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拉了拉身上的隱形斗篷,更往牆角縮。知道石內卜的願望後天狼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夜行巷買一件隱形斗篷。馬份莊園他並不是第一次來,小時後跟他的父母親來拜訪很多次,畢竟他們算是遠房親戚,馬份也是布萊克家族認為夠資格以來往的純血家族之一。不像衛斯理,天狼星記得他的母親曾歪著嘴型不屑地說。一群愛麻種的叛徒。

他的計畫是這樣的。在門邊等待時機,當某個好心人士幫忙開門時輕快地溜進去。找到老馬份的臥室,等到夜晚對方睡著後再偷偷拿走蛇杖。完美的計畫,天狼星讚美自己。阿不思說得沒錯,他不再是小孩,他不會魯莽行事。賽佛勒斯不也覺得他變得較成熟不再被腎上腺素牽著走嗎?所以他絕對不會做出直接衝進馬份家然後被抓起來的蠢事。賽佛勒斯要的是蛇杖,可不是魯修斯的屍體。

沒有等多久馬份莊園深鎖的大門前小徑慢慢走來兩個人影,高的是馬份的獨子,跩哥.馬份;矮的則是一個棕髮的女孩,天狼星依稀記得她的名字是潘森或潘金森那之類。跩哥走到門前,以魔杖敲了敲門的把手,白色的金屬門發出沒上油的吱咯聲打開一個縫。年輕的馬份拉開大門,裝模作樣伸出一條手臂。

『女士優先。』他說。

天狼星才不管自己是不是女士,趁著潘森或潘金森女孩對跩哥猛放電的時候一溜煙鑽進莊園,放輕腳步往那幢豪華大宅前進。

馬份家比他記憶裡更豪華,但也更陰森。天狼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許是因為到處都有帶銀面具穿黑長袍的食死人在走動。這裡什麼時候變成食死人聚會的場所他不清楚,天狼星提醒自己回去時要報告這個資訊給阿不思。即使身上穿著隱形斗篷,天狼星仍小心翼翼躲避每個被逮到的可能性。成為俘虜就再也見不到賽佛勒斯,他不希望發生那樣的憾事。

天狼星躲躲藏藏找到大宅子裡最大也是戒備最森嚴的房間,不用測試他都可以感受到那裡周遭施放的各種保護咒。天狼星躲在一副精緻的盔甲後,決定以毅力對抗。當初能逃出阿茲卡班靠的正是非比尋常的耐心,與一般人錯誤的刻板印象不同,對於下定決心的事天狼星絕不輕易妥協。

躲在隱形斗篷下銳利的灰色眼睛沒放過任何一點訊息,從抵達馬份莊園到目前大約過了將近五個小時,中途他聽見食死人們招呼著吃晚餐,也有相約去夜行巷採買貨物。天色越來越暗,屋子裡的燈光逐漸點亮,距離晚餐又過了三個小時。就在天狼星認為自己大概得在這邊過夜時,他聽見魯修斯馬份一向傲慢的聲音。

『你們繼續,我先休息了。』

天狼星秉住呼吸,看見一個人影往他的方向過去。喔親愛的梅林,魯修斯.馬份與他的蛇杖。魯修斯的頭顱高高抬起,白金色的長髮傲慢地披在腦後。他走到天狼星等候的房間前,蛇杖搔括房門上的雕紋,口中喃喃念著咒語。主臥室的門打開,魯修斯優雅走進房間,天狼星跟著滑了進去。

比想像還簡單,天狼星幾乎要因此下跪感謝神明。他悄悄躲在距離最近的櫃子邊,緩慢蹲下等待時機。進了臥室的魯修斯將蛇杖擺放在一個架子上,脫掉手上的皮質手套與身上昂貴的藍色長袍,露出底下剪裁得宜的黑色馬甲與合身的長褲。天狼星忍不住露出詭笑,接下來只要等到對方睡著蛇杖就是他的了。他猶豫要不要趁機割掉魯修斯的睪丸,算是為賽佛勒斯復仇。天狼星想。

魯修斯到浴室盥洗,天狼星趁機躲到擺放蛇杖的架子邊,替自己找一個舒適點的位置。半個小時後換上棉質睡衣的魯修斯.馬份回到臥室,輕拍雙手點燃房間裡的精油燈與熄滅主燈,然後爬上雙人大床蓋上棉被。天狼星猜測水仙.馬份為什麼不跟她的丈夫同房,也許還在跟其他的食死人貴婦們聊天。

他開始腰酸背痛,斗篷裡的空氣又很悶熱,天狼星看看腕表,十二點。他小心翼翼從躲藏的位置起身,躡手躡腳靠近擺放蛇杖的架子邊,雙眼不放鬆盯住床上靜止的老馬份。天狼星緩慢從斗篷裡伸出一隻手,一把抓握住蛇杖。

忽然四周發出咻咻聲響,原本睡著的魯修斯倏地從床上彈起並揮手點燃屋內的燈,拿了蛇杖的天狼星吸一口氣躲回斗篷,沒想到一個不小心竟踢翻木架。木架子勾住斗篷讓天狼星整個人暴露在魯修斯.馬份的面前,後者睜大雙眼瞪視葛來分多,淺灰色的眼睛慢慢從天狼星的臉轉移到對方手上的蛇杖。

『布萊克?』魯修斯的表情從詫異扭曲成露骨的憤怒。『你在這裡做什麼?』

天狼星舉起自己的魔杖警戒。『看不出來嗎?』他假裝悠哉地回答。『我來偷你的蛇杖啊!』

史萊哲林看著對方就好像天狼星的頭頂正冒出魔蘋果。『偷我的蛇杖?』他輕聲說,從床上踏到地板,竟然還不忘拉扯整理身上的睡衣。『了不起的戰略,布萊克。我似乎太小看鳳凰會了。』

『這不關鳳凰會的事。』天狼星沉聲說。

『那麼是你自己的主意了?』食死人發出假意的讚嘆聲。『你的莽撞與愚蠢真是始終如一。』他伸出手掌。『Accio my wand.』

蛇杖在天狼星緊握的手中搖晃,眼看就要回到它的主人手上,天狼星立即將自己的魔杖夾在腋下,空出的另一隻手抓住蛇杖另一端,一個用力當場折斷魯修斯的魔杖。魯修斯臉色發白憤怒高叫,天狼星把其中一半碎片扔給魯修斯,趁對方反射性接住時迅速將蛇杖的另一段啣在口中,轉身推開位於後方的窗戶往下一躍。

變形咒讓底下的草地變成軟綿綿的水床,天狼星毫髮無傷落在上頭,一個打滾轉眼化獸成一隻巨大黑狗。獸足口裡叼著戰利品邁開腳步往大門奔馳,靈活穿梭在食死人的腳邊,敏捷閃過每個攻擊,黑夜裡奔跑的黑色的大狗就像傳說中的狗靈一般來去無蹤。大門就在眼前,獸足加快腳步,眼看即將完成石內卜交付的任務,一個銀色大網從天而降,黑狗的全身被纏繞住,在地上滾了兩圈又變回去天狼星.布萊克。

被銀網子束縛的天狼星從網眼縫隙伸出魔杖,對準向他奔去的水仙.馬份呼喊繳械咒;魔杖一轉旁邊的貝拉.雷斯壯被昏擊咒打個正著。但就在這段時間,整個莊園的食死人已將網子裡的化獸師團團圍住,天狼星躺在地上喘氣掙扎,也許明白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全身而退,他舉起魔杖輕聲唸。『Expecto Patronum。』

從天狼星的魔杖尖端滑出一片銀色,慢慢聚集成一隻巨大的銀白色蝙蝠。那蝙蝠揮動波浪似的大翅膀在他的頭上繞了一圈後飛遠離去。

魯修斯.馬份手上拿著只剩一半的魔杖,氣急敗壞趕到抓住俘虜的地點,凌亂的頭髮與匆忙套上的外袍讓他顯得狼狽。魯修斯右手輕揮,水仙.馬份落在地上的魔杖飛到他等待的手中,臉色難看的老馬份將他妻子的魔杖筆直對準天狼星。『咒咒虐。』他冷冷地說。

天狼星尖叫,在銀網子裡不停止扭動,魯修斯讓詛咒停了很長的時間直到對方不再掙扎只剩下意識的抽搐與嘶啞的尖叫才終止。稍微甩動魔杖,魯修斯接取飛向自己的天狼星的魔杖,以沒有必要的力道復仇般地把葛來分多的魔杖折成四段。

『骯髒的小偷。』魯修斯歪著唇角不屑地說。想了一下,老馬份雙眼清澈地透亮,轉身面對其他人。『把他的魔杖碎片寄給阿不思.鄧不利多,還有不檢點的右手食指。告訴他,若不希望哈利.波特的教父失去更多肢體。』他陰沉地假笑。『就拿我們的叛徒,賽佛勒斯.石內卜來交換。』

---

阿不思.鄧不利多正在辦公室批改公文,即使是暑假魔法部仍然來很多莫名其妙的規定。他一邊吃檸檬雪寶一邊潦草在公文上提字,鳳凰福克斯把頭藏在羽毛下打盹,壁爐的聲音驚醒熟睡的鳥兒,他叫了一聲。

『讓我們看看是誰啊。』鄧不利多校長一邊哼唱一邊走到壁爐邊。『啊,賽佛勒斯。你覺得好多了嗎?』

『他還沒有回來。』雙手抱胸站在壁爐前的男人陰沉地說。『他有在這邊嗎?』

『誰?』阿不思挑起一條眉毛。

『布萊克。』石內卜不耐煩地回答。『他去了一整天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老校長歪著腦袋看他的魔藥教授。『發生什麼事了,賽佛勒斯?』他問。

魔藥大師沉住臉咬著下唇,黑色的雙眼蒙上一層煩憂。『我只是…我不知道他真的…』他欲言又止,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石內卜的心事重重。

『賽佛勒斯。』阿不思輕呼,向對方伸出一隻手。『過來這裡坐。』他說,指著辦公桌前的椅子。『過來說清楚。』

石內卜沉默坐到椅子上,忽略校長遞上的茶杯。『我跟他說我要魯修斯.馬份的蛇杖。』

阿不思的表情越發凝重。『繼續。』他說。

『我說只要他能把魯修斯的蛇杖帶回來給我過去的一切就能一筆勾銷。』他盯著冒熱煙的茶杯。『我要他受到懲罰,要他感受我的憎恨,要他痛苦…』他的臉上閃過一絲不確定。『布萊克不會真的笨到跑去找馬份吧?』石內卜抬頭。

阿不思的眉頭幾乎都揪在一起了。『他會。』校長說。『他會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疲憊。

『為什麼?』石內卜反駁般地反問。

校長正要開口,從窗外滑進一片銀白色,一隻巨大的銀色蝙蝠停在福克斯的棲木上,鳳凰埋怨般地叫了一聲,飛到阿不思的肩上。『阿不思。』那蝙蝠發出天狼星.布萊克的聲音。『我正試著修補過去的罪。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派人來找我,不要答應食死人的任何條件。告訴哈利我愛他。』蝙蝠的顏色逐漸變淡。『請幫我轉達給賽佛勒斯。雖然不能親手交給他,我已經折斷魯修斯的蛇杖。』蝙蝠的翅膀消失。『告訴賽佛勒斯,我真的很後悔曾經那樣傷害他。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蝙蝠老鼠般的頭顱發出天狼星幽魂般的聲音。『我從十七歲就瘋狂愛著他,到現在仍未停止。』

銀色的蝙蝠消失,魔藥學教授雙唇微張怔怔地盯住空蕩的鳳凰棲木。『那是天狼星的守護神?』他輕聲問。

阿不思慢慢點頭。『這回答了剛才的問題。』他說。『為什麼天狼星會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石內卜不說話,垂下的睫毛遮掩黑色瞳仁裡的任何情感。『如果他真的愛我,』他喃喃自語說給自己聽。『為什麼要那樣傷害我?』

『賽佛勒斯。』阿不思站在年輕巫師身邊,手掌貼在對方的肩上,石內卜抬頭。『我們都曾或多或少為了某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做過些錯事。』老校長這麼說的時候表情痛苦,也許是回憶起過去。他象徵性地摸摸左手上臂,前食死人明白對方指的是什麼。『你恨天狼星嗎?』阿不思問。

『是,我恨他。』石內卜毫不猶豫地說。

『你愛天狼星嗎?』阿不思的藍色眼睛專心凝視年輕巫師的黑色眼睛。

賽佛勒斯的雙唇蠕動,張開又閉上,然而最後只有別開臉不說話。

阿不思嘆一口長氣,而校長室的窗戶外一隻棕色的貓頭鷹正用牠的鳥喙敲打玻璃吸引兩人的注意。阿不思嚴肅地從那隻眼神邪惡的貓頭鷹口中拿取小包裹,在石內卜的面前開啟。包裹裡滾出魔杖碎片,他們認出那是天狼星的魔杖,以及一隻血淋淋的手指。阿不思沉著臉閱讀包裹裡的羊皮紙片。

『那是天狼星的手指嗎?』石內卜的嗓音變得有些尖銳。『魯修斯對他做了什麼?魯修斯要求什麼?』

鳳凰會的主事者沉默地將短信拿給另一個巫師,賽佛勒斯低下頭閱讀,簾子般的黑髮遮蓋蒼白的臉。然後他交還羊皮紙,鎖心術隱藏得很好的臉上表情難以說明。

『這不是你的錯,賽佛勒斯。』阿不思柔聲說。『天狼星是成年人,他知道這一趟可能會付出什麼代價。這是天狼星自己的決定。這是他心甘情願。』史萊哲林不說話,雙眼一眨也不眨盯著拆開的包裝紙裡染血的殘肢。『現在球在你的手上,賽佛勒斯。』老校長坐回辦公桌後,雙手在桌面上交疊成一個塔狀。『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絕對支持。』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憶凡
  • 也許該慶幸黑魔王沒有出來插花.....OTL
    意外的告白讓天狼星大加分啊!!!
    接下來會怎麼發展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