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我幹嘛?』天狼星粗聲粗氣地問。『可以再說一次嗎,校長。』他沒忘了禮貌。

『賽佛勒斯。』阿不思.鄧不利多沈著地說,完全沒把對方的橫眉豎目放在眼裡。『我需要你陪他一陣子。』

『啊哈。你怎麼不乾脆叫我跟大魷魚結婚算了。』天狼星癟著嘴說。他一屁股坐在校長室的圓桌上,壞脾氣地雙手抱胸。

校長湛藍色的雙眼在半月型的鏡片後尖銳觀察。『你知道我為什麼提出這個要求。』

『因為我的多疑差一點害他送命。』天狼星掏了掏耳朵。『你為什麼不先告訴我那個俘虜是誰。』他責怪鳳凰會主事者。

『我們並不清楚。賽佛勒斯只得知湯姆打算在這次的聚會中處決某個重要人物。』校長疲憊地說。『他不知道對象是誰。』

重要人物。天狼星從鼻孔噴氣。『好吧,這的確是我的錯,我要是能當機立斷就不會發生那個…』一陣噁心感侵襲天狼星,他覺得快吐了。停止,他提醒自己,不要再想那天的事。『我跟他道歉過,但是你聽說過他的反應吧?』

滾你媽的布萊克,你這低能的雜種狗。正確來說石內卜說了這些,還對他扔花瓶。

『天狼星,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發生過什麼嗎?』阿不思能看透人心的眼睛眨也不眨。『你欠他的。』

天狼星從桌上跳了起來。『什麼,什麼?』他大叫。『我跟鼻涕卜發生過什麼?』

鄧不利多教授嘆氣。『需要我提醒你七年級的事嗎?』他說。

天狼星的臉漲得通紅。『噢。』他看起來很不好意思。『那個是…』

『你知道賽佛勒斯恨你的理由是因為那個。』阿不思平靜說。

天狼星咳了兩聲,乖巧坐在校長對面的大椅子上。『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不認為…』他咕噥著。『既然他恨透我,因為那件事,那他應該不希望我,那個,陪他。』

阿不思搖頭。『我不這麼想。賽佛勒斯當然恨你,但是…』老校長的手指撫摸白鬍子。『你也看見他是如何依賴你,當救援抵達的時候。他根本不願意放開你的手。』

較年輕的葛來分多不能否認。無論那個時候的石內卜想些什麼,的確如同校長說的一樣。他只允許天狼星抱他,只允許天狼星碰他,從治療開始到結束都堅持握著天狼星的手。也因為如此天狼星得以看見前食死人受過的凌虐,他一點兒都不想回憶那些。

『那是在他治療結束清醒之前。』天狼星說。『你知道他醒來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

『我猜不是很適合在這裡提起的詞句。』老巫師竟然呵呵笑了起來。

『所以,你知道,我不是陪伴他的最佳人選。』天狼星假裝無奈地雙手一攤。『而且我已經跟哈利說好這個暑假他可以到古里某街過。』

藍色的眼睛閃爍。『這沒有衝突,天狼星。』

『什麼沒有衝突?』

『哈利到古里某街與賽佛勒斯到古里某街,這兩者沒有衝突。』

天狼星瞪住鄧不利多,一開一閤的嘴像金魚一樣。『你的意思是,石內卜…』

『將在古里某街放他的暑假。』老校長兩手張開笑瞇瞇地說。『所有的食死人都在追殺他,沒有比鳳凰會總部更安全的地方了。』

『但是霍格華茲…』

『而且哈利不會在霍格華茲過暑假。』阿不思打斷對方。『這樣你就可以同時陪哈利與賽佛勒斯,我想這樣的安排就是所謂的一石二鳥吧。』

校長看起來對自己的安排很滿意,而天狼星想扭斷對方的頭。

---

臭臉的賽佛勒斯.石內卜由阿不思.鄧不利多陪伴出現在古里某街12號的前廊。應門的天狼星臉一樣臭,沉默接過魔藥大師的行李,只有老校長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天狼星悶悶地說了句『跟我來。』帶領兩人爬上位於三樓的客房。他把石內卜的行李放到地上,隨意指著房內擺設。『這裡。』他咕噥。

石內卜幽暗的雙眼瞄向阿不思,後者的臉上維持溫和笑容,轉頭對天狼星開口。『謝謝你,天狼星。』他說。『我想跟賽佛勒斯單獨談談。』

這正是他需要的,快一點離開石內卜。『你們隨意,當作自己家。』天狼星立刻答應,快速退出客房。

他當然巴不得快一點回自己的臥室,或者為哈利準備的客房。哈利明天會到,天狼星為此籌備很久。他買了新的床套組,更換整組衛浴設備,他希望哈利覺得自己很特別,覺得賓至如歸。天狼星還計畫與他的教子出遊,釣魚露營那之類父子該做的事。

所以他絕不是故意變成化獸態趴在石內卜的客房外打盹。誰叫狗兒的聽覺那麼靈敏,即使他百般不願,校長與魔藥教授的對話仍衝進天狼星的耳膜。

客房裡先是開啟行李箱的聲音,然後是整理物品,擺放瓶罐,調整家具。一陣子後阿不思的嗓音響起。『休息對你很好,賽佛勒斯。』

『我不是易碎的葛來分多,我已經完全痊癒了。』史來哲林學院導師忿忿的聲音,門外的葛來分多咧出牙齒。『而且我寧願在地窖休息。』

『天狼星能幫助你。』阿不思說。『你不能繼續假裝…』

『我沒有假裝任何事。』石內卜粗暴地打斷校長的話。『我很好,很健康,完全可以勝任工作。』

『你不需要做間諜了。』

沉默。『當然。』冷笑。『所以是這樣吧。鳳凰會不需要被揭露的間諜,我對你而言一無是處了。』

『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偽裝。』阿不思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試著正視自己真正的想法。』

『例如謀殺布萊克嗎?』魔藥大師陰測測地說。『這就是你把我跟他關在一起的理由了。萬分感謝。』

『賽佛勒斯。』校長責備的語氣。

『放心,我不會留下證據。』石內卜冷酷地說。

『我希望你能快樂。』

更久的沉默。『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石內卜低聲說。『我…』天狼星沒聽見接下來的言詞,他狐疑地皺眉。

『你不應該這樣想。』鄧不利多校長提高音調。『你絕對有足夠的能力也絕對值得。』

然後是更多的安靜,天狼星聽見靠近的腳步聲,他一溜煙跑到自己的房間變回人型。有人敲他的房門,天狼星拖著腳步打開門。『不留下來吃晚餐?』他詢問鄧不利多。『這麼快就走?』

『很多事得忙。』阿不思搖搖手拒絕。『天狼星。』湛藍色的雙眼誠懇注視。

天狼星不由得跟著嚴肅。『校長。』他說。

『好好照顧賽佛勒斯。』校長說。『你欠他的。』

天狼星咬住下唇,許久許久終於開口。『我知道。』他說。

---

哈利.波特頭顱往前靠近他的教父,悄聲詢問。『你確定石內卜住在這裡?』

天狼星以同樣的悄聲回答。『是的。』他說。『就在三樓。』

『為什麼我沒聽見或看見他?』哈利的綠色眼珠古怪地向上轉。『你確定他還活著?』

天狼星往後躺回自己的沙發,對他的教子做鬼臉。『我們有共識。』

『什麼?』

『他住在他的客房,我不打擾他。』天狼星說。『他也不侵犯我的領域。』

『聽起來不錯。』哈利評論,往口裡丟一把花生米。『既然如此為什麼他不乾脆待在霍格華茲的地窖?』

天狼星這個時候顯得很無奈。『阿不思的主意。』

『鄧不利多校長不擔心哪天進門只發現兩具屍體?』即將十七歲的哈利跟他的教父開玩笑。『我倒是挺擔心的。』

『你跟你父親一樣,哈利。』天狼星伸手推哈利的肩膀。『好吧。阿不思認為石內卜的心靈,呃,精神狀態,嗯,總之就是那之類的,受到某種程度的創傷。』

『讓他跟你共處一室不是會更糟?』波特二世中肯地說。

年長的葛來分多乾笑兩聲。『我也這麼認為,但是…』他頓了一下。『你知道上一回阿不思派給我一個鳳凰會的任務嗎?』

『聽說過。』

『我應該在食死人們出現時立即解決他們然後營救即將被處死的俘虜。』天狼星彎曲右手的食指與拇指呈現一個C字。『但是我搞砸了,就差這麼一點。』

哈利的表情凝重。『這跟石內卜有什麼關係?』但他似乎猜到答案。

『他就是那個俘虜。』天狼星抹了抹臉。『我差一點害死他。』

哈利的肩膀垂下,祖母綠般的瞳仁中有一絲同情。『噢。』他說。

『所以,你看吧。』天狼星雙手一攤。『我的確是該負責的那個人。』

哈利緩慢點頭。『鄧不利多校長認為讓你跟石內卜教授住在一起可以解決他的創後症候群?』語氣充滿懷疑。

『也許…總之…』天狼星支支吾吾。『我想我們不要打擾他比較好。』

哈利想了想。『我相信鄧不利多校長這樣的安排有他的理由。』他說。『或許你應該找時間跟石內卜教授聊聊。』

天狼星震驚地看著他的教子,然後甩了甩頭。『月影說得沒錯。』他低聲說。『你更像莉莉。』他沉思了一陣子,從沙發站起對波特二世伸出一隻手。『不談石內卜了,去準備一下,下午我們去釣魚。』

哈利歡呼著跳起,用力擁抱他的教父後奔上樓去。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