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堅持無謂的原則的時候,金利。』天狼星以握緊的拳頭加強論點。『他在追殺我們,以佛地魔的能力找到賽佛勒斯是遲早的事情。』

金利.俠勾帽雙手背在身後在辦公室走來走去,似乎在考慮天狼星說的話。『但是…』

『有什麼可以但是?』死而復生的葛來分多打斷對方。『難道你們希望像他那樣的戰爭英雄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伴隨一起去的哈利波特加入說服的行列。『金利,一定有辦法可以找到石內卜教授。』他語氣真誠地說。

俠勾帽嘆一口氣坐回專屬於正氣師局局長的位置,雙手在桌上交疊。『也不是沒有方法。』他欲言又止。

『什麼方法?』天狼星追問。『快一點說,金利。』

正氣師局的局長點頭,從抽屜裡抽出一張捲成筒狀的薄紙,站在天狼星旁邊的哈利輕吸一口氣喃喃自語。『對耶,我怎麼沒想到。』

『那是什麼?』天狼星轉頭詢問教子。

『追蹤黑魔法的地圖。』正氣師見習生回答,幫忙局長將地圖在桌上攤開。『我當初就是靠這個找到你們。』

『黑魔法?』年長的葛來分多不是很能理解?『我們要找的是賽佛勒斯,別說黑魔法,他可能連一般的魔法都使不出來。』

金利抿起嘴專注盯著地圖一陣子後抬頭看著對方。『我答應過賽佛勒斯絕對不會追蹤他。』他猶疑地說。『所以我不應當這麼做。』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哈利洩氣地抱怨。

天狼星卻揚起嘴角雙眼發亮。『但是我們沒有,哈利。』他興高采烈說。『我們沒有跟賽佛勒斯做過這種約定。』

正氣師見習生恍然大悟。『我懂了。』他轉而面對金利,指向桌上的地圖。『我可以使用嗎,局長?』

『你是見習生,可以使用任何需要的物品。』金利手掌向上做了個「請」的動作。『另外提醒你們,只要使用正確的咒語,這個東西可以追蹤任何魔法生物。』

天狼星想了一下,咧開嘴發出無聲的大笑。『包括家庭小精靈?』他意有所指地說。

金利聳肩,在抽屜裡找一陣子後扔下一條紅色的緞帶。『這是我所能提供最多的東西了。』他說。『不需要我提醒你們這緞帶原本屬於誰吧?』

兩位葛來分多互看一眼,一同對正氣師局的局長隆重鞠躬。如果他們沒意會錯誤,魔法部贈送給賽佛勒斯.石內卜的家庭小精靈,應該是女精靈。

---

爬上這個山坡就到了,天狼星這樣勉勵氣喘吁吁的自己,停下腳步抹去額上的汗。明明就是寒冷得需要穿上羊毛大衣的天氣,他怎麼會陷入滿身大汗的狼狽?天狼星從背著的大背包裡抽出一張地圖研究,接著直起腰伸展軀體,扭轉有些僵硬的腳踝與脖子,抬頭望著目的地一陣子後再度抬起痠痛的腳前進。

如果能夠選擇,天狼星不會以這麼麻瓜的方式旅行,然而妙麗的疑慮有道理,她也是他見過最聰明的女巫,所以有什麼理由不接受妙麗.格蘭傑的提議?

「任何魔法活動都可能引起石內卜教授的注意。」聰明的女巫師用羽毛筆尖端點了點地圖上的一個小點,上頭標明「叮噹」。叮噹是魔法部贈送給賽佛勒斯.石內卜的家庭小精靈。「以我們對教授的瞭解,有很高的機率他會立刻要小精靈帶他離去。」

「然後躲到更遠的地方。」榮恩.衛斯理順著他女友的話說。

哈利同意。「用更強的魔法掩蓋行蹤。」

「那個彆扭的混蛋。」天狼星喃喃罵了一句。「好,不幻影、不騎掃帚、不化獸。還有什麼?」

葛來分多三人組彼此互看,哈利想起什麼彈了下手指。「最好不要騎你那輛摩托車。」

這正是天狼星原本的計畫。「是,老媽。」他誇張地對眼前的三個年輕人行舉手禮。

因此他跟著麻瓜們搭火車、搭公車、搭船,最後以步行的方式走到這個位於北愛爾蘭的偏遠小村落。說是村落也不太像,因為這裡的每一戶住家彼此十分遙遠。幸好天狼星抵達時這個村莊正在舉辦兩週一次的市集,他在那裡吃了一份雞肉派,並且得到了不錯的資訊。

「我記得類似的人,這裡的陌生面孔不多。」賣雞肉派的白髮老麻瓜對面前的陌生臉孔說。「獨自一人。」麻瓜歪著腦袋想了一下。「黑髮,坐輪椅,很瘦,臉色不太好。我還問需不需要幫忙找醫生。』麻瓜乾笑兩聲,聳了聳肩。「他拒絕了。」

抵達山坡頂的天狼星深深吸氣後吐一大口白霧,瞇起雙眼觀望目的地。那是一幢漆成白色的小木屋,前廊放一把老舊的搖椅與一張小方桌。屋簷及窗台上爬滿因為冬季而枯黃的蔓藤,遠遠看去後方的小院子也種了不少樹,只是在這個寒冷的季節只剩下枯枝。天狼星相信春暖花開的時候這會是一棟可愛的居處。他低頭檢查身上穿著的西裝,拉扯勒得他幾乎無法呼吸的條紋領帶,對那雙硬得讓人不舒服的皮鞋吐一口唾沫。

打扮成這樣當然又是妙麗的主意。

「假裝你是兜售玩具或防火設備的業務專員。」女巫師撫摸著嘴唇說。「在麻瓜世界中那很常見,不會引起懷疑。」

「我覺得這身裝扮比較像變魔術的。」天狼星做了個鬼臉,西裝的布料刺得他渾身發癢。「我不認為賽佛勒斯會被欺騙。」

即使如此他還是在市集的廁所裡換上這套戰鬥服

角膜變色片讓天狼星的雙眼發癢,他調整頭上的帽沿讓它稍微遮蓋自己的臉,同時摸了摸貼在唇上的假鬍子及耳前的假鬢角。老實說,他覺得自己像個蠢蛋。或者變態。或者很蠢的變態。

一開始的敲門聲沒有引起任何回應,天狼星不死心,更用力敲打堅硬的厚木門,直到聽見門後傳來沉悶的聲音。

『誰?』

賽佛勒斯的嗓音。天狼星的心臟砰砰地大聲跳動,喉嚨緊縮,口中一點兒唾沫也沒有,他懷疑自己能不能好好說話。『您好。』他聽見自己乾扁的聲音說著不流暢的台詞。『我是很安全保險公司的業務專員,這裡有一些優惠方案想跟您分享。』

門後又是一片安靜,天狼星再度拉扯領帶。梅林,他覺得自己快窒息了。『我不需要。』那聲音冷冷地說。『走開。』

還是一樣難以接近。天狼星想。『我不會佔用太多時間,先生。』他高舉事先準備的假資料夾,順便遮住自己的臉。『請您一定要聽聽看,這是攸關生命的大事。』這一點他倒是沒有說錯。

屋子裡的人提高音調,似乎很不耐煩。『我說過不需要,再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叫警察?天狼星皺了皺眉。這不太像石內卜會說的威脅。『只要一點時間。三分鐘。不,一分鐘。』塞在硬皮鞋裡的腳趾提醒天狼星它們在這個不透氣的空間裡待得夠久,該是僵直發痛的時候了。『三十秒。三十秒,先生,請您開門。』

門裡的人回答得很簡潔。『滾。』

天狼星繼續尷尬地舉了一陣子保險資料,確定屋子裡的人果真沒有開門的打算,沮喪地垂下雙手,把假的保險資料塞回背包中,轉身慢慢走到小屋子前廊的階梯坐下並脫掉那雙令人厭惡的黑色皮鞋。他隔著襪子—上頭還有個破洞—搓揉自己的腳尖,低頭嘆氣。

事情並沒有很糟,至少他知道賽佛勒斯還活著,還沒有死在麵團臉人的手中。他同時知道賽佛勒斯失去的魔法尚未恢復,否則不會只以麻瓜警察威嚇。魔藥大師的雙腿復元得如何天狼星倒是不得而知,根據賣雞肉卷的麻瓜的說法,大概也沒什麼好消息。唯一恢復的大概只有脾氣,又冷又硬又孤僻,天狼星回憶起就是這樣的個性讓石內卜特別容易受欺凌,他們最喜歡看見那個史萊哲林孤立無援又羞又氣,奮力抵抗以維持最後的尊嚴,然後失敗。

他坐在那邊胡思亂想,身上的汗在北風吹刮下開始讓人寒冷。溫暖咒是絕對不允許的,任何小魔法都可能引起石內卜的猜疑,妙麗一再告誡。天狼星縮著身體把頭靠在旁邊的柱子上,慢慢閉上雙眼。

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感覺肩膀傳來陣陣鈍痛天狼星才睜開雙眼並打了一個大呵欠。他直起上身轉頭,在夜晚中辨識戳他肩膀的人。

『你究竟是誰。』那人問,黑色的雙眼在微弱的廊前燈泡光下懾慴發光。『小精靈施了魔法,不可能有任何人靠近這裡,除非你是一個巫師。』

天狼星雙唇微張呆呆地盯著對方,數個月不見賽佛勒斯比最後一次見到時有精神些,也圓潤了一點。這是當然,他上回看見的石內卜是被橫抱在自己的雙手上,輕得像根羽毛。當時受到極度虐待的史萊哲林臉皮緊貼在骨頭上,像一把骷顱,嚴重營養不良,全身是傷,正處於瀕死的邊緣。

追尋的對象終於出現,天狼星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他沒有站起,只有轉過身體與對方面對面,讓自己處於比對方矮一些的位置。『我終於找到你了。』他下意識說。

小屋的主人一開始反應不過來,只是盯著天狼星的臉端詳,接著才不可置信地開口。『布萊克?』天狼星回報一個尷尬的笑,並且看見石內卜推動輪椅往後退。『叮噹。叮噹!』石內卜雙眼仍看住對方,頭顱卻稍微往後並大聲呼喊。

小屋的前門打開奔出一個嬌小的家庭小精靈,無疑是個女孩,因為她的身上穿著色彩繽紛的窗簾布。『賽佛勒斯先生別著急。』被稱作叮噹的小精靈說。『叮噹扶您起來。』

天狼星似乎看見賽佛勒斯的臉紅了一下,不過在夜晚裡也可能是錯覺。『胡說八道什麼!』石內卜氣呼呼地說。『過來這裡。』

天狼星對奔跑到面前的小精靈露齒而笑。『你好。』他笑嘻嘻地說。

『先生您好。』小精靈對他彎腰敬禮,石內卜看起來更生氣。『我是叮噹,是賽佛勒斯先生的小精靈。』

『不用打招呼。』賽佛勒斯乾巴巴地說。『你不覺得這個人出現在這裡是很不尋常的事嗎?』

小精靈想了一下,大力彈了彈長長的手指。『叮噹已經施放麻瓜勿進的魔法,不可能有人靠近這邊。』她抬頭望向輪椅上的巫師。『叮噹的魔法失效了嗎?』

『不,因為這個人不是麻瓜。叮噹。』賽佛勒斯雙眼沒放過天狼星,直直地注視對方變色過的眼睛,天狼星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打暈他,然後我們搬家。』

叮噹看起來有些疑惑,天狼星則大力揮舞雙手,從地上站起。『嘿,別這樣,賽佛勒斯。』他急匆匆說。『我好不容易找到你…』

『金利.俠勾帽是個說謊的騙子。』石內卜打斷對方。『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尋找。』

『這不關金利的事。』葛來分多辯解。『他沒透露任何東西,是,呃,哈利,嗯,妙麗,我們一起想辦法。』

賽佛勒斯搖頭顯然不相信,往後退更多。『動手,叮噹。』

小精靈舉起右手,天狼星慌忙大叫。『他要來殺你,賽佛勒斯。』他說。『佛地魔,正在追殺我們!求你,我們談談。』

他以為接下來會有免不了的戰鬥,所以也拿出了魔杖,但石內卜卻伸手拉住叮噹,阻止小精靈的魔法。『黑魔王?』

『對,你記得嗎?佩提魯的計畫。』

黑色的雙眼黯了一下,深色的睫毛似乎顫抖著。石內卜的嘴唇緊抿,許久之後才從鼻孔裡哼了一聲。『你認為令人如此印象深刻的事情我有可能忘記嗎?』他說,雙眼無意識地瞟了自己的雙膝一眼。

天狼星喔了一聲,有點歉疚。『抱歉。』他說。

『沒什麼好抱歉。』賽佛勒斯冷冷地說。『你剛才說黑魔王怎麼了?難道佩提魯那個蠢材的計畫真的成功?』

石內卜沒有印象,因為佛地魔出現的那時他正逐漸死去。可怕的回憶讓天狼星的心情頓時沈重,然而他沒有表現出來。『他成功了。』他簡短說,清楚看見賽佛勒斯眼中一閃而過的吃驚,與恐懼。『接著彼得就被親手復活的佛地魔殺死了。』

背叛黑魔王的前食死人咬住下唇,前廊昏暗的燈光在他臉上投下陰影。『進來吧。』他低聲說,轉動輪椅,一旁的小精靈協助推賽佛勒斯進入小屋,天狼星立刻跟上,小木屋的大門在天狼星的背後關閉。

一進門迎接他的是一個簡單樸實的起居室,石頭堆疊的壁爐前鋪放一張純色的地毯。裹花布的傳統英式沙發旁邊站著一張堅固耐用的小几,上頭放置一本中間挾著書籤的厚重書本與一杯涼掉的茶。小精靈將石內卜推到壁爐前最舒適的位置,並在他的膝上覆蓋一條毛毯;天狼星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坐在靠近房屋主人的沙發上。坐定之後小精靈叮噹立刻遞給他一杯熱騰騰的奶茶,這正是在又冷又濕的屋外待了一整天的天狼星需要的,他萬分感激地答謝小精靈。

一開始沒有人說話,各自啜飲著自己的熱飲,直到賽佛勒斯把手上的空杯子擱在茶几上涼掉的那一杯旁,下定決心般地看著天狼星。『說吧。』他說。『黑魔王的事。』

於是天狼星毫無保留一股腦向史萊哲林敘述。當他描繪佛地魔的外表時石內卜的嘴角下垂了一些;提起佛地魔強大的無杖魔法時前食死人咬住下唇;說到佛地魔毫不留情殺死彼得.佩提魯時,背叛的雙面間諜緊抿著嘴;而故事進行到三天前的攻擊與佛地魔的消失時,賽佛勒斯反而面無表情。

『…我用盡方法終於找到你的住所,為了避免引起注意所以把自己打扮成這樣。』天狼星指了指唇上的假鬍鬚,另一隻手則按摩著終於擺脫硬皮鞋的腳指。『所以今晚讓我睡這裡,賽佛勒斯。我快累垮了。』根據對石內卜的瞭解,天狼星決定在對方攆走自己前先開口。

聽見最後幾句話的賽佛勒斯皺起眉頭。『你跟我記憶中的一樣厚顏無恥。』他乾澀地說。

『這種又冷又濕的天氣你忍心讓我徒步走到山下找旅館嗎?』天狼星表現出可憐巴巴的模樣,淺灰色的雙眼像狗兒般望住對方。

石內卜與對方對望一陣子後率先移開視線。『叮噹。』他說。『麻煩準備一下閣樓的客房。』

『謝謝你,賽佛勒斯。』天狼星由衷說。

『這裡的閣樓不是什麼好地方。』史萊哲林冷冷地說。『別說我沒警告過你,那裡有很多老鼠。』

天狼星露出大笑容。『應付老鼠我很有一套。』

賽佛勒斯哼了一聲沒說話,叮噹出現為兩人添加新的熱茶,他們在沉默中對著再度注滿的杯子各自思索。壁爐裡燒熱的木柴發出爆裂聲,天狼星看了壁爐裡的火光一眼,轉頭發覺另一個男人濃黑神秘的雙眼正對準自己。

『你為什麼一定得找到我?』賽佛勒斯沒頭沒腦地開口。

葛來分多愣了一下。對方不是第一位這樣問的,幾乎每一個聽說天狼星正在尋找石內卜的人都問過這個問題。

「他就是喜歡獨自一個人,你何必去打擾?」有的人這麼說,例如俠勾帽。

「好不容易擺脫那傢伙,你幹麼要自找麻煩?」這樣說的是衛斯理家族的小孩們。

「他的確有幫上一些忙,但想想他曾做過的那些。」不贊同的咋舌聲。「他離開對大家比較好。」這又是誰說的?

天狼星聳肩,就像聽見其他人的質疑與反對時一樣。『我費盡千辛萬苦親手救你出來。嘿,別露出那種不以為然的表情。』他假裝不高興。『我要親自確認你還活得好好的,確定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賽佛勒斯不放鬆地盯住他。『就這樣?』

通常天狼星如此回答其他人就會放過他,但顯而易見賽佛勒斯期望更深入的答案。化獸師重重吐一口氣,收起嘻皮笑臉。『好吧。』他說。

『什麼好吧?』

『我們有過相同的境遇。』天狼星正經地說。『我們都曾走過死亡,我們一同在佩提魯的殘忍下茍延,我們都付出某些東西來復活佛地魔。我們經歷相同的恐怖。我以為,』他停頓,似乎在猶豫接下來的話開如何表達。『我以為我們應該是最能談得來的…朋友。』

賽佛勒斯持續注視著,天狼星讀不懂對方眼底複雜的情緒,似乎是期望又似乎是失望。石內卜在失望些什麼,布萊克大約能理解。

『只是這樣?』史萊哲林說。

『就是這樣。』葛來分多慎重點頭。

黑色的睫毛垂下,石內卜移開眼神連接,盯著地毯上的一個點。『我知道了。』他疲憊地說。『我要休息了。』

目送坐在輪椅上準備離去的男人,天狼星像想到什麼突然大聲開口。『你呢?』他問。『你為什麼要避開我們?』

賽佛勒斯停住,僵硬的背影像一條痛苦的直線。『我喜歡孤獨。』

『沒有人喜歡孤獨。』天狼星說。

『或許我就是。』賽佛勒斯低聲說。

『我不相信只是這樣。』

『就是這樣。』屋子的主人重新推動身下坐椅的輪子。『晚安,天狼星。』

那男人消失在起居室後方的走道盡頭,天狼星嘆一口氣,輕得連自己都沒發現。『晚安,賽佛勒斯。』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