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

由於升上六年級每個人選修的課程不太一樣,劫盜四人組現在沒辦法像過去的五年每堂課都一同上課,幸好六年級多了很多空堂,還是多少有一些時間可以讓他們聚在一起。就像現在,週三下午的湖邊,四個難得有共同時間的葛來分多坐在常罷佔的櫸樹下,各自的膝上攤開一本厚重書本,看起來很像正認真讀書,但只要靠近就會發現這四個人其實正在討論不久剛結束的聖誕假期。

滿臉笑容的是詹姆.波特,他舉起一本漂亮的厚皮筆記書炫耀。『莉莉送給我的聖誕禮物。』他興高采烈地說。『看裡頭,每一頁都有她親筆寫上的小叮嚀。』

天狼星從好友手上拿過筆記本翻了幾頁。『莉莉的字真好看。』他說,把書傳給下一個同學。『你真的打算利用這本筆記簿記事嗎?』

『當然會。』詹姆開心回答。『我會在每一頁寫上每天的重點工作。』

『但是這樣不就會破壞書的整體美感嗎?』天狼星對他的好友狹促一笑。『莉莉的字那麼漂亮,你的卻是…』

『閉嘴,獸足。』詹姆推他的同學一把。

最後一個看完筆記書的雷木思.路平將禮物交還給主人。『嘿,看那邊。』他忽然說,指向天狼星與詹姆的背後。『那些史萊哲林在做什麼?』

天狼星轉過頭去,另一側有三個史萊哲林的學生正在揮動魔杖,他們的上頭飛舞一條銀灰色的圍巾,隨著魔杖的指引在每個人的頭頂飄來飄去。他們身邊發怒跳腳的是劫盜四人組的死對頭—賽佛勒斯.石內卜—正高舉雙手想抓取那一條靈活的圍巾,嘴裡一邊大聲咒罵其他人。

『看來有人取代我們的工作了。』詹姆偷偷笑著說。『怎麼鼻涕卜到哪裡都惹人厭啊?』

一直沒作聲的彼得.佩提魯神秘兮兮壓低聲音。『聽說石內卜的老爸欠太多賭債把他賣到夜行巷去了。』

天狼星回頭對蟲尾皺眉。『胡說八道。』他說。

雷木思則顯得很好奇。『賣去夜行巷?那是什麼意思?』

天狼星噘起嘴不回答,彼得樂得解決同學的疑問。『男妓。』他以裝模作樣的噁心聲音說。

『狗屁。』天狼星大聲說,另外三個同學驚愕地轉向他。『這種一聽就知道是捏造的謠言你也信。你真是蠢斃了,蟲尾。』

『史萊哲林那邊傳出來的,有人在夜行巷看到他跟一個著名的掮客在一起。』彼得不服氣稍微提高音量。『你沒注意他的衣服比以前新又高級嗎?』

『喔?如果那是真的,』天狼星站了起來,比同年齡其他男孩更高大的身形讓他看起來像一座巨塔。『請告訴我一個男妓怎麼可能回來霍格華茲就讀?』

詹姆跟著站起,拍拍身上的落葉。『獸足說的有道理。』他把手臂勾在天狼星的肩上。『而且憑石內卜那副尊容哪家妓院敢買下他?』他轉向天狼星。『要去哪?』

無視彼得漲得通紅的胖臉,天狼星抽出魔杖面對史萊哲林們。『看那群油膩膩的蛇玩得這麼開心。』他露齒一笑。『不加入不是太可惜了嗎?』

鹿角挑起眉毛跟著抽出魔杖,坐在地上的雷木思皺眉但沒說什麼,原本不高興的彼得臉上再度充滿興趣。『要做什麼?』彼得跟在兩人身後興奮地問。

『看誰先搶到那條圍巾。』說完這個的天狼星往前跑,手上的魔杖靈巧一甩。詹姆呆了一下跟著衝上前。

『這是作弊。』詹姆大聲笑罵。『我不會輸給你。』

原本在史萊哲林們頭上跳躍的灰色圍巾咻地筆直飛到天狼星等待的手上,得逞的葛來分多得意地站在史萊哲林面前高舉圍巾。『我拿到了。』他大聲宣佈,對後來才追上的另兩個葛來分多豎起大拇指比向自己。『我贏了。』

『你們來做什麼?』一個皮膚黝黑的史萊哲林走到三人面前。『還來。』他兇惡地說。

『這是你的嗎?』獸足揮了揮圍巾。『上面怎麼會繡賽佛勒斯.石內卜?』

『這是石內卜的恩客送給他的禮物啦!』另一個史萊哲林撇著嘴說。『你直接用手拿著那種髒東西不怕手爛掉嗎?』

『因為葛來分多本來就是一群麻種跟愛麻種的髒巫師組成的啊。』第三個史萊哲林男學生較矮,聲音尖銳得像個女孩。他說完這些嘻嘻哈哈與第二個史萊哲林互擊手掌。

聽見這些的詹姆沉下臉,魔杖往前用力指。『史萊哲林都是吃屎維生所以嘴才那麼臭嗎?』

三個葛來分多對上三個史萊哲林,眼看決鬥一觸即發,原本表現出毫無興致的月影這時候趕上來,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仍然拿出魔杖與他的同學站在一起。『現在在做什麼?』雷木思悄聲問。

『看不出來嗎?』天狼星悄聲回答。『我們正要決鬥。』

『你確定?』雷木思的眼珠轉到右邊暗示他的同學。『可是麥教授跟史拉轟好像要走過來了。』

人數較少的史萊哲林們似乎也察覺教授的存在,他們互看一眼,帶頭的那一個率先放下魔杖。『葛來分多都是以多欺少的懦夫。』黑皮膚的巫師說。『你敢跟我一對一決鬥嗎,布萊克?』

天狼星無所謂地聳肩。『我三招內就會讓你躺下。』他伸出三根手指。『不,兩招。』他收下無名指。『也許一招。』再收下食指,剩下不帶好意的那根手指。

『去你媽的。』黑皮膚的史萊哲林咒罵,天狼星嘻嘻笑,向對方挑釁般地勾起嘴角。

『走了。』另兩個史萊哲林拉住他們的同學。『改天再找這個衰頭算帳。』

三條毒蛇對四隻雄獅怒瞪一陣子後離去,帶頭的那一個走到一半想起什麼般轉身,從懷裡的暗袋抽出一根細長的木棍扔到一直沒作聲的石內卜腳邊。『拿去,娼妓。』他做了一個誇張的鬼臉,還往對方的方向吐一口唾沫。

石內卜蒼白的臉呈現難看的紅色。『閉上你的臭嘴。』他大吼大叫,將地上的魔杖招喚回自己的手上,然後面對劫盜四人組,魔杖往前警惕盯住對方。

詹姆轉頭看著天狼星。『我們該怎麼處置這條落單的小蛇呢?』他捉弄般假意詢問天狼星。『上次沒脫掉他的內褲是有一點可惜。』

天狼星還沒回答發覺手裡一輕,一直拿著的銀灰色羊毛圍巾讓較矮的彼得抽走,整片展開在落日的金黃裡隨風飄揚。『這麼漂亮的圍巾值不少錢喔。』蟲尾嘖嘖稱讚。『獸足,我們把它扔進湖裡好不好?』

一隻大手刷地奪過蟲尾手上的圍巾,天狼星的濃眉大眼怒視對方一眼。無視其他三人驚訝的表情,天狼星大步走到警戒的史萊哲林身前,將圍巾掛到對方脖子上。『別人送的禮物就應該好好保護。』天狼星對比自己矮半個頭的石內卜生硬地說。

賽佛勒斯的黑眸詫異看住天狼星的銀灰色雙眼,舉起沒拿魔杖的那隻手捏住圍巾的一角。他張開口似乎要說什麼,然而天狼星已經轉身回到同伴那一邊,一手勾住詹姆一手勾住雷木思的肩膀。『快,趁麥教授還沒對我們發火前離開這裡。』天狼星吆喝。

矮小的彼得跟在三人身後奔回城堡,留在原地的賽佛勒斯慢慢收起魔杖,沈重走向湖邊自己的物品旁。他撿起被同學踢得散落一地的書本,收拾折斷的羽毛筆與撕破的羊皮紙,整理書包時從裡頭掉出一張通俗常見的聖誕小卡,飄落在石內卜的靴子旁。石內卜立刻撿起卡片並左右張望,確定沒有其他人才小心翼翼翻開卡片。

換一條圍巾吧。那卡片簡單書寫。告訴爸媽我很好。卡片沒有署名,賽佛勒斯折疊那張已被翻看多次的卡片後向葛來分多們消失的方位凝視一陣子,才背起書包也走向城堡。

---

爆裂聲吸引眾人的注意,伴隨嘶嘶咒罵的是幾個學生的竊笑。史拉轟教授快步走到事發現場,魔杖一揮清除桌上的殘骸。

『有受傷嗎?』史拉轟問。『有沒有被大釜的碎片扎到?』

石內卜搖頭,黑色的雙眸凶狠怒視他的史萊哲林同學。被瞪視的那幾個互看彼此,臉上仍帶著看好戲的笑。『魔藥天才也會炸掉大釜。』其中一個學生嘲諷地說。

『你敢說不是你對我的大釜動手嗎,艾福瑞?』石內卜沉聲問。

被點名的史萊哲林無辜眨眼。『別胡亂指責。』他說。『一下子說我在你的杯子裡放蒼蠅卵,一下子誣賴我丟掉你的作業,昨晚還說我藏你的內褲。你怎麼不乾脆承認你根本沒有穿內褲的習慣?』

石內卜滿臉通紅,握拳的雙手微微發抖。肥胖的魔藥學教授叱喝那些開玩笑的學生。『在我的課堂上不要說那些沒有水準的話。』接著面對受害者。『去後面拿一個學校的大釜頂替。』

賽佛勒斯臭著臉走往儲藏室,教室另一側的雷木思.路平用手肘輕推天狼星。『這個學期的史萊哲林很奇怪。』他悄聲說。『好像一直在找石內卜的麻煩。』

整顆頭幾乎埋到鍋子裡的天狼星抬起臉,抹去額上的汗。『是嗎?』他不感興趣地說。

『你也很奇怪。』雷木思繼續發表觀察結果。『你不再找石內卜的麻煩了。』

天狼星總算正對雷木思。『呃。』他看起來有一些緊張,隨意攪拌大釜裡的半成品。『既然有其他人代替我的工作,我當然樂得輕鬆。』月影懷疑地挑眉,天狼星連忙指著自己冒出紫色煙霧的大釜。『別說那些,幫忙看看我的魔藥怎麼一回事?』

雷木思探過頭去皺眉。『你確定你真的想考正氣師?』他說,一邊往天狼星的大釜丟原料。『光魔藥學一科就會整死你。』

『別說風涼話,月影。』獸足的聲音現在聽起來有一些悽慘了。『這些東西真的很難搞定。』

『或許你應該拜託石內卜幫你做私人補習。』雷木思不理睬他的同學的抱怨持續挖苦。『全校除了他沒人救得了你。』

天狼星眨眼。『石內卜?』他不可置信地說。『那傢伙剛剛才炸掉自己的大釜耶!』

『艾福瑞動的手。』雷木思實話實說。『我看見了。』

『那是一個好大釜。』坐在前面的詹姆轉過頭。『石內卜炸掉的那一個。』

獸足遠遠地瞥向正重新製作魔藥的史萊哲林,後者表情慍怒,就如同一向出現在他臉上的那種憤慨。『郵購型錄應該買得到同樣的款式吧?』天狼星問。

『有。』鹿角豎起一根大拇指。『不便宜就是。』

天狼星點頭沒再多評論,而是認真在雷木思指點下修改魔藥。然後他拿起一瓶承裝了完成的魔藥作業得意地欣賞。『謝啦,月影。』他高興地說。

『明年初的正氣師資格考我可幫不了忙。』雷木思說。

『那個以後再說。』天狼星無所謂地回答。『餓死了,快一點去餐廳吧!』

天狼星繳交作業完揹起背包離開時回頭往教室張望,整間教室就只剩石內卜還繼續與未完成的魔藥作業奮鬥,獨自一人工作的身影顯得很寂寥。他楞在那裡呆看,直到詹姆勒住他的脖子往大廳移動才移開視線。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