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端的山頭遮蓋一層淡淡的薄霧,即將升起的太陽揮灑橘黃色的筆刷將山的這一頭抹成同樣的色調。透過窗戶可以看見一群整齊排列的飛鳥飛往山的方向,只是一霎那,陽光便沾染整片窗外使得昏暗的景色轉變成一片白亮。

躺坐在床上的天狼星.布萊克挪動調整姿勢,舒緩壓得麻木的背,同時伸手拿取擱在一邊桌上的杯子。另一隻手取代他的意圖,把裝滿清透開水的玻璃杯子移到他的鼻子前,調整吸管讓天狼星能輕鬆飲水。

『謝謝你,哈利。』滋潤完喉嚨的天狼星對幫忙的年輕人露出笑容。

哈利聳肩,把杯子放回桌上。『今天如何?』

『比昨天好多了。』天狼星嘆口氣,舉起雙手展示手腕。『你看,幾乎都消失了,只剩下一點點。』他的雙手手腕上留有好幾條淡白色的細疤。

『妙麗在幫你處理身份證明,大約中午過後你就能回歸巫師世界。』哈利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隨手撥一下亂七八糟的頭髮。『以活著的身份。』

『清清白白的名聲?』天狼星挑起眉毛。

哈利勾起嘴角。『當然。』

前通緝犯表現出明顯的滿意,一雙灰色的眼睛亮了起來。『人生真是奇妙。』他富有哲理地說。『就像佩提魯永遠也想不到自己竟會被親手復活的佛地魔宰掉一樣。』

回憶讓哈利打了個冷顫。『他似乎比以前更強大。』他說。『也更瘋狂。』

天狼星嘴角抽了一下,彷彿想到某些不太愉快的事。『那麼,』他有些遲疑地問。『石內卜呢?』

年輕的葛來分多肩膀鬆垮下來,往後躺回椅背上。『一樣。』他說。『還在隔離治療。』

『還沒醒來?』

『沒。』

『狀況呢?』

『瀕死邊緣。』

他們沉默,天狼星拾起看一半的書繼續閱讀,或者假裝閱讀,坐在一邊的年輕人望著他的教父,天狼星放下書本。『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天狼星溫和地問。

哈利猶豫著點頭。『算是吧。』

『什麼?』

『巫醫們說,』哈利垂下眼睛,右手無意義地捏著另一手的手指。『就算石內卜教授醒來,也會是一個爆竹,他,他的魔法…』

『被抽乾了。』天狼星接續著說,灰色眼珠盯著前方的牆壁。『我親眼看見了,哈利。那過程真是殘忍。』

『還有。』波特二世低聲說。『就算醒來,他的腿也可能…』

『終生殘廢。』天狼星仍然毫不遲疑地接話。他轉頭看著自己的教子,伸手捏了捏對方的肩頭。『那不是你的錯,哈利。』他安慰。

哈利搖頭。『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把他留在尖叫屋,我應該帶走他。』

『你當時並不知道。』年長的葛來分多說。『真正該負責的是我。如果我能早一點學會無杖魔法…』

『你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所以我們都不應該自責。』天狼星對哈利肯定地說。『目前最重要的是賽佛勒斯能醒來。』

哈利立即點頭。『我知道。』

天狼星的手指撥弄書頁,假裝閱讀了一些內容,終究提出問題。『哈利。鄧不利多怎麼死的?』

年輕的葛來分多遲疑,雙唇抿在一起。『那不是石內卜教授能做決定的。』他說,兩手在身前做個姿勢。『是鄧不利多校長的意思。』

『所以他真的對阿不思動手。』天狼星沉聲說。

『對。可是我,我們不怪罪他。』哈利急忙說。『也許一開始,但是…』他嘆一口氣。『天狼星,石內卜教授是我見過最守信最忠誠也最勇敢的人。雖然他的個性是有點討人厭,但是你應該放下對他的偏見跟仇恨…』

『哈利,哈利。』天狼星打斷對方,奇怪的是看起來似乎正在微笑。『我跟他單獨相處了兩週,我不討厭他。而且我贊同你說的。』他稍微點頭。『賽佛勒斯是非常勇敢的人。』

波特二世看著他的教父,旋緊的面容放鬆下來。『我知道你能理解。』

『告訴聖蒙果的巫醫們,哈利。』天狼星輕聲說。『不管他們用什麼方法,一定要讓賽佛勒斯活下去。』

『這正是我們要求的。』

『我不是在開玩笑。』天狼星的表情卻十分嚴肅,哈利從來沒看過這樣子的教父,這讓他有些吃驚。『我絕不允許賽佛勒斯.石內卜死去,我要他活著。』

哈利愣住。『我也是。』他最終說。

---

『嘿!天狼星。』護士站的金髮女巫對他招手。『你可以下床了?』

『嗨,黛比。』穿著病人袍的天狼星走到櫃台打招呼。『很早之前就可以,只是我的主治醫生,你知道。』

女巫吃吃笑著。『對,伍德先生總是很嚴厲。』

天狼星做了個鬼臉,隨手拿取桌上的羽毛筆把玩。『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他說。

『喔。』黛比聽起來很失望。『我會很想念你。』

葛來分多點頭,把羽毛筆拋回桌上。『對了,你有聽說賽佛勒斯.石內卜的狀況嗎?』

護士搖頭。『不太清楚。』她壓低聲音,金色的頭顱靠近男巫師。『我聽說他成為植物人。』

『Bullshit。』天狼星低聲罵。『抱歉,黛比。』

女護士衝著葛來分多露齒一笑。『跟我約會就原諒你。』

『妳在釣我嗎?』天狼星挑起一根興致盎然的眉毛,黛比輕笑。『謝謝妳這麼看重我,但是…』

『只是開玩笑。』女巫急忙澄清,即使神色間有一絲失望,天狼星假裝沒看見。『像你這樣出名的人當然不可能…』她稍微噘起嘴聳肩。『你來這裡應該不是找我聊天的吧?』

葛來分多猶豫。『對。』他簡潔地回答。『我想打聽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探視到賽佛勒斯.石內卜。』

黛比從眼角瞄了對方一下。『我只是一個護士,不是什麼大人物。』她任意地翻了翻桌上的紙夾。『我認為你應該去問他的主治醫生。』

『我問了。』天狼星顯得很氣餒,上半身靠在桌面上。『每一天,每小時,每個我能逮到他的時機。』

女護士聳肩。『史考特醫生很忙,因為他是全英國最厲害的巫醫。』她說。『所以你們才會指定他醫療石內卜先生不是嗎?』

『我相信他是。只是他對賽佛勒斯的醫療與照顧實在是太…盡心盡力了。我不是在抱怨。』天狼星聽起來像在抱怨。『但如果連鼎鼎大名的哈利.波特都被禁止探視,我不知道還有誰能進入賽佛勒斯的病房。』

女護士擠出一個微笑。『醫師自己。』她雙手一攤。『大家都在謠傳石內卜先生的狀況很不好,命懸一線。波特先生很重視他,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等於是賭上史考特醫生的名譽,醫生必須更小心處理,否則…』她意有所指地擠擠眼。

『聽起來更像是史考特醫生接了個爛case。』復活的前通緝犯下結論。

『見仁見智。』黛比聳肩。『俗話說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得不到需要的資訊,天狼星手指在櫃台上輕敲兩下,對女護士頷首。『謝謝你,黛比。』

『我並沒有幫上什麼忙。』金髮女巫甜甜地一笑。『再一次恭喜你即將出院。』

『謝謝。』天狼星說。『我會再回來。』然後他轉身離去。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