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猛地用手掌遮住眼睛小聲咒罵,天狼星一定喝得很醉才會讓他看這個。哈利一點都不想目睹天狼星與石內卜的床事,這太隱私了,尤其他認識成年後的兩人,哈利不知道以後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天狼星與石內卜。

只是沒有如預期般聽見奇怪的聲音,好奇心驅使下哈利掀開手掌一角偷看。天狼星面帶微笑低頭看住賽佛勒斯,後者滿臉潮紅,拉扯旁邊的被單蓋住赤裸的兩人。

『你還可以嗎?』天狼星的頭垂得更低,幾乎貼在石內卜的臉上。『會痛嗎?』

石內卜搖頭,然後點頭。『有一點。』他低聲說。『總是這樣痛嗎?』

『第一次會比較痛。』天狼星嘴角帶笑。『以後就會習慣了。』

喔上帝,哈利幾乎呻吟出聲。他無法想像苛刻且陰險的魔藥學教授的初夜竟給了自己的教父,他們不是憎恨彼此嗎?他們不是敵人嗎?他們不是一見面就要決鬥嗎?哈利覺得他的世界顛倒,他就要因此而昏厥。

『你以為還能有以後嗎?』臉紅的石內卜說,狠瞪天狼星。

天狼星躺到石內卜身邊,伸手把對方拉過去,讓石內卜的頭躺在自己的右邊胸膛上。他的右手手掌貼在石內卜的額頭,以非常溫柔的力道撫摸。石內卜往上凝視天狼星,小心挪動讓自己更貼近對方,左手則緊緊握住天狼星空著的那隻手,接著閉上雙眼安靜地睡著。

哈利看見天狼星持續撫摸年輕魔藥大師的額頭,雙眼一眨也不眨地看著,而後慢慢低下頭在石內卜的額角貼上一個吻。

這一刻哈利相信天狼星真心愛著石內卜。

然後他在霍格華茲的大廳,早餐時間,四張長桌坐滿學生。他走向天狼星,對方正與幾個學生不知道說些什麼。天狼星的表情陰沉,旁邊的人倒是興高采烈。哈利聽見其中一個興奮的聲音。『願賭服輸,天狼星。兩個月的期限到了。』

另一個則拍打天狼星的背。『十加隆,天狼星。每個人十加隆。』

哈利認出彼得.佩提魯,老鼠般的眼睛咕碌碌地轉。『你真的很愛說大話,獸足。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成功啊?』

天狼星瞪視對方,扭開了嘴角。『我成功了。』他說。

圍在旁邊的同學們面面相覷,其中一個手掌向上搖晃。『證據呢?』

天狼星沉著臉摸索口袋,拿出一張照片扔在桌上,四周頓時一片噤聲。哈利穿過人群觀看照片,忍不住吸了一大口氣。

照片裡是全裸且仰躺在床舖上的賽佛勒斯石內卜,雙眼緊閉臉上帶著不知是痛苦或者歡愉。展開的雙腿向上夾住背對鏡頭的男人,很明顯正是天狼星。照片沒有拍到更私秘的部位,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正在做什麼。哈利認出這是上一個場景看到的那個房間,應該用了某些魔法技術才可以在石內卜不知情的情形下拍攝。他的背脊衝上一陣涼意,頭皮發麻,哈利抬頭看往自己的教父,天狼星正以尖銳的眼神環視他的同學。

『願賭服輸,各位。』天狼星說。『一個人十加隆。』

第一個從驚愕中回復的學生—是個葛來分多—衝上前抱住天狼星大笑。『真有你的,天狼星。』他一邊笑一邊說。『你真的在兩個月內把鼻涕卜弄上床,媽啊,你真的很了不起。』

『我說過我辦得到。』天狼星面無表情說。

『不,我的了不起指的是,』那人說。『鼻涕卜又醜又髒你還真的敢上他,很了不起。』

其他人笑得更大聲,叮叮噹噹拿取加隆。天狼星推開抱住他的那個學生。『廢話少說,傑米。你的十加隆呢?』

佩提魯在天狼星伸出的掌心放下十枚金幣,拿起擱在桌上的照片端詳,一邊討厭地笑著。『獸足,鼻涕卜該不會是第一次吧?』他賊兮兮地說。『如果是的話你真的太厲害了。』

天狼星從鼻孔裡哼了一聲,佩提魯睜大雙眼似乎很崇拜。他轉身對隔壁桌的雷文克勞說話,同時遞出那張照片。

哈利尖叫,伸手要搶奪照片,然而在天狼星的記憶裡他根本沒辦法觸摸任何東西。哈利眼睜睜看那照片從雷文克勞傳到赫夫帕夫,再傳到史萊哲林。看到照片的人們會先竊竊私語,接著便爆出大笑,同時把目光集中往史萊哲林長桌末端。那裡坐的正是年輕的賽佛勒斯.石內卜。

石內卜專心吃早餐,同時閱讀放在桌上的課本,對身邊的騷動一點興趣都沒有。哈利跟著照片來到史萊哲林餐桌,驚慌卻無計可施看那照片從史萊哲林餐桌頭傳往餐桌尾。當照片最後落在石內卜手上時哈利幾乎要閉起眼睛不敢再看。

一切都像慢動作,石內卜的黑色雙眼慢慢地越睜越大,仿似要凸了出來,捏住照片的手不停止顫抖,呼吸聲變沉也變急促,最後完全僵直不動。他對面的史萊哲林上身往前,以一種極盡不屑的語氣說話。『你真是丟光史萊哲林的臉,石內卜。』他說,口中還噴出馬鈴薯泥。『聽說布萊克跟人打賭可以在兩個月內上你,看來他做得很成功嘛。』

石內卜慢慢抬頭,蒙上陰影的雙眼瘋狂搜尋。哈利順著魔藥學教授的視線看過去,天狼星.布萊克正從打賭的同學手上收錢。也許是感受到目光,天狼星這時也抬起頭看向史萊哲林餐桌,兩人的視線對得正著。天狼星看了一陣子率先別開臉,石內卜的臉色完全慘白,而他對面的學生還一直說話。『你以為天狼星真的愛你喔?他恨你都來不及了。也不照照鏡子看自己長得什麼模樣。』

對於這番羞辱石內卜似乎完全充耳未聞,他從座位上搖搖晃晃站起,手上捏著那張惡意的照片,雙眼注視天狼星身影,毫不猶豫走往葛來分多餐桌。哈利慌忙跟上,這個時候卻也佩服魔藥教授的勇氣。一條史萊哲林毒蛇單槍匹馬闖進葛來分多獅穴,哈利相信石內卜早將學院競爭扔到腦後。

石內卜穿過聚集的學生們,無視他們驚訝或鄙視或猥褻的眼神,直接走到天狼星面前。天狼星發現對方,楞楞地甚至是有些錯愕看著這個史萊哲林靠近。石內卜沒有說話,舉高照片對準天狼星眼前,一雙濃黑色的眼睛不放鬆盯住銀灰色的。天狼星的臉色刷地變得一片死白,一把搶過照片,張著嘴卻沒發出聲音。

『多少錢?』石內卜乾燥尖銳的聲音問。

旁邊的彼得.佩提魯吃吃傻笑。『十加隆,一個人。』他說。

天狼星倏地轉過頭怒瞪蟲尾。『閉嘴,彼得。』他低吼,重新面對石內卜。『賽佛勒斯,我…』

哈利永遠無法知道天狼星原本打算說什麼,因為一瞬間石內卜的魔杖伸了出去,他甚至沒聽見咒語聲,眼前一花魔杖尖端便噴出條銀綠色的蛇一口咬住天狼星的鼻子。天狼星驚慌大叫,石內卜則轉身往大門衝了出去。

哈利感覺地板震動,他跌坐在魔藥教室地板。講台站著一個穿著花俏的肥胖教授,正看著手上的點名版。

『賽佛勒斯.石內卜?』那教授的語氣充滿驚訝。『他從沒錯過任何一堂魔藥課。不,他從沒錯過任何一堂課。誰知道他去哪裡了?』

哈利聽到身邊傳來眾人細碎的笑聲,抬頭看見他的教父頭垂得極低幾乎就要碰到桌面,黑色的捲髮遮蓋整張臉。坐在他身邊的雷木思.路平表情凝重瞪著前方的黑板,桌下卻舉起鞋子狠踩天狼星一腳。天狼星毫無反應。史萊哲林那一區某個學生—長得很像年輕的艾福瑞—大聲對魔藥學教授開口。

『醫院廂房,他說他不太舒服。』那學生說,然後低聲補充。『大概是屁股痛。』聽到他說話的學生們—無論史來哲林壑葛來分多—笑得更大聲。

天狼星原本擱在桌面上握拳的雙手忽然用力且大聲搥打桌面,整間教室頓時安靜。他抬起臉--除了剛從阿茲卡班逃出之外哈利沒看過這樣憔悴的天狼星--怒視整間教室的人後抓起書包從後門衝出去,哈利急忙追上。天狼星在空蕩蕩的廊上奔跑,一路到醫護室門口停下。他沒有進去醫院廂房,而是將背脊貼在門片上,而後慢慢滑坐到地面。

哈利彎下腰撐住膝蓋氣喘吁吁,接著被病房裡的聲音吸引。他把耳朵貼在門板上傾聽,不可思議而瞪大眼睛。他聽見沉悶的啜泣,就像某人正躲在被子裡偷哭。哈利頓時明白裡面是誰。他從沒有想過總是表現冷酷且嚴厲的石內卜教授會流淚,魔藥大師的鐵石心腸就跟他的大鼻子一樣著名。但這是十七歲的賽佛勒斯.石內卜,正面臨人生中最大的羞辱與挫折,此時哈利發自內心同情他的教授。

哈利轉往他的教父,天狼星全身弓起坐在地面,頭顱夾在膝蓋之間雙手抱住小腿,渾身發抖。哈利半跪在天狼星身旁,試著從縫隙間觀察天狼星的表情,然而四周的景物不停旋轉,等哈利從頭昏目眩中恢復,察覺現在正在學校的黑湖邊。

他尋找天狼星,目光卻被湖邊的一小群人吸引。史來哲林的學生們圍成一大圈似乎正與正中央的人激烈爭辯。哈利好奇走上前,不意外在人群中央看到石內卜。石內卜蠟黃的臉色上有明顯黑眼圈,黑色的長髮塌在肩上似乎很久沒清洗。他高舉魔杖對準面前另一個史萊哲林,深黑色的雙眼釋放明顯怒意。

『滾開,你們全部。』他嘶嘶威嚇。『不要以為我不會詛咒自己學院的同學。』

他面前的史萊哲林臉上掛著猥褻的笑,魔杖懶洋洋甩來甩去,一邊以說笑的口氣跟旁邊的人閒聊。『看看他,以為自己還配得上史萊哲林的徽章。』他正視石內卜,在對方腳邊吐一口唾沫。『你要是還有一點羞恥心就應該自己跳到黑湖自盡。』

『或者去葛來分多塔舔布萊克的陰莖。』他旁邊的史萊哲林說。

石內卜吼叫,魔杖尖端迸出火光,正前方的史萊哲林學生的臉上立刻出現一條血痕。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猛地舉起魔杖反擊,旁邊的史萊哲林們也發動攻擊。哈利以手摀住口驚愕看著受到多重詛咒的十七歲石內卜往後彈飛,噗通一聲落入黑湖裡的一片黑色。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憶凡
  • 教授....Q口Q好心痛哦OTL
    天狼星你這個大渾蛋~~~~~~(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