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比他們想像的更困難,魔法部的正氣師們團團圍住面前的黑霧,試著突破這道屏障。哈利也在他們之中,作為一個見習生,要不是身份特殊金利不會讓他參與這麼危險的任務。哈利正與其他人一樣舉高魔杖,專心唸著解咒咒文。

哈利不敢想像佛地魔究竟進去了多久,他們究竟錯過多少。太自滿是魔法部的錯,以為防護做得夠完善,以為萬無一失。他們都忘記敵手是誰。佛地魔,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他們不應該小看對方。

眼前的黑霧一點都沒有消散的跡象,原本就佈滿烏雲的天空現在更是陰暗,眼看一場大雨是避免不了,哈利擔心雨水影響進度。

他抬頭看著天空,祈求死去的父母能保護他的教父,與他的教授。

---

『彼得為我做了很好的工作。』佛地魔悠哉地坐在房間裡的椅子,一邊撫摸手上的純黑色魔杖。『他跟你不一樣。』

『那並沒有讓他活得更久不是嗎?』氣若游絲的賽佛勒斯勉強開口說。

佛地魔捲起嘴角微笑。『殺掉他是我做過最困難的決定。』

賽佛勒斯一點都不相信,佛地魔從不為誰的生命遺憾。『我知道你怕死他了。』他一針見血地說。『你怕你會死在他的手上,就像現在你怕會死在我的手上一樣。』

『黑魔王什麼都不怕!』佛地魔高叫,魔杖手危險地舉了起來,但他沒有對面前的男人施放任何詛咒,而是移開賽佛勒斯正嘗試攀上去的一把椅子,失去支柱的賽佛勒斯跌回地上。『就憑你,殘廢與爆竹?』黑魔王虛假地笑著。『當然,你曾是我底下最強大的巫師,賽佛勒斯。但那是在失去雙腿與魔法之前,現在的你連站都站不起來,真可悲。』

跌在地上的賽佛勒斯不理睬對方的冷嘲熱諷,專心一致撐起身體。『我辦得到。』他喃喃自語。『我辦得到。』

『還要多久,賽佛勒斯?我等你站起來跟我決鬥啊!』不耐煩的佛地魔催促。

一開始佛地魔把魔杖對準他的時候石內卜以為能以一個死咒了結一切,顯然他把對方想得太過仁慈。黑魔王只稍微動一下魔杖,賽佛勒斯就覺得像被什麼勒住頸子,硬生生從床上扯到地面摔個四腳朝天。佛地魔告訴賽佛勒斯為了避免他抱怨不夠公平,他願意給前食死人一個決鬥的機會。『但首先你得站起來面對我才行。』佛地魔嘲笑著說。

他的周遭沒有任何可以支撐的東西,賽佛勒斯試圖抓取用來施力的每一樣—桌子或椅子—都被佛地魔推到一邊,所以現在他全身貼平趴在空白的地板上,只剩雙手能支撐起上半身。汗水從他的額頭與鼻尖滴到地面,沈重的喘息聲從口中源源發出,賽佛勒斯痠痛的雙手用力發抖,受傷的膝蓋卻讓他連雙足跪地都辦不到。然而他並沒有放棄在這樣失利的狀態下起身,他總得嘗試,天狼星都能挺起胸膛毫不畏懼獨自對戰黑魔王,賽佛勒斯相信自己也能辦到。

天狼星…一陣痛苦穿透賽佛勒斯,他閉上雙眼。

佛地魔誇張地打一個呵欠,魔杖懶洋洋往前伸。『這樣好了,讓我幫你。』他邪惡地說,點了一下魔杖。

一股力量將賽佛勒斯扯高,接著往下墜使得他的膝蓋用力撞擊地板,賽佛勒斯痛得大叫往旁邊倒下,抱緊曲起的雙腿把自己蜷成一個球。『Fuck you!』他在痛苦呻吟中咒罵。『有本事就立刻殺死我!』

『這麼想跟你的姘頭作伴嗎?』佛地魔冷笑。

魔藥大師的眼光黯淡,忍不住瞄向躺在血泊中的天狼星。天狼星死了,天狼星死了,說好要與他共度一生的天狼星走了。這個認知刷過賽佛勒斯,使他呼吸困難。天狼星不在了,不再有人會對他開朗地笑,不再有人會擔心他會不會著涼,不再有人關心他的心情愉快,不再有人會吻他,會愛他。天狼星不在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真正愛過他的人。賽佛勒斯閉上酸楚的雙眼顫抖著呼吸,這一刻覺得雙腿不這麼痛了,因為心的疼痛已壓過一切。

他好想死。

『你他媽的混蛋東西,』勉強平復情緒,賽佛勒斯睜開眼睛破口大罵。『去你媽的,去你媽的,去你媽的…』

『你就是學不會該對主人恭敬。』佛地魔走到前食死人身邊,居高臨下往下瞪視。『我忍受你這麼久,是時間該讓你學會禮儀。咒咒虐。』

他忘記膝蓋的疼痛與失去魔法的恥辱,也忘記躺在血中死去的天狼星,只記得尖叫與不停的尖叫。當一切都停止時賽佛勒斯發覺自己停止不了全身的抽搐,而膝蓋與失去天狼星的痛楚重新回到意識。他恨這一切。抬起頭,賽佛勒斯憤恨瞪視黑巫師。『你不值得我的尊敬。』他嘶啞地說。

『真是令人遺憾。』佛地魔陰沈地說。『我已經失去耐心了,起來!』

在黑魔王舞動的魔杖中賽佛勒斯全身往上撞上天花板,接著失去重力而直墜地面,頭昏腦脹中身旁天狼星染血的屍體顯得非常鮮明。天狼星死前也像這樣痛苦嗎?趴在地上喘息的石內卜想,他那個時候在想什麼?是否想起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刻?是否想起他為我戴上的那頂帽子,或者河邊偷走的那個吻?賽佛勒斯雙眼緊緊凝視身邊不遠的天狼星,這樣想著。

天狼星死前也跟我一樣,心裡只剩他嗎?

『讓我想想我該怎麼處置你呢?』佛地魔的聲音打斷賽佛勒斯在記憶中的沈溺,後者抬頭瞪視。『我應該先拔掉你傳遞消息的舌頭,再折斷你的每一根關節,接著敲碎每一支骨頭。為了你的淫蕩,我要扯掉你的睪丸割斷你的陰莖再把它們塞進你淫蕩的屁眼裡。然後我將切開你的肚子挖出每一樣內臟並且保證你在整個過程都很清醒。最後我會讓天狼星的魔杖穿過你的肺,你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會讓它更深地穿透你。』佛地魔殘酷地冷笑。『你滿意這樣的決議嗎?』

他知道他的死亡不會太輕鬆,但佛地魔說的讓賽佛勒斯噁心得想吐,而他清楚知道對方真的會這樣做。賽佛勒斯翻轉疼痛的身軀讓自己往天狼星的方向爬去,拉長手臂試著抓取對方落在地上的魔杖。

熱辣辣的疼痛劃過石內卜的背,就像被鞭打一般,只稍微停了一下他就繼續拖動殘廢的雙腳往前爬。佛地魔假裝的笑聲響起,又是一鞭,第三鞭終於讓賽佛勒斯發出叫聲。黑魔王似乎不打算停手,火燙的刺痛如雨點般落在魔藥大師身上,他大聲嚎叫,眼前一片模糊中賽佛勒斯終於抓住天狼星沾染鮮血而黏膩的魔杖。

他翻身躺在地上,魔杖向上舉高。『啊哇呾喀呾啦!』賽佛勒斯吼叫。

什麼都沒有發生。黑魔王挑起一根眉毛,搖了搖頭。『別傻了,賽佛勒斯,爆竹一輩子都不會有魔法。』他隨性舉起手上原屬於石內卜的魔杖,懶懶地指著對方。『不過如果你的遺願是希望與我決鬥,黑魔王倒是可以完成這個願望。』他扯開嘴角咧嘴而笑。『咒咒虐。』

---

強光照亮哈利所處的位置,這是他看過最強的一道閃電,接著轟隆隆的巨響迴盪在整片丘陵地,豆大的雨點開始不留情下墜。正氣師們努力解除的黑霧終於有一點消失的感覺,哈利咬緊牙齒用力吞嚥,更大聲唸出解咒咒語。

忽然間,從黑霧中央發出一陣銀色光芒,朦朧雨勢中顯得有些詭譎。那光越來越亮,越來越大,一瞬間便吞噬掉隔絕魔法的黑霧,顯露立於黑霧中心的一幢小木屋。看見這個的哈利顧不得俠勾帽的任何指示,立即從圓形的正氣師行陣中衝進開敞的大門內,同時高舉魔杖在身前畫出許多護盾。

他衝入發出強光的房間,雙眼被逼得稍微瞇起,等適應之後哈利睜開祖母綠般的雙眼,驚訝地看著房間內的情景。

房內所有的家具幾乎都散成一堆木柴堆放在四周,他的教父,天狼星.布萊克躺在角落的一片血泊中不知道生死。房間中央空出來的位置站著一個高大的人,他有一頭黑色的短髮與白皙的膚色,長相就跟哈利記憶中的湯姆.瑞斗十分雷同。哈利驚覺那可能是復活的佛地魔,他謹慎地舉高魔杖瞄準對方。

然而復活的佛地魔似乎沒有察覺哈利波特的到來,甚至說,他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設置的魔法網已經被破壞。佛地魔的魔杖指著地面,銀色光芒正是從他手上的魔杖頂端發出;佛地魔的雙眼正看住面前的地上,臉上的表情則摻雜著驚訝、憤怒、恐懼與不可置信。

佛地魔身前的地上躺著一個黑色長髮臉色蒼白的男人,臉上同樣透露出驚訝和難以置信。他的右手高高舉起,上頭握有一把紅色的魔杖—哈利驚覺那可能染上了血—魔杖前端正與黑魔王的銀色光束連結,看起來就像兩根魔杖之間緊緊相連。這場景對哈利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他回憶起第一次與佛地魔的交手,兩人的魔杖也像這樣互相聯繫。

佛地魔抽動手臂試圖扯開魔杖之間的連接,但魔杖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它執意纏住賽佛勒斯手上的那一支木杖。黑魔王大聲怒吼,張開手掌想脫手黑色魔杖,然而那魔杖卻好像膠水一般,緊緊黏住佛地魔的魔杖手。佛地魔的雙眼越睜越大,雙手竟開始發抖,不敢相信也不知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就快成功了,只要殺掉這個叛徒一切都會變得非常完美,所以佛地魔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只是一個簡單的酷刑咒,不久前才向對方施放過,沒有道理會有如此的鉅變。

賽佛勒斯覺得好像快喘不過氣,幾乎無法承受。天狼星沾了血而黏膩的魔杖在他的掌心發熱,他的手上全是天狼星的鮮血,但他絕不鬆手。撿拾魔杖僅是一種本能的防衛,即使賽佛勒斯清楚明白自己什麼魔法都使不出來,他就是不想束手就擒。石內卜當然知道施展的不赦咒一點作用都沒有,黑魔王連一滴鼻血都沒流,但如果這樣的舉動可以激怒對方,或許有機會為自己贏來一個較輕鬆的死亡。

他不明白為什麼當黑魔王的魔杖再度對準自己,口中吐出邪惡的酷刑咒時,他沒有感受到任何痛苦。他驚訝地看見佛地魔的魔杖—事實上是賽佛勒斯的魔杖—吐出一條銀灰色的光束,直接連接到他手上的天狼星的魔杖,接下來發生的事則讓賽佛勒斯完全目瞪口呆。源源不絕的魔力竟透過他與黑魔王之間的聯繫,波濤洶湧般向他湧來,穿入他的血管、浸入他的血脈,往全身擴散。

賽佛勒斯看見佛地魔的表情從震驚轉成憤怒最後變成真誠的恐懼;他看見黑魔王扭動手臂與手腕試著鬆脫魔杖。仰躺在地的石內卜更用力抓住手上又濕又熱的木杖,告訴自己絕不能放手,即使衝入身體的魔法讓他快喘不過氣幾乎不能承受。他相信對方與自己一樣不明白是什麼造成目前的局面,然而賽佛勒斯很高興自己是得利的那一個,而且佛地魔混雜驚訝與恐慌的尖叫聲在他聽來就如同音樂一樣美妙。

佛地魔憤怒的吼叫轉變成徹底恐懼的高叫與咒罵,他的雙眼再也不能瞪得更大,整張臉痛苦地扭曲著。在哈利之後進入房間的正氣師們對眼前的情景瞠目結舌,沒有人敢輕舉妄動。一邊觀察佛地魔與前食死人間的戰況,哈利偷偷溜近躺在血泊中的天狼星身邊。天狼星灰色大睜的雙眼定定看著沒有目標的前方,頭上有一個諾大的窟窿。哈利立刻低下頭感受對方的呼吸,他的全身因為害怕而發抖。

更慌張的聲音吸引哈利,他轉身看往後方的佛地魔,忍不住張大嘴巴說不出話。

佛地魔在冒煙,正確來說是他的腳底在冒煙。因為慌亂而胡亂移動的黑魔王一腳踩在天狼星潑濺在地上的斑斑血跡,那鮮血竟像具腐蝕性一般開始消融他重生的軀體。佛地魔往後退,卻又一腳踩到另一攤鮮血,霎時房間裡充斥著嘶嘶作響,伴隨佛地魔恐慌的尖叫,畫面看起來竟有些可笑。

躺在地上的石內卜現在顯得更有自信也更有精神,纖薄的嘴唇上彎,勝利般的微笑幾乎觸手可及。相對於年輕史萊哲林,年長的那一位可以說是悲慘。佛地魔與他的敵手一樣倒在地上,原本健康完美的面容現在就像一顆脫水黃瓜,皺巴巴的皮膚黏在骨頰,白皙的膚色顯得蠟黃,接觸到天狼星血液的身體部位幾乎都被腐蝕得只剩白骨。他沒有再發出聲音,甚至抵抗的意圖都沒有,只有被迫握住魔杖的手因為魔法連結的緣故而有些許顫抖,那連接的銀灰色光絲像一條蜘蛛絲般細,隨時都會斷掉的模樣。

然後佛地魔鬆開手掌擺脫惡夢般的魔杖,萎縮的軀體再也不動,乾瘦的臉上唯有一雙透露恐懼與不可置信的雙眼仍震驚地瞪住前方。

賽佛勒斯慢慢放低右手,猛然翻身趴在地上,兩手並用迅速爬往哈利.波特,或者說波特身邊的天狼星,受到對方氣勢的逼迫哈利立即往後退開。賽佛勒斯靠近對方,雙手一張用力抱住天狼星,把頭顱埋在對方的頸窩。

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有緊緊摟住天狼星,猶如一張靜止的畫作。即使如此哈利仍可以真切感受到對方的悲傷,像夜幕中唯一的孤星正在悼念它滑入地平線的情人。那悲傷浸染了房裡的每一個人,沒有人開口說話,僅僅沈靜站在那裡,直到聽見巫師救護車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