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往傳出聲音的那個房間奔跑,不必刻意用追蹤技巧三個中的任一個都可以感受到明顯的黑魔法。絕對的黑暗,邪惡,恐怖。榮恩握住魔杖的手心冒汗,而率先抵達的哈利揮動手臂炸開面前的房門直接衝了進去。

在他面前呈現的是一幅詭異至極的景象。天狼星,哈利日夜思念的教父一手抱住…那個半裸的是石內卜嗎?另一支握著魔杖的手則高舉指著前方的…怪物?

那怪物是哈利目前為止見過最噁心的魔法生物,他有著人的外型,銀白的膚色,全身皮膚像是熔化的蠟燭,皮膚下黑色的血管清晰可見。那怪物的臉像一團揉爛的麵糊,根本分不出來哪裡是眼睛哪裡是鼻子,嘴巴的位置是一條裂縫。那怪物正往天狼星的方向走去,同時舉起右手食指。

『雕蟲小技。』那怪物說,手指尖端發射出一道光直直射向天狼星。

天狼星面前的金色魔法盾擋住第一波攻擊但沒擋住第二波,怪物的魔法穿透盾牌也削過天狼星的右肩,後者大叫,魔杖舞動重新畫出魔法盾。天狼星左手抱住的石內卜牽絆住行動使得他沒有辦法閃避怪物的攻擊,但誰都看得出來他並不想丟下他的同伴。哈利立刻往前衝,同時在他的教父身前加強魔法盾的防禦,妙麗跟榮恩仿照辦理,房間中央形成一個半球狀的光罩抵擋怪物。

天狼星回頭看見急衝過來的三人組,詫異地瞪大雙眼。『哈利?』他不可置信地說。『真的是你?』

『我收到你的訊息,天狼星。』哈利激動地說,雙手抓住天狼星的手臂深怕對方忽然消失。『我知道那是你!我就知道!』

天狼星非常想擁抱他的教子,久別重逢的擁抱,就像一直夢見的那樣,但現實狀況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得處理。他的左手臂緊緊圈抱住這幾天的室友,對方冰涼的體溫就像寒風一樣讓天狼星顫抖。『我們得儘速讓賽佛勒斯接受治療,幫我這個忙,哈利。』他發顫的聲音說。『我不希望他死在我的手上。』

『這真的是石內卜教授嗎?』年輕的黑髮葛來分多遲疑地看向天狼星的臂彎,在他的眼前是一個滿身創傷的皮包骨,兩手臂以不自然的方式垂在身側,雙腿膝蓋呈現黑色的腫塊。『但他死了,在我的面前…』

『我也死在你面前不是嗎?』天狼星氣極回答。『以後再解釋,現在我只想要救他。』

在他們對話的時候妙麗輕巧地對賽佛勒斯施放幾個治療咒,讓他的傷口看起來沒那麼可怕。她重新加強護盾的力量後對哈利說。『我只能做到這樣,石內卜教授非常需要專業醫療。』

『各位,可以晚一點再敘舊嗎?』榮恩衛斯理驚懼的雙眼絲毫不敢移開對怪物的注視。『我們應該先解決面前的問題。』

面前的問題正輕鬆破壞他們放出的每一道防禦,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並發出毛骨悚然的狂笑。

『那是彼得.佩提魯製作出來的怪物。』天狼星大聲解釋。『他認為那是復活的佛地魔。』

三個年輕的巫師吸氣,妙麗搖頭。『不可能。我們破壞了佛地魔的每個分靈體,他不可能再復活。』她說。

『佩提魯已經死了。』哈利卻這樣說。『我親眼看見的。』

『說來話長。佩提魯是個瘋子,我跟賽佛勒斯都認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理論上應該也是死去的天狼星回答。『你們看見了,這東西強得像鬼一樣。』

那哈哈大笑的怪物無視對自己施放的任何詛咒,兩手輕輕揮擺就擋掉所有的攻勢,同時繼續對光罩中的五個人施放詛咒,甚至不用唸出咒語。除了加強防禦之外這幾個葛來分多完全束手無策,榮恩已經聯絡正氣師局的金利.俠勾帽請求支援,而妙麗蓬鬆的頭髮看起來像炸開的花椰菜。

『鬼魂基本上是沒有魔法的。』妙麗實事求是地說。『榮恩,金利什麼時後會派人抵達?』

榮恩哭喪著臉似乎很害怕。『他說儘快。』他的聲音明顯發抖。『希望在這坨東西把我們殺死之前。』

而很突然地,那怪物停下動作,歪著頭顱凝視面前的五個巫師,興致盎然的模樣。『喔,波特。』它說。『我記起來了。』

魔法盾內沒有人回話,榮恩壓低聲音悄聲開口。『他認得你,哈利。難道他真的是那個人?』

哈利回答之前那怪物屬於眼睛的部份停留在天狼星的左手臂,或者說左手臂上攙扶的人,發出奇怪的笑聲。『徹底背叛的叛徒,親愛的賽佛勒斯,我當然也記得你。希望你不是死了,因為你的死亡屬於你的主人。』他接著看向天狼星,深深吸了一口氣。『走過死亡的靈魂,美好的氣息。』怪物慢慢轉動脖子在屋子內尋找,最後眼光停留在角落。『彼得,多麼忠誠的僕人,多麼愚蠢的笨蛋。』

『我不認為這怪物是佛地魔。』哈利以沒有必要的音量大聲說。『看看他,像一團漿糊。』

黏呼呼的怪物把注意力放回哈利身上,輕輕搖了搖頭。『自大狂妄的小鬼,跟以前一樣。』他伸長手臂與食指對準他們。『佛地魔王會給你教訓。』

『佛地魔的靈魂都被摧毀了,你這個假冒者。』哈利大聲怒斥。『我不相信你是他。』

怪物開始大笑,鄙視地斜眼盯住面前的人。『讓我教導你,永遠都要留後路。我提供給彼得的不只是一隻手,而是我的一部分,小鬼。』

『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激怒他,哈利。』榮恩小小聲說。『我建議現在最好安撫他的情緒等待金利帶人過來。』

『你的意思是我們應該為他唱搖籃曲嗎?』哈利轉過頭面對他的同伴。『我怕石內卜教授撐不下去。』同樣的悄聲。『我跟你轉移他的注意力,讓妙麗帶天狼星與教授到外頭可以幻影的地方。』

『怎麼轉移?』榮恩顯然非常害怕。『我們連他的一根手指都擋不住。』

妙麗這時候看起來跟麥教授一樣嚴肅,雙唇緊抿成一條線。『我贊成哈利的做法。』

『我相信沒有我們三個人聯手辦不到的事情。』哈利斬釘截鐵地說。

也許這個時候他們都想起從前一同經歷的冒險,那些刺激的故事是記憶裡最美好的章節。衛斯理家的么子咬緊牙齒慎重點頭,手掌更用力握緊魔杖。『我要衝到那個位置。』他說,另一手揮向復活的佛地魔的右後方。『妙麗,天狼星,你們趁他轉身的時候衝到門外。』

『我會掩護你。』哈利用力拍打榮恩的背。

一直沒有加入討論的天狼星正讓賽佛勒斯攀在自己背上,然後用佩提魯的魔杖變出好幾個套索緊緊綁住他們彼此。賽佛勒斯的頭顱靠在天狼星的左肩,天狼星的兩手抓住賽勒斯的雙手。『我們準備好了,小姑娘。』他對妙麗說。

像一團熔岩的人型一層層摧毀葛來分多們的防禦,哈利.波特憑空變出一塊石頭,輕巧地往復活的佛地魔頭上丟,後者輕易擋掉如此可笑的攻擊,在這短暫的一秒期間榮恩衝出魔法盾往佛地魔的右後方跑,同時甩動他的魔杖。

『Incendio。』榮恩叫,魔杖上衝出一團火焰到佛地魔臉上,接著在地上滾了兩圈閃避怪物的無杖魔法。哈利手上的木杖也沒停,立即往地板輕點,整個地板立刻軟綿綿地開始上下浮動,那怪物踉蹌,右腳用力一踏地板又恢復原狀。

『你只有這一點能耐嗎,波特?』復活的佛地魔譏笑,完全沒有注意背後有三個人影急促衝到門外—至少一開始看起來是這樣—他的兩手往上高舉,妙麗與天狼星面前敞開的房門砰地一聲用力關上。『哪裡都別想去。』佛地魔陰側側地低語。

妙麗抬高魔杖手對房門唸一句咒語,那門瞬間消失,與此同時榮恩以一種勇氣十足但完全無腦的方式奔向佛地魔,手上的魔杖幻化成一把銳利長劍刺進對方的腹中。『那麼這個呢?』衛斯理高叫。

『可笑至極。』怪物大吼,食指輕彈榮恩便飛了出去,魔杖仍然留在佛地魔黏呼呼的身體裡。

『你怎麼會用寶劍去刺一團漿糊?』哈利不可置信地說,伸出左手以一個無聲的召換咒讓榮恩的魔杖回到自己手上。『你看不出來那傢伙就跟狗屎一樣糊爛嗎?』

『我只是想試試看昨天剛學會的咒語。』榮恩哭喪著臉回答,拿回自己的武器。

黃金男孩的刻意消遣無疑激怒了黑巫師,他大叫大嚷,雙手舞動。忽然整個房間的空氣像被瞬間抽乾,兩個葛來分多男巫師吸氣,伸手握住自己的脖子。黑髮的那個右手冬青木杖在空中做一組動作後,出現兩個巨大氣泡分別把哈利與榮恩包覆在裡面讓他們得以喘息。

『他們走了。』氣泡中的哈利說,嘴角浮現勝利的笑容。『我們成功了。』

聽見這個的佛地魔迴身看見空蕩蕩的大門後重新面對兩個年輕的葛來分多,糊爛的臉上無法分辨任何情緒,接著舉起右手手指放在耳邊,歪著腦袋好像在聆聽。哈利與榮恩互看一眼,一時之間無法決定該不該繼續攻擊。時間好像靜止,房間內的三個人沒一個有任何動作。

很忽然,復活的佛地魔王往後退了幾步,站到昏倒的彼得.佩提魯旁邊,斜著眼瞄了地上的僕人一眼後回到葛來分多們的身上。『我想,』他陰沉沉地說。『今天先這樣吧。』

沒有任何預警,佛地魔的手指對準地上的巫師,哈利倒吸一口氣,驚訝地看著佩提魯在佛地魔手指發散出的光芒中抽搐兩下,接著就一動也不動。

『你殺了他?』哈利尖聲高叫。

『這是必然的。』佛地魔說。不知道是不是哈利的錯覺,佛地魔看起來比剛才更像人一些。原本麵團似的下巴削尖,揉皺的皮膚拉平,銳利的雙眼裡有黑色的瞳仁,顯露出專屬於湯姆瑞斗的輪廓。與剛重生的佛地魔相同的是蒼白皮膚下蜿蜒的黑色血管,覆蓋在整張臉,脈絡清晰可見,使得黑魔王的容貌輻射出異樣的醜陋與邪惡。他站直身體張開雙手,抬高的下巴顯得很傲慢。『至於其他,以後還有機會。』沒有任何警告與聲音,憑空消失。

哈利不可置信地眨眼,同時間由門外衝進一位高大的深膚色巫師,身後跟隨好幾個警戒的正氣師,發現兩個葛來分多與他們頭上的氣泡時都愣在原地。

『發生什麼事了?』金利.俠勾帽瞪著眼睛,左手食指對著自己的頭,在耳邊畫圓圈『這是某種特別的儀式嗎?』

哈利喔了一聲,消去他與榮恩頭上提供氧氣的大氣泡後衝到魔法部正氣師局的局長面前,祖母綠色的雙眼堅定地直視金利俠勾帽。

『有個壞消息。』哈利一字一句,確保房間裡的每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佛地魔復活了。』

第一部分 完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