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

天狼星布萊克雙手抱胸,怒氣騰騰狠瞪他的父母。

『我不要。』他強硬地說。『為什麼不先問問我的意見?』

『這不是由你決定要或不要。』布萊克夫人冰冷地說,一邊從杯子裡喝茶。『你的意見一點都不重要。』

布萊克先生正瞇著雙眼享受家庭小精靈的腳底按摩服務,懶懶地揮動右手。『別任性了,孩子。你說不過你媽的。』

『我不要。』天狼星重複強調。『怎麼樣的人會把自己的孩子賣給別人當奴隸?』

『欠我們家很多錢的人。還有我跟你說很多次那不是奴隸。』布萊克家的女主人以刻意的力道放下茶杯讓它發出碰撞聲,家庭小精靈嚇得跳了起來。『有多少巫師在你這個年齡希望能擁有一個男媳,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天狼星嗤笑一聲。『只是名稱不同罷了。你說的那個男…男什麼?』他厭惡地做個鬼臉。『我要那個做什麼?我不需要任何人服侍,不需要任何人服從,也不缺任何人獻身。』他有些炫耀似地說。

『話千萬別說得太早,你不明白那有多好。我也曾經有過一個,』布萊克先生陷入回憶般慢慢地說。『我還記得他的感覺…』然後他在妻子強烈的眼神下清了清喉嚨。『總之男媳是古老巫師家族的傳統,身為布萊克家的長子你絕對有資格得到一個。』

『我比較想自己選對象。』天狼星反駁。『買來的伴侶聽起來很噁心。』

『你又不是真的要跟他相處一輩子,而且我是為你好。』布萊克夫人拿出每個父母的口頭禪。『你從小就不聽話又常常闖禍,有一個人照顧我會比較放心。』

『照顧?是監視吧。你什麼時候又關心起我了?』天狼星不屑地撇了撇嘴。『我被分進葛來分多的時候你不是說要跟我斷絕關係嗎?』

顯然天狼星完全踩中他母親的地雷,布萊克夫人的臉色瞬間一片蒼白。『你一定要提這件事嗎?』她大聲叱喝。『總而言之他們等一下就來了,整個完成之前你哪裡都別想去。』

『我可沒有答應要配合。』天狼星雙手向後擱在後腦,兩眼向上對著天花板吹口哨。『我跟你保證我一定不給他們好臉色看。』

布萊克夫人正打算再說些什麼時門鈴大聲響了起來,她嚴峻地看看另兩個男人,下巴往前一伸。『怪角,去開門。』她說。

天狼星從鼻孔噴氣,頭顱扭往另一邊。他聽見小精靈啪達啪達的腳步,以及幾個人進入起居室的聲音。布萊克夫妻從沙發上站起,同時布萊克先生一把扯住天狼星的胳膊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

『這就是那個男孩?』天狼星的母親以一貫傲慢的音調詢問。

『是,夫人。』一個天狼星沒聽過的男聲說。

布萊克夫人沒說話,似乎正在評價面前的貨色。『他看起來不像十六歲。』她說。『也比信裡面說的還瘦。』

『這是他的出生證明,夫人。』那男人說,窸窸窣窣的羊皮紙聲。『是有一點過輕,但他的父親保證他什麼都能做。』

『混血?』布萊克夫人有些嫌惡地說。『恐怕他不值我出的價格了。』

『夫人,價格已經壓得很低。』那男人求情般說。『他絕對值那個價的。』

布萊克夫人把羊皮紙拿給身邊的丈夫,往前踏上兩步。『抬起頭來,男孩,讓我看看你的長相。』其實天狼星還真有些好奇對方的模樣,幾乎就要妥協地轉過頭去,然而終究還是忍住。他聽見他的母親哼了兩聲。『真醜啊。』布萊克家的女主人說。『史萊哲林?』

『是,夫人。』這次是一個較年輕的男低音,天狼星稍微皺了皺眉,覺得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

『還是處男嗎?』布萊克夫人問了更尖銳的問題。『不是的話我恐怕非得壓低價格了。』

『我是,夫人。』那男孩小聲回答,似乎有些羞赧。倒是天狼星忍不住彎起嘴角,十六歲的處男?他大概真的很醜。

『夫人,我跟您保證過他絕對物超所值。』男煽客討好說。『旁邊是貴公子嗎?要不要問他…』

『不用了。』布萊克夫人立刻說。『我決定就好。』

一隻大手壓在天狼星的頭頂,強迫他的頭轉往前方,天狼星伸手抓住,對他的父親怒目而視。『看看你的男媳,兒子。』布萊克先生對他的長子擠了擠眼睛。『今晚開始你就要跟他睡同一張床了。』

『我說過我一點都不想要!』天狼星怒吼,同時聽見對面傳來一聲驚呼。

『布萊克?』那年輕的男低音說。

天狼星下意識看往對方,雙眼立刻睜得老大就像看到鬼一樣。『鼻涕卜?』他驚叫,往後退一步。『你在這裡做什麼?』

在他面前站著的男孩有一頭及肩黑髮,削瘦的蠟黃臉上黑色的眼睛也同樣瞪得很大,鳥喙般的大鼻子讓原本就不討喜的長相顯得更加醜陋,而纖薄的雙唇微張,似乎已完全嚇呆而發不出聲音。震驚只維持一下子,即將被賣進布萊克家的史萊哲林男孩很快收回失態的表情,轉頭看著身邊的男人。

『叔叔,我可以反悔嗎?』十六歲的賽佛勒斯.石內卜小小聲問,可惜起居室裡的人都聽見了。

『你們原本就認識嗎?』布萊克先生問。『那真是太好了,不需要花時間熟悉彼此。』

『我們熟得很。』天狼星冷笑著說。『是不是啊,鼻涕卜。』

史萊哲林男孩僵硬了一下但沒說什麼只是等待男煽客的回答。他身邊的男人嘆一口氣。『所以你現在比較想去夜行巷了?』他完全沒打算隱藏語氣裡的威脅。

石內卜沉默,牙齒緊緊嵌住下唇,黑色雙眼裡的絕望與恐慌幾乎逸了出來。『不。』他輕聲回答。

『你不想當天狼星的男媳嗎,孩子?』布萊克夫人冰冷的嗓音打斷面前兩人的對話。『那就算了,帶他走吧,柏福斯。』她坐回沙發,雙手抱胸。『記得把賣得的加隆拿給我。』

天狼星疑惑地看看自己的母親,又看看身邊的父親。『他們在說什麼?』他悄聲問。

『妓院。』布萊克先生悄聲回答。『處男可以賣到好價格,即使像他這樣醜。』

一股顫慄爬過天狼星的手臂,他不可置信地看往他的同學。石內卜的臉色完全蒼白,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睜得不能再大了,然後他張開口。『不,夫人。』一向低沉的嗓音竟然變得尖銳。『請讓我留在這裡。』

『我不太確定,你似乎不是很喜歡我們家。』布萊克夫人沒好氣地說。『反正我兒子也不想要男媳,我看還是算了。』

石內卜聽懂布萊克夫人的暗示,舌尖舔了舔流血的下唇,僵硬地面向天狼星,仇恨與恐懼充滿黑色的雙眼。他慢慢低下頭,眼睛盯著天狼星的鞋子。『布…天狼星。』他咬著牙吐出毒液般的名字。『讓我留下,求你。』

天狼星憋住呼吸,眼角瞥見他的母親正得意地對自己微笑。這個狡猾的老女人,天狼星暗自咒罵,專心一志解決面前的難題。石內卜怎麼樣都不關他的事,反正他超討厭這個史萊哲林,巴不得對方出糗或失敗。不過男妓—以及雛妓—可不像出糗這麼簡單,光想像石內卜可能遭遇的事就讓他想吐。但那並不關他的事不是嗎?誰叫石內卜家要欠那麼多錢只能靠賣兒子解決債務?那可不是他害的。而且他真的很厭惡石內卜,這油膩膩的雜種又跩又鬼祟又噁心,要是讓詹姆知道他跟這個怪胎有關連一定會被踢出劫盜四人組。

『我想還是不…』天狼星猶豫地開口,發現另一個男孩肩膀與脖子往內縮,全身幾乎弓了起來,腹前交握的雙手拼命發抖,急促的呼吸讓胸口劇烈起伏,當聽見「不」時從喉頭發出哽咽般的喘息。『不要讓他去夜行巷好了。』天狼星說。

石內卜抬起頭,不敢相信地看著天狼星,後者發覺史萊哲林的眼角有著奇怪的溼潤—大概是看錯了。眼神裡除了原有的仇恨外竟還包含幾不可查的感激,當然也可能是天狼星的錯覺。賽佛勒斯重新低下頭隱藏表情,身體明顯放鬆許多。

『所以現在你又想要男媳了。』布萊克夫人譏諷。『好吧,你過來,男孩。』

石內卜緩緩走到天狼星面前,慢慢伸出左手,天狼星疑惑地看著父親,布萊克先生輕推他的肩膀。『握住他的手。』

天狼星嫌惡地歪起嘴唇,但仍以左手握住—應該說捏住—對方纖長的手指。石內卜的手指冰冷黏膩,跟天狼星的認知一樣噁心。男煽客走到他們身邊,以魔杖指住兩個男孩交握的雙手。『賽佛勒斯.石內卜,你願意成為天狼星.布萊克的男媳嗎?』

石內卜安靜片刻。『我願意。』他說。

一條紅色的光線從魔杖頂端噴出,纏住交握的兩隻手腕。『你願意服侍天狼星,永遠以他的喜樂為優先考量嗎?』

『我願意。』石內卜說。

第二條紅色光線纏繞。『你願意為他保持貞節,沒有他的允許絕不為任何人獻身嗎?』

『我願意。』低沉的嗓音輕聲說。

第三條紅線纏繞,三條魔法光線朝著石內卜的手臂往上爬,最後消失在他的心窩。天狼星等待屬於自己的誓言,然而男巫師卻收起魔杖,對天狼星露齒一笑。『好了,你可以帶走你的男媳了。』

天狼星多少有一些錯愕,他鬆開手,轉頭看了看他的父母。『結束了?』

『當然,你以為會很痛嗎?』布萊克先生開玩笑。『帶賽佛勒斯回你們的房間,跟他介紹一下環境。』他壓低聲音。『你媽媽不會喜歡沒有規矩的男媳。』

我們的房間?這個新名詞讓天狼星起雞皮疙瘩。他對石內卜怒目而視,對方始終低著頭,但應該有感覺到天狼星的不滿,因為他的身體再度縮了起來。『算了,跟我來。』天狼星不耐煩地說,轉身離開起居室。

他的房間一片凌亂,地上還留著散落的撲克牌、巫師棋與幾本關於魁地奇的書。天狼星在門口停住,舉起一隻手。『在這裡等一下。』他說,拿出魔杖走進房間。

天狼星把地上的雜物收回原本應該擺放的位置,把家具挪到一側,空出房間的另一端。接著他將一把椅子漂浮到空出來的地方,專注地揮舞魔杖,那椅子慢慢拉長拉平,最後變成一張平鋪在地上的床墊。

『我的變形學一向很好。』天狼星得意洋洋地說。『喏!那邊是你的。』

石內卜沒有表示任何意見,僅沈默走進房間,僵硬地坐在分配給自己的床墊邊緣。『還有什麼嗎?』他乾燥的聲音問。

『讓我想想。』天狼星歪著腦袋,想起什麼而揮動魔杖,地上出現一條白線。『好了,我的規矩是這樣。第一,當你在這個房間時沒有我的同意不准超過這條線。』

石內卜這個時候終於抬起頭,暗黑色的雙眸裡有著悶燒的怨怒。『你以為我很想靠近你嗎?』他以不屑的語氣低語。『傲慢的混蛋。』

天狼星舉起魔杖指住對方。『注意你的嘴,油膩的雜種,否則我給你好看。』他生氣地說。『你會變成這樣又不是我害的,你可以去夜行巷,反正我一點都不想要這個什麼男媳,尤其對象還是你!』

這個恐嚇非常有用,石內卜立刻閉上嘴巴,只是以黑曜石般的雙眼怒目而視。『很好。』石內卜咬牙說。

天狼星氣呼呼地繼續。『第二,不要跟我說話,除非我問你。』天狼星嚴厲地說。『第三,不准碰我的東西,不要做任何引起我注意的事,總之盡量假裝你不存在,以免我忍不住詛咒你。』

『好。』石內卜沒有任何意見,沒有惡毒的言論或尖銳的評語。他別開臉盯著旁邊空白的牆壁,眉頭緊簇雙唇緊抿,很明顯正在忍耐不滿的情緒。

『你知道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天狼星冷冷地說。『基本上我討厭你。』

石內卜沒有說我也是或者這感覺是互相的,只是盯住牆壁。『我知道。』他說。

『光看見你的醜臉就讓我倒盡胃口。』天狼星惡毒批評。『所以那個獻身什麼的就算了。』

黑色油膩的頭髮遮住使得天狼星看不到石內卜的表情,不知道對方對這個消息的反應如何。應該很高興,天狼星想。『太好了。』史萊哲林男孩說。

天狼星噘起嘴氣呼呼地在那裡站一陣子,一身黑色舊袍子的史萊哲林兩手抱住自己的臂膀讓他看起來更瘦。石內卜的不自在感染到房間主人,天狼星打消向對方下咒的想法,收起魔杖清了清喉嚨。『喂,你的東西呢?』天狼星問。

黑色的頭顱搖晃。『沒有。』

『沒有?』天狼星提高音調。『衣服?內衣褲?你的書呢?』持續搖頭。『開學怎麼辦?』

石內卜這時候終於轉過臉,蠟黃而蒼白的臉上顯得很驚訝。『開學?』他輕聲說。『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回去學校嗎?』

『為什麼不?』天狼星皺起眉頭。『還剩兩年就畢業了,幹麼不讀完?』

黑色陰暗的雙眼閃過一陣欣喜,石內卜看起來很高興。『所以,』他說。『你會跟布萊克夫人提嗎?』

『提什麼?』

『我可以回去學校。』

天狼星聳肩。『何必問她,我可以決定任何有關你的事不是嗎?』他發現對方聽見這些時流露出的不安,故意露出壞笑。『唔,現在你得巴結我了,鼻涕卜。』

賽佛勒斯睜大雙眼盯著他看,而後想起什麼般垂下視線觀察裸露的腳趾。『當然。』他輕聲開口,像說給自己聽,雙手更用力抱住上臂很冷的模樣。他沒再發出聲音。

發覺對方確實遵守不說話的約定,天狼星從架上隨便挑選一本雜誌,把自己拋在床上隨意翻看。他讀了一些內容後用力放下書。『總之,我會負責繳清接下來兩年的學費。』他對著天花板說。『開學的東西啦,新衣服什麼的。喔,還有新內褲。你不要繼續穿那件灰色的內褲了。』

低著頭的賽佛勒斯.石內卜蒼白的臉頰上浮出兩塊難看的磚紅色,湖邊發生的那一件事,他被迫在全校面前露出底褲,差一點連內褲都脫下,讓他成為全校的笑柄。現在他是自己最恨的—也是最恨自己的—惡霸的男媳,還有什麼命運比這個更美好?

『謝謝。』石內卜說,聲音輕得幾乎聽不到。

現在換天狼星不自在了,他假裝咳嗽幾聲。『你在學校也這麼有禮貌就好了。』他大聲說,等待對方的反擊,然而石內卜什麼都沒說,這讓天狼星很不習慣。『還有,不准跟任何人說今天發生的事,我一點都不想跟你有任何關聯。』

『我想也是。』石內卜說。

天狼星重新拾起雜誌讀了一陣子,發覺房間裡靜得不像話,忍不住轉頭看往房間另一端。不知道什麼時候石內卜已經側躺在床墊上,全身蜷成一個球狀似乎已經睡著。他狐疑地瞇起雙眼,小小聲叫了一句。『鼻涕卜。』

史萊哲林男孩沒有回應。天狼星噘起嘴唇左右張望,用魔杖漂浮起掛在椅子上的毛毯讓它蓋在石內卜身上,石內卜輕輕動了一下往毛毯裡縮,只露出黑色油膩的長髮。天狼星斜眼看了看,咕噥著明天一早提醒他洗頭,也躺下睡了。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憶凡
  • 好心疼啊OTL
    一邊覺得賽佛勒斯好可愛好誘人(喂
    可是又好心疼啊Q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