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麗看起來仍然非常生氣,整張臉紅撲撲並且噘著嘴。

『我真不敢相信!』她大聲說。『我真不敢相信!你們相信竟然有這種事情嗎?這真的是太…太過分了!』

榮恩.衛斯理拼命點頭。『非常過份。』他如同以往贊同女巫師說的每一句話。

『你認為呢,哈利?』妙麗憤怒的臉轉向跟在兩人身後的哈利.波特,突然被點名的救世主因為被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出而有些錯愕。

『什麼?』哈利說。『喔,剛才那個。』他沉下表情。『我也這麼認為。』他說。哈利不再像青少年時期那樣易怒,戰爭讓他變得更沈穩,然而這一次任何人都能感受他的怒意。

榮恩給予他的好友讚賞的眼神。『看吧,妙麗。哈利也覺得天狼星很過份。』

女巫師對他們露出勉強的笑。『天狼星出來了,過去問他。』他們的目標正走出魔法部的大門,表情沈思看不出喜怒。妙麗小跑步上前一邊揮手。『天狼星。』她說。

天狼星停下,看見三個年輕巫師時臉上浮現真誠的笑容。『哈囉,三位。』他說。『怎麼了,妙麗?哈利?你們看起來很不高興。』

『喔,你還問我為什麼不高興。』妙麗氣急敗壞地說。『你知道我多麼努力爭取小精靈的基本人權,而你竟然,你竟然有一個男媳!?』

『沒錯,天狼星,你這次真的讓我們失望,竟然沒選擇讓那個油膩膩的混蛋關在阿茲卡班…』榮恩忽然停下,轉頭對他的女友眨眼。『妳剛才說什麼?』

『你又在說什麼?』妙麗不可置信瞪著紅髮巫師。『你以為我在不高興什麼?』

榮恩脹紅了臉,哈利則顯得有些迷惑。『不是因為石內卜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嗎?』他以不解的語氣說。

妙麗翻了個白眼。『我早該想到你們只在意這個,你們難道不覺得到現在竟然還有男媳的存在是一件多麼可恥的事?』

哈利更迷惘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他說,反倒是榮恩顯得有些害羞。

『男媳之於丈夫那就像奴隸之於主人一樣。』妙麗猛地轉頭面對天狼星。『對吧,天狼星?』

天狼星的雙手舉在胸前做一個投降的姿態。『別對我發火,小姑娘。』他安撫似地笑著說。『當時我只有十六歲,況且我媽決定的事一向很難改變。』

『你可以拒絕她啊。』妙麗看起來似乎要氣哭了。『你明明知道那是多麼可怕的事。』

似乎想到什麼,天狼星的眼神暗了下來。『不,當時的情形讓我無法拒絕。』他嘆氣。『相信我,我有非得答應的理由。還有,我確實不知道那有多可怕。』

『你不知道?』妙麗危險地瞇起雙眼。

天狼星聳肩。『老實告訴你們,事情發生的隔天我就離家出走了,正如我在法庭上所說,我對他…一無所知。』他迂迴地暗示,並扭頭越過肩膀看了看身後的大門。『石內卜出來了。』

哈利冷淡地看向由正氣師帶領走出魔法部的前食死人,雖然他對石內卜滿懷仇恨,卻沒忽略對方在外型上的改變。超過半年的監禁讓一向蒼白的史萊哲林顯得更死氣沈沈,油膩膩的黑髮因為低頭而遮蓋大部分的臉,卻沒能擋住過大的鼻子。石內卜已經脫掉骯髒的囚衣與沈重的鐐銬,現在身上穿著的是有些破爛的綠色長袍,手上則拖著一把光禿禿的掃帚。傳說他被捕當時就是這付落魄的模樣,身上連一個納特都沒有,據預言家日報報導,長期的逃亡搾乾賽佛勒斯.石內卜的一切。

就在哈利觀察他的前教授的時候,妙麗仍不打算放過面前的正氣師。『既然你們毫無交集,為什麼不乾脆讓他接受判決結果,為什麼要帶他回去?』她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安。『天狼星,你究竟打算做什麼?』

天狼星的表情難以閱讀。『你沒有聽見巫審加碼的主席說的嗎?』他低沉的嗓音說。『他要我好好管束石內卜,確保他不會再惹麻煩。』天狼星對面前三個年輕巫師高深莫測地眨了眨眼,瀟灑一揮手轉身走向正等待著他的賽佛勒斯。

即使是一向痛恨魔藥大師的哈利在聽見自己教父的宣言時背脊也不禁閃過一絲涼意。『妙麗。』然而哈利卻說。『無論天狼星打算怎麼做,我都支持。』

『哈利。』女巫師責備般地大叫。

『無論如何那都是石內卜應得的。』

『別這麼緊張,妙麗。』眼看他的女友與好友之間的口角一觸即發,榮恩連忙打圓場。『說不定天狼星不是那個意思,雖然他跟石內卜是死對頭,但是你知道的,』衛斯理家的么子撓了撓頭。『天狼星不是什麼殘酷的變態。』

格蘭傑重重吐一口氣。『我很擔心。』她說。『畢竟他曾經試圖殺死石內卜。』

『石內卜也曾經嘗試殺掉天狼星啊。』哈利反駁。『記得嗎?他擊昏過天狼星。石內卜殺死鄧不利多的那個晚上天狼星也差一點死在他的手上。』

妙麗忽然皺起眉頭,接著用力搖頭。『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她喃喃說。『石內卜不能惡意傷害天狼星,甚至不能惹天狼星生氣。除非…除非他做的那些是為了天狼星好。』

『那我們就不用擔心天狼星可能會遭遇石內卜的毒手了。』曾經的黃金男孩說。『聽起來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喔,我的天,哈利,你覺得擁有一個男媳不是一件壞事?』女巫師不可思議地驚叫。

迷惑的表情再度回到哈利臉上。『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

一直默不作聲的榮恩此時稍微舉起右手掌。『老實說,嗯,我也不是很清楚。』

妙麗看著他們就好像眼前的兩個巫師是外星生物。『拜託,難道你們都沒看過進階巫師史這本書嗎?』

『哪裡可以看到這麼有趣的書?』榮恩聽起來一點都不感興趣。『聽起來比平斯教授的魔法史更吸引人。』

妙麗翻了個白眼。『男媳的存在,是純血巫師家族為了避免自己的子孫在正式婚姻成立前與他們不贊同的對象—通常是混血巫師或麻瓜—產下血統不純正的後代而建立的關係。』雖然如此,這個聰明的葛來分多女巫仍開始為他的兩個同學解釋。『與蓄奴是為了分擔家務不同,男媳的存在大多是為了滿足…』妙麗突然臉紅不再說。

『滿足什麼?』哈利不明所以。

『嗯,滿足。』女巫師婉轉地提示。

祖母綠色的雙眼瞪大,聽懂暗示的哈利跟著臉紅。『噢。』他笨拙地說。『但他們是男性…』

『男性才不會有產下後代的問題。而你知道,純血巫師大多是雙性戀。』妙麗看了身邊的衛斯理一眼,後者尷尬地笑並且聳了聳肩。

這個哈利倒是不知道,他懷疑地看著榮恩,榮恩雙手舉起做出投降的姿態。『別這樣看我,兄弟。』他連忙撇清。『我對你從來沒有任何遐想。』

『放心,哈利。我相信你不會是榮恩喜歡的類型。』妙麗的大眼睛斜斜瞪著榮恩。『但我懷疑跩哥.馬份也許…』

『不要再討論我了好嗎?』榮恩打斷他的女友的暗示。『我們現在說的是天狼星。』

妙麗俏皮地輕笑一聲,但很快又變得嚴肅。『當他們的關係確認的那一刻,男媳就等同於他的丈夫的附屬品,這也是為什麼巫審加碼必須尊重天狼星對石內卜的裁決。男媳在巫師世界的地位非常低下,有一些人認為他們連家庭小精靈都不如。除此之外,男媳與他的丈夫之間的魔法鏈結完全是單方面的。舉例來說,石內卜有義務滿足天狼星的任何要求,為他保持貞節,討他歡心等等;但天狼星對石內卜只擁有權力卻不需要付任何責任。』妙麗再度憎惡地撇了撇嘴。『我真不敢相信在二十一世紀還有這種荒謬的關係存在。』

哈利似乎陷入思考,接著他抬起頭看著女巫師。『什麼樣的人才會選擇成為另一個人的男媳?聽起來這完全是一個醜惡的陋習。』顯然妙麗所說的讓他厭惡。

『這從不是他們的選擇。』妙麗無可奈何地說。『人口販子拐騙、家庭窮困被賤賣、為父母償還債務…沒有人會自願成為另一個人的物品,但關係一旦建立,就再也沒有人能夠逃脫悲慘的命運。』

『這是什麼意思?』聽得入神的榮恩問。

『你們都聽見主席說的了,男媳的關係只能轉讓不能中斷。少部分丈夫在結婚後會留下男媳幫忙家務;然而大多數的人為了避免麻煩則會選擇用低價轉讓出關係。』妙麗的聲音低沉了下來。『事實上依照我讀到的內容,很多男媳們最後都成為廉價的男妓並且很早就結束生命了。』

忽然沒有人接話,就連一向樂天的榮恩也沉默不語,哈利的拳頭握緊又張開,接著再握緊。『但是他做了那麼多壞事。』哈利終於開口。『總得付出代價。』

『律法的存在就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啊。』妙麗尖著聲音說。『無論如何都不應該以復仇的方式私了。』

『我相信天狼星。』哈利說。『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無論是為了私仇或者佔有慾,這都是天狼星的自由。』

『那麼石內卜呢?』妙麗質問。『石內卜的人權呢?』

波特二世扭頭看往魔法部大門,天狼星與他的男媳早已離開,只剩下幾個記者仍在訪問尚未離去的巫審加碼主席。他甩甩頭重新面對妙麗格蘭傑。『身為一個被定罪的謀殺犯,』波特中肯地說。『他早已失去任何權力了。』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