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

『這次一定要殺掉天狼星.布萊克!』

賽佛勒斯不以為然地看著信誓旦旦的貝拉.雷斯壯,臉上流露若有似無的譏諷,右邊的眉毛輕輕往上挑。『上一次的聚會妳也這樣發誓過。』他冷冷地提醒對方。

貝拉臉上塗著的厚厚妝容在盛怒下幾乎龜裂。『他破壞了多少次的攻擊計畫,抓了我們多少個人,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嗎,石內卜?』她說。『啊,說不定你就是通風報信給布萊克的內賊,依照你們的關係…』

『那些人被抓是他們過於愚蠢。』魔藥大師不客氣地中斷對方的抱怨。『大白天戴著面具走過布萊克面前,我認為那些蠢蛋根本就希望藉此到阿茲卡班。』

『布萊克事先埋伏在我們的目的地,一定有人通風報信!』貝拉氣沖沖說。『而且魯道夫為什麼想去阿茲卡班?』魯道夫是她的丈夫。

賽佛勒斯聳肩。『不知道,也許他想逃避對黑魔王的責任。』

『這是惡意挑撥!』貝拉轉身對坐在會議室最前端的黑巫師指控。『我的王,石內卜完全不可信賴,每一次我們提議要殺掉布萊克,每一次都讓他否決。』

『妳在說什麼否決呢?我只是沒有贊同妳那些有勇無謀的小計畫罷了。』魔藥大師依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嘴上掛著淡淡的假笑。『我只聽黑魔王的命令。』他對佛地魔恭敬地彎腰。

佛地魔舉起右手讓貝拉吞下原本到嘴邊的話,接著歪著禿頭的腦袋狀似思考。『我並不認為布萊克會造成什麼威脅。』他溫吞說著,狹長的紅色雙眼漫無目的滑過現場每一個人的臉,被他注目的食死人皆惶恐地垂下頭。『我們掌控了魔法部長,負責決策的主要官員也都是我們的人,以金利.俠勾帽為首的正氣師局根本不足為懼。』佛地魔有些得意地哼哼冷笑。『正氣師局的預算被砍得只剩零頭,他們被指派的都是不重要的工作。布萊克抓多少人,派厄斯就會釋放多少人。』

貝拉有些不高興地咀嚼下唇。『但是…』

『但是,』佛地魔雙眼懾慴在貝拉的臉上停下,被注目的女巫師一瞬間似乎有些臉紅。『他最近的確給我們製造不少麻煩,我想該是解決他的時候了。』

貝拉豔紅的唇上彎,並且得意地瞟了賽佛勒斯一眼,後者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只有對黑魔王更深地低下頭。『當然。』石內卜對地板說。

一段時間黑魔王沒有再說話,只有看著窗外的靄靄白雪,蛇般的臉似乎正沈思什麼,然後他緩緩轉過頭,銳利的紅色雙眼停留在魔藥大師身上。『賽佛勒斯。』佛地魔嘶嘶說著。『你有勇氣殺掉鄧不利多那老頭,足已證明你是能力最強的食死人。』

『謝謝您的讚美。』石內卜謙遜地說。『我的王。』

『所以我想,處理掉天狼星.布萊克對你來說應該不算太困難。』

賽佛勒斯大約只頓了半秒,他想黑魔王不會注意到。『我很榮幸能為您服務。』他畢恭畢敬說。『但是請容許給我一些時間想對策。』

佛地魔斜斜地瞄對方一眼,冷不妨抬起魔杖手,柔聲低語。『咒咒虐。』

突如其來的舉動不只讓毫無戒備的賽佛勒斯癱倒在地,其他的食死人也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深怕自己是下一個倒楣鬼,只有貝拉.雷斯壯幸災樂禍地低聲輕笑。這個詛咒的警告意味大於懲罰,因此佛地魔沒有讓魔藥大師痛苦太久,很快便中斷咒語。

賽佛勒斯微微顫顫爬起跪在地上,頭顱深深低垂,讓黑色的長髮完全遮蓋受挫的臉。『我很抱歉,我的王。』他低聲說。

『你是該抱歉。』佛地魔毫不客氣數落。『永遠不要反駁你的主人。』

『請原諒我,我絕對不會再犯。』

『記住你的承諾。起來。』年長的史萊哲林命令,石內卜低著頭咬住下唇內側沈默地站回原本的位置。『我會讓派厄斯安排布萊克去霍格華茲一趟。』紅色雙眼看住魔藥大師的方向。『殺了他。』

賽佛勒斯直直盯著地板上的一個污跡,張開纖薄的雙唇。『是,我的王。』他毫無情感地說。

而貝拉.雷斯壯輕聲冷笑。

---

天狼星坐在安排的位置,灰色的雙眼看著坐在對面的霍格華茲校長,右手輕輕壓在暗袋裡的魔杖上。霍格華茲校長同樣擺出一副不露情感雕像般的表情,雙手握住一疊資料,沉默地回視對方。他們都沒有說話,像是各懷心事。

然後突然間,正氣師低笑了一聲。『真是可笑極了。』他說。『部長竟交辦我這麼可笑的工作。』

石內卜抿著雙唇沒有改變漠然的神情。『這裡是本校需要加強防禦的地點。』他將手上的羊皮紙推向對方。

天狼星沒有接取。『一個由食死人負責管理的學校需要魔法部協助防禦什麼?』他問,語氣幾乎是諷刺的。

『任何可能危害學生的人、事、物。』賽佛勒斯以公事公辦的態度回答。

『那麼我應該先逮捕你。』

『布萊克先生。』賽佛勒斯罕見地正式稱呼對方。『這裡不是可以讓你大放厥詞的地方,請注意你的言詞與禮儀。』

『是嗎?你想對我做什麼?』天狼星上身前傾,雙眼尖銳凝視對方不露情緒的濃黑色。『像殺掉阿不思一樣殺了我嗎?』

校長纖長的右手食指輕輕顫抖了一下,另一隻手很快移動過去遮蓋。『我不會回應你的不實指控。』低沈的嗓音說。『現在,請跟我來,我會為你解釋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

賽佛勒斯站了起來,召喚懸掛在衣架上的長斗蓬,看也不看對方逕自走往校長辦公室門口,天狼星楞了一下立刻起身跟在後頭,更用力握緊袖中的魔杖。兩人沈默地走在春後的校園迴廊,天狼星發現走廊上沒什麼學生,就算有當看見他們也很快地低頭往牆邊縮,整個校園就像個死寂的城。灰藍色的眼睛死盯住魔藥大師的黑色後腦,天狼星刻意用力從鼻孔哼一聲。

『我記得以前阿不思在的時候學校不是這個樣子。』葛來分多說。

『學生需要紀律。』現任校長簡短回應。

『接受食死人的管理對紀律的增進的確很有幫助。』帶刺的言語從正氣師的口中滑出。『看得出來他們都快嚇死了。』

走在前方的史萊哲林倏地停止腳步,夕陽餘暉照映下僵硬的黑色背影在地上投影成一條拉長的弦,彷彿隨時都要崩斷。布萊克等待對方的反擊,這是他與石內卜--正氣師與食死人--之間唯一能有的互動。然而即使石內卜垂在身側的雙拳握得像石頭一般硬,他仍然沒有對對方的評論做出任何回復,也沒有回頭看對方一眼。

『我們到禁林去。』賽佛勒斯只有這樣說,鵝絨般的嗓音透露些許訊息,像是猶豫或徬徨。天狼星迷惑地皺了皺眉,加大腳步跟上前。到達禁林邊緣時石內卜再度停下,觀望著黑陰陰的森林深處。『這裡,最近常常有黑魔法生物試圖闖進。』

天狼星看了看四周,一個隱藏在記憶深處的景象浮了出來。他氣喘吁吁奔跑在校園,當看見站在禁林邊緣的少年不由自主笑開了臉,迫不及待要與對方分享無上的喜悅。他想緊緊抱住那少年並在那對迷人的唇瓣上印上自己的雙唇並且告訴對方自己有多麼喜歡他。然後他看見少年左手臂上的圖案…天狼星輕輕甩頭揮去那回憶,注意力重新放在面前的男巫師身上。

『你確定不是你放進來的?』正氣師故意這樣問。

賽佛勒斯這時終於轉過身面向對方,大理石般的面具沒有絲毫動搖。『無論你願不願意,現在霍格華茲由我當家。』

『不會太久。』天狼星放狠話。『等我們掌握足夠的證據,我將親手逮捕你。』

賽佛勒斯的雙唇抿得更緊。『你得活到那個時候才行。』他似乎意有所指地說,往禁林更深處走。

葛來分多懷疑地噘起嘴,本能抽出魔杖握在掌心,小心翼翼跟在另一個男人身後。『你要到哪裡?』

『今天的目的地。』

『我以為我是被派來保護學校。』正氣師說。校長沒有回話,僅僅沈靜向前,天狼星謹慎觀察四周,暗自注意著對方的舉動。

他們離學校越來越遠,天狼星認出正走往幻影處,想起半年多前發生在這裡的那場決鬥,就在石內卜謀殺了鄧不利多之後。這段期間天狼星常常回憶起那一夜,似乎仍能感覺到潮濕的落葉接觸自己奔跑的腳掌底;似乎還能看見幻影逃走的食死人們;還能感受到戰敗的自己躺在地上等待石內卜的處決時,那股憤恨與恐慌。

那之後又發生很多事。哈利、榮恩與妙麗失蹤;佛地魔不再隱藏他的存在;魔法部內大換血,包括部長都換人;石內卜受到董事會推舉當上霍格華茲的校長而正氣師局卻因為證據不足無法起訴他…

部裡計畫裁撤正氣師局的流言以及壓抑在魔法社會裡窒息般的緊張讓天狼星騰不出時間去探詢為什麼石內卜當時沒有對自己痛下殺手。就像他沒有時間追尋石內卜保留兩人過去回憶的理由,或者為什麼石內卜要贈送巧克力餅乾給在阿茲卡班的自己。也許他知道原因,但絕不允許自己深入思考,畢竟再想也沒有任何意義。從石內卜接受黑魔標記並殺死阿不思的那刻起,他們就註定是永遠的敵人。

走在前方的史萊哲林停止腳步,就站在幻影點的邊界,接著驀地轉身,不知何時魔杖已握在掌間,杖頭無聲指住葛來分多。與此同時天狼星張開口,在能阻止自己之前腦中想的那些就這樣溜出雙唇。

『你為什麼要送我巧克力?』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