

天狼星點頭,盤腿坐著伸展一下軀體。『你再跟我說一次訣竅。』他甩動雙手。『我可能有什麼地方弄不清楚。』

『你弄不清楚的可多了。』賽佛勒斯半諷刺卻意有所指地說,臉上浮出一貫的假笑。『閉上你的雙眼,仔細感受魔法流動,你可以感覺它就在血液裡遊走…』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歎月明
  • 釵大更新的好快!!
    明明是被虐待可是大狗和教授的拌嘴還是很有趣
  • 秦宇勛
  • 太好了終於有新文!!
    宇勛等yatri大的文等好久了大開心>w</

    希望這篇最後還是要有拉布拉布的結局嗚
    雖然現在的劇情好虐OW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