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沒有停止的跡象,為了避免水花潑入房屋裡,所有的窗戶都被緊緊關住,這使得整個屋子裡都充滿了燒焦的味道。天狼星頹然解開腰間的圍裙,沈重坐在餐桌椅上。

『這是最好的一次了。』他悶悶地說,伸出手指輕推面前的盤子,盤子裡裝了一片黃底黑花的煎餅,而整張餐桌佈滿同樣的食物。『再繼續下去我會毀滅殘餘的南瓜。』

『叮噹可以刮掉燒焦的部份,這樣就是一片完美的南瓜煎餅了。』小精靈叮噹不氣餒地安慰。

『隨便。』天狼星把下巴擱在桌上,利用眼角餘光偷瞄賽佛勒斯緊閉的房門。味道這麼濃重仍然無法把老蝙蝠燻出蝙蝠洞,也許他該把整棟房子燒了。

而且天狼星懷疑南瓜煎餅戰術是否真的有用。不管怎麼樣這是目前他能想到的方法,總得嘗試不是嗎?

『好吧!就這樣,我去請他出來吃午餐。』下定決心的天狼星挺直身體大聲說,雙手用力撐住桌面站了起來。他再度回到史萊哲林防禦嚴密的碉堡前,雙手屈張個幾次後終於敲了敲門。『賽佛勒斯?呃,吃午餐了?』他沒什麼信心地說。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房門很快就開啟,坐在輪椅上的魔藥大師面無表情往前移動,天狼星急忙往旁邊跳開,差一點被輪子碾到腳趾。他高興地亦步亦趨跟在另一個男人身後,看著對方在餐桌前停下,小精靈呈上擺盤漂亮的午餐—感謝叮噹—天狼星則識趣地坐在離賽佛勒斯最遠的位置,充滿期待地盯著對方拿起刀叉。

賽佛勒斯的銀刀在食物上猶豫,布萊克一度以為對方會扔下餐具對他破口大罵,或者用話術高明的挖苦讓他羞恥得抬不起頭,幸而猶豫只有短暫的幾秒,纖長的手指握住的餐刀往下壓在南瓜煎餅上劃下優雅的一刀,左手的銀叉則以巧妙的姿態籤起一小塊分離的食物,被選中的南瓜煎餅消失在史萊哲林纖薄的唇後。

天狼星等待刻薄的評論,驚訝的是石內卜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以不及不徐的速度分食完盤中的金黃色薄餅。接著賽佛勒斯將全空的餐盤往前輕推,端起盤子邊的熱茶喝了一口。

『這就是你差一點燒掉我房子後所能完成的最佳成品?』放下瓷杯的魔藥大師以天鵝絨般的男低音詢問,天狼星不太確定是讚美或是諷刺,只有稍微點頭。『以一個初次下廚的人來說還算是差強人意。』

對食物好壞的評論天狼星不是很能理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賽佛勒斯沒有像剛才那般生氣,暗自鬆口氣的天狼星往右推進一個座位讓自己更靠近另一個男人。『我想這代表你決定接受我的歉意了?』

賽佛勒斯深沈不見底的黑色雙眼默默注視對方的灰色眼睛,而後低下頭觀賞繪在桌巾上的松鼠。『我想我知道黑魔王要殺我們兩個的理由。』他沒有正面回答。

葛來分多挑了挑眉毛,再推進一個座位,現在他與史萊哲林面對面了。『為什麼?』

『黑魔王這一次復活用到了三個元素。』前食死人說,伸出三根修長的手指。『贈與忠僕的血肉用的是他當初送給佩提魯的手;走過死亡的血液用的是從帷幕歸來的你的鮮血。』

布萊克知道石內卜不解釋第三個元素的理由,他們都知道那是什麼。徹底背叛的魔力。賽佛勒斯.石內卜,徹頭徹尾的叛徒。強取的魔法對賽佛勒斯來說是一場夢靨,連說出口都駭人。『難道他怕我們三人成為他的剋星?上一次佛地魔因為哈利的血而復活,所以哈利成了唯一能殺死他的人。』天狼星半開玩笑地說。『這一次換我們成為活下來的男人。』

聽見這個名詞賽佛勒斯顯得很厭惡,似乎想起什麼不愉快的回憶。大概是哈利,天狼星不幽默地想。『你的聯想力真的令我印象深刻。』石內卜捲起嘴角笑得很不幽默。『可惜這一次我跟你的想法一致,真是遺憾。』他酸溜溜地說。

這下子天狼星精神全來了。『他先殺死毫無反抗之力的彼得。』天狼星立刻說。

『我剛才在房間思考你說的情報。』賽佛勒斯面無表情說,天狼星卻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差一點笑出來。這個彆扭的老傢伙就不能直率一點坦白他躲在房間的理由嗎?假裝沒看見對方怪異的表情,賽佛勒斯繼續。『你提到黑魔王外貌的改變,或許是因為佩提魯提供給黑魔王復活的肉身,所以佩提魯死後黑魔王才能擁有更完整的外表。我猜走過死亡的血液大概不怎麼新鮮。』他冷笑了一聲。

『所以他得殺死我才能讓身上的死亡黑血變成真正的鮮血。』天狼星很快反應過來。

賽佛勒斯讚賞地點頭。『你比我原本認識的天狼星聰明一些。』他狡猾地說。

『多謝讚美。』天狼星謙遜地頷首。『魔法的部份呢?佛地魔展現的魔法非常強大,我不認為在那個部份他有什麼不滿足。』

黑色的雙眼暗了下來。『佩提魯沒有失去全部的軀體,你也沒有被抽乾血管裡所有的鮮血,但是…』石內卜停下來短暫閉上雙眼。『但是黑魔王擁有我的全部魔力。』

『那麼他就沒有必須殺你的理由。』布萊克的灰色眼睛裡閃過希望的光。

『布萊克,你的樂觀真的異於常人。』前食死人譏諷。『想想看,為什麼上一次他見到金利就逃走?為什麼到現在黑魔王都沒有任何大動作告訴巫師界他已經歸來?』

天狼星想了一下。『難道他覺得自己還不夠強大?』他慢慢地說,一邊思索。『身體狀況不夠穩定?』

賽佛勒斯不可察覺地點了一下頭。『一定是,否則以黑魔王好大喜功的個性不可能放過這次重返的機會。』他冷笑了一聲。『有過上次跟波特交手失敗的經驗,我相信黑魔王會更謹慎,我們兩個真正死亡之前他都不會安心。』

『這就是他必須殺你的理由,因為你是統治巫師世界的障礙,就像從前的哈利.波特一樣。』天狼星啐了一口。『根據上一回交手的經驗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完全擋不住他。』他毫無羞恥地大方承認。『他甚至不需要魔杖就可以施展厲害的魔法。』

『我就把這當作你對我的恭維吧。』提供魔力給黑魔王的巫師說。

天狼星翻了個白眼。叮噹不知道什麼時候為空的杯子注滿新鮮的熱茶,他滿足地喝了一大口。『我不認為我真的能殺死他。』

賽佛勒斯盯著天狼星,手指輕撫嘴唇。『總得一試不是嗎。』他以獨特的男低音說,天狼星忽然覺得腳底一陣發麻,忍不住捲起腳趾。『波特做得到,我們也做得到。』

天狼星先是呆了一下,直到聽出對方話裡的暗示,忍不住從椅子上跳起。『你同意跟我回去?』

石內卜搖頭。『某些事情你是說對了。』他輕聲說。

話題無預警的轉變讓天狼星皺眉頭,上身趴在桌上靠近對方。『什麼事?』

賽佛勒斯凝視,眼裡的痛苦幾乎伸手可及。『我的膝蓋與我失去的魔法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廢物。』

『很抱歉白天我那樣說你,但實際上我不如此認為。』天狼星嚴肅地說。『你為巫師世界付出的代價比任何人還沈重。』

『那不能改變其他人對我的想法。』

天狼星不太能反駁,他記得每個人是如何刻薄地評論對方,要不是他曾跟石內卜一起經歷被彼得.佩提魯監禁的日子,天狼星知道自己也會是批評者之一。雖然鳳凰會為他們的雙面間諜多次澄清,至今仍有許多人深深相信石內卜是一個忠心不貳且殘忍嗜血的食死人。『我想這代表你還沒準備好重新面對巫師世界。』

隱居的巫師不可察覺地點了下頭。『但我同意你可以留下。』他說。

這正是天狼星的希望之一,他由衷笑了。『你真是慷慨。』他誇大地躬身敬禮。『我要寫封信告知其他人。』上樓前天狼星忽然停下,想起什麼似地轉身。『我們要想一個可以立刻通知魔法部這裡發生事故的方法。』

賽佛勒斯放下手上喝了一半的熱茶。『叮噹。』他沉聲叫喚,穿著窗簾布的小精靈奔進廚房。『答應我一件事。』

『先生請說,叮噹一定會為您做到。』

『如果這裡出現任何讓你或我陷入生命危險的人,而且是你無法獨立應付的,請立刻幻影去找俠勾帽先生求助。』

小精靈因為緊張聲音變得更尖銳。『叮噹要保護賽佛勒斯先生。』她尖聲說。『叮噹不能拋下賽佛勒斯先生。』

『叮噹別擔心。』天狼星馬上順著話說。『妳儘管去求救,我會跟賽佛勒斯在一起。』

賽佛勒斯黑鑽石般的雙眼掃向天狼星,後者在那雙黑夜中看見一種難以言欲的情感,猶如星光。

在那一瞬間,天狼星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漏掉了半拍。

---

於是天狼星住進了賽佛勒斯隱居的家,並捎信通知金利與他的教子,聰明地謝絕他們來訪的好意。賽佛勒斯對那可不會太高興,天狼星如此認為。他每天很早就清醒,但不讓另一個男人知曉。清晨是賽佛勒斯練習膝蓋活動的時刻,從閣樓上可以一清二楚看見對方重複摔倒與爬起,天狼星識相地不說破,總是假裝睡到很晚。復健的時候賽佛勒斯的表情很痛苦,也許那對嚴重受損的膝蓋關節就像卡死的門板一般,每一次的強迫開關都會讓生鏽的螺絲更加磨損。

膝蓋的部份幫不上,家事又有叮噹處理,閒得發慌的葛來分多把主意打到後院的植栽。同住的第三天,天狼星帶著一把小圓鍬蹲在院子裡挖土。他除掉大把雜草,扔了好幾隻地精,並修剪矮樹上枯掉的枝葉,期待在接下來的春天它們能長得更好。當他正與一隻特別頑固的地精搏鬥時,聽見背後傳來熟悉的男低音。

『我不知道你對園藝有興趣。』

天狼星以熟稔的手勢將那地精丟得又高又遠,撐住膝蓋站了起來,轉身面對說話的人。『你不知道的天狼星可多了。』

魔藥大師挑起一根眉毛,推著輪椅滑過對方身邊,停在一株矮小的灌木科旁邊。『我記得這棵樹本來沒那麼矮。』

『它上面都壞死了,修剪一下春天才可以長出新的嫩芽。』天狼星說,走到石內卜旁邊,順手撥掉落在史萊哲林頭上的一片枯葉。賽佛勒斯似乎被對方的舉動嚇一跳,立刻抬頭看向天狼星,後者連忙解釋。『你的頭上有一片葉子,我只是幫忙弄掉而已。』

不知為何石內卜一向蒼白的臉頰變得稍微有些紅色,他撇開頭轉而觀察另一株植物。『對交遊廣闊生活精彩的天狼星.布萊克而言,這裡的生活大概非常無趣。』

天狼星雙手一攤聳了聳肩。『是有點。不過別擔心,我可以自己找樂子。』

『我並不是在擔心你。』賽佛勒斯立刻反駁。

布萊克由上而下看著對方,確定石內卜的臉真的發紅。他伸出一隻手感受氣溫,再摸了摸自己冰冷的臉頰。『進屋子裡去賽佛勒斯,外頭很冷,你好像在發燒。』他的聲音流露關心。『我請叮噹幫你煮一壺薑茶。』

『我很好。』這個時候的魔藥大師聽起來有些惱怒。

『喔。』天狼星懷疑地回應。『那麼我請叮噹拿一件外衣出來給你穿。』

『你什麼時候變成我媽了,布萊克?』賽佛勒斯柔聲問,聲音中觸手可及的諷刺天狼星沒有錯過。

扭了一下嘴角,天狼星蹲下繼續挖弄泥土。『那麼,你來找我究竟有什麼事?』他頭也不抬地問。

長時間的沈默,就在天狼星以為對方大概睡著的同時,天鵝絨般的嗓音打破寧靜。『沒什麼。』

天狼星抬頭,乘坐輪椅的男人已經離開,只看見對方的黑色背影滑上屋後的坡道,消失在小木屋中。

天狼星有一點在意賽佛勒斯白天到後院的拜訪,因為他住進來的這幾天發現,石內卜很少出門。他一向待在起居室裡讀書,或者坐在窗前的位置看著屋外發呆,面無表情不知道想些什麼。他回憶白天賽佛勒斯說的話,覺得或許感到無聊的正是石內卜本人,只是這個史萊哲林一向不懂得表達。

中午時天狼星洗淨雙手回到屋子裡,叮噹已經準備好午餐,而石內卜就與前幾天一樣坐在餐桌前專注且緩慢進食。天狼星坐在對面,安靜地吃了幾口馬鈴薯,啜飲一些水,謹慎地開口。

『下午我想到附近逛逛。』

石內卜抬頭看他一眼。『對你很好。』

『你不一起去嗎?』布萊克問。

賽佛勒斯歪著腦袋像是思考。『不了。』他說。

『那麼你打算做些什麼?』天狼星持續逼問。『一直關在房子裡不出去曬曬太陽會讓你更像吸血鬼。』

『我會記得把我的床換成棺材。』

天狼星瞪眼。『你有的時候真的很好笑。』賽佛勒斯捲起嘴角沒有說話,不死心的化獸師不放過這個話題。『當我的嚮導,賽佛勒斯。你對這一帶應該有某種程度的瞭解。』他說服。『我怕我會迷路。』

隱居的巫師切割盤子裡的炸魚,沾附沾醬,慢條斯理咀嚼。葛來分多耐心等待,他幾乎可以看見對方心裡正反兩方的交戰。過了不短的一段時間,史萊哲林面前的盤子終於全空,蒼白修長的手指才依依不捨放下刀叉。一邊用紙巾輕抹油膩的嘴唇,賽佛勒斯一邊慢慢開口。『為了避免救世主哈利.波特向我追討他失蹤的教父,看來我只能答應了。』他似乎百般不情願地說。

天狼星忍不住笑出聲音。『你真是我見過最彆扭的人。』

賽佛勒斯白了對方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天狼星竟覺得這個時候的史萊哲林看起來有些可愛,他因為這個想法偷偷臉紅了。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憶凡
  • 看他們關係慢慢變好感覺真棒////不過同時也擔心著佛地魔不知何時會出現orz(捧心
    彆扭的賽佛好可愛!!!>//<
  • mantaly
  • new fiction!
    好開心喔,剛在暑期輔導打拼完就已經有那麼多章可以食用ˇ
    希望他們一起出遊(?)時教授能給black致命的strike

    期待下一章!
    就算我是個危在旦夕的考生也會致死追完的(笑)
  • 哎呀!距離學測還有...一百多天?
    考試前一定會完結的,別擔心 ^^

    yatri 於 2011/08/21 22:29 回覆

  • 歎月明
  • 真不曉得大狗是真的傻還是假的傻
    好甜好甜太棒了XDDDD
  • 親愛的明,
    你知道的,
    大狗天生就是個...笨蛋....
    哈哈哈

    yatri 於 2011/08/21 22: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