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主席宣佈散會的一瞬間,記者的閃光燈劈劈啪啪閃個不停,注目對象都是站在被告席的黑髮男人。那面無表情的男人雙眉之間壟起似乎正因為自己成為眾人焦點而慍怒,然而些微顫抖的雙手卻背叛他的激動情緒。站在他身邊較高的黑髮男人伸手一拉將他轉過來面對自己,不說一句話雙唇即刻用力印了上去。深吻的畫面再度吸引記者們按動快門,整個審判場到處都是亮光。

他們如無人般激吻許久,直到第一個男人伸手輕推開另一個。『布萊克。』他低聲警告般說。『你非得在這個時候這麼高調做這件事嗎?』

『我找不到比現在更適合的時機。』布萊克笑嘻嘻說。『我愛死你假裝正經卻又臉紅的模樣了,賽佛勒斯。』

賽佛勒斯磨牙怒視對方。『你這頭愛出風頭的蠢狗。』

記者們遞上去的麥克風或錄音筆打斷兩人之間的鬥嘴,他們簇擁著往前推就怕沒能搶到第一手消息,此起彼落的詢問轟隆隆地包圍仍站在被告席的兩個男巫師。賽佛勒斯.石內卜維持一貫陰沉的表情;天狼星.布萊克則饒有趣味對每一個記者微笑,對每個怪異的問題挑眉。

例如巫師電台問的是。『石內卜先生,你對於巫審加碼改判你無罪的判決有什麼感覺?』

巫愛巫家雜誌問的則是。『石內卜先生,對於有人指稱哈利.波特利用特權強迫巫審加碼接受你的上訴你有什麼要說明的嗎?』

或者今日巫師。『石內卜先生,同時為身份地位低微的男媳與前食死人,你覺得你還有重回社會的機會嗎?』

預言家日報的女記者高頻的聲音壓過其他人。『石內卜先生,對於當初投書給本報希望布萊克先生吊死你的那位讀者你有什麼話想跟他說?』

終於女巫週刊訪問的對象是天狼星。『布萊克先生,石內卜先生現在被證明清白,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處理他?』

聽到處理這個詞時天狼星的眉毛都要豎進頭髮裡,賽佛勒斯則從鼻孔裡發出哼聲。

『各位。』天狼星大聲說。『改判無罪的感覺當然是很高興,難道要很傷心嗎?』他的手指向巫師電台的記者。『這一次上訴完全依照合法程序我們非常感謝巫審加碼。』他對巫愛巫家雜誌的記者挑眉。『如果這個社會無法接受像賽佛勒斯這種為和平奉獻犧牲的英雄,那麼就是這個社會有毛病。』他面對今日巫師的記者。『跟那個讀者說,下地獄去吧。』接著天狼星對預言家日報的女記者露出齜牙咧嘴的凶狠表情,女記者掩住嘴輕呼。『至於我打算怎麼處理賽佛勒斯…』

天狼星此刻變得嚴厲且冷咧的灰色眼睛從女巫週刊記者的臉上慢慢移向旁邊的新巫師日報記者,接下來是巫師電台,直到現場每個人都感受到這個正氣師的嚴肅並且安靜等待之後,他才慢慢開口。

『你們可能要弄清楚幾點。第一,已經有好幾家魔藥專店想聘請賽佛勒斯擔任首席製藥師,所以各位不用擔心他接下來的生活;』天狼星有點像是炫耀般說。『第二,我跟賽佛勒斯是平等的伙伴關係,沒有所謂處理的問題。』天狼星強調平等一詞,只是現場除了速記筆的刷刷聲之外還夾雜幾個不屑的鼻息聲。

『一個男媳妄想跟我們有平等關係?』預言家日報的位置傳出這樣的訕笑。

不發一語的賽佛勒斯往那方向怒視,緊抿的雙唇終於張開。『貴報以偏頗著名,我不認為這個問題值得回答。』低沈帶個人特色的嗓音冷酷地說。

天狼星的手臂在此時環繞身邊的史萊哲林,另一隻手則擋開團團圍住的記者們。他靠近石內卜的耳邊柔聲說。『我們回家吧。』

兩個受人注目的男巫師推擠著往審判廳外走,不死心的記者們仍不停遞上錄音筆,有幾個人被踩到腳趾哇哇大叫,另幾個則為了誰能靠近賽佛勒斯與天狼星而起了口角。這樣一大群吵吵鬧鬧的人們步入魔法部大堂,忽然四周一陣耀眼的七彩光芒,隨之響起的是浪漫鋼琴聲,所有的人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而呆住,整個大堂除了優美的音樂之外竟變得十足安靜。

賽佛勒斯驚訝看著前方的奇特景象,一雙黑色的眼睛慢慢睜大。魔法部大堂的天花板有許多發亮的七彩小燈泡、飛舞的銀色加金色彩帶、晶亮的肥皂泡泡,大堂正中央則放了一架無人彈奏卻傳出美麗音樂的白色鋼琴,鋼琴上方飄著一張上頭寫著賽佛勒斯跟我結婚好嗎的布條。大堂裡擠滿很多顯然打算看熱鬧的人,大多數是魔法部的員工,賽佛勒斯發覺哈利該死的波特跟他的狐群狗黨以及可疑的狼人都在現場,正用自以為神秘的詭異笑容關注他。

身邊的布萊克唏唏嗦嗦不知道在身上找些什麼,賽佛勒斯轉頭皺著眉。『布萊克你身上的跳蚤又在犯癢了嗎?』

『等等,奇怪,我早上明明帶出門了。』天狼星更慌張,自顧喃喃自語。『還有我身上沒有跳蚤!』即使這樣慌張他仍不忘自清。

記者的閃光燈又開始此起彼落,才剛被重新判無罪的前食死人不自在地動了動肩膀。『布萊克,我不想像個傻子一樣繼續在這邊遭受指指點點。』

『我找到了!』天狼星歡喜大叫,手上拿著一個白色的小盒子,動手把那盒子打開,裡頭躺著一只樣式儉樸的銀白色戒指。天狼星兩手捧著戒指盒,鄭重其事轉身面向他的男媳,開口前還舉起手掩住嘴輕輕咳了兩聲。『賽佛勒斯。』

賽佛勒斯原本蒼白的臉現在已經整片通紅。『布萊克,你以為你在做什麼?』他嘴唇微動由齒間發問。

任何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天狼星在做什麼。『我在跟你求婚啊。』天狼星悄聲說,接著放大聲音。『咳,賽佛勒斯,你願意跟我結婚嗎?』說完這些的葛來分多的臉跟面前的史萊哲林一樣透紅。

哈利該死的波特的方向傳來口哨聲,賽佛勒斯盡了很大的力量才克制自己不往那個方向發射詛咒。他的雙眼死死盯住布萊克充滿期待的淺灰色眼睛,然後是底下美麗的鼻子,帶著淺笑卻又有些窘迫的雙唇。即使經過阿茲卡班的經歷,布萊克仍然跟年輕時一樣俊美,除此之外正氣師與戰爭的經歷增添他的成熟與瀟灑。賽佛勒斯不自覺咬住自己的下唇,從喉嚨間發出低沈的嗓音。

『為什麼?』石內卜問。

天狼星眨眼睛。『為什麼?因為我想跟你結婚共度一輩子啊。』他說得理所當然。

男媳垂下眼皮盯著另一個男巫師手上的銀白戒指,始終沒有拿取。『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誤。』他咬牙說。『你早就是我的丈夫了不是嗎?』

天狼星往前走一步更靠近賽佛勒斯,右手掌捧住對方冰冷的臉頰使兩人的視線相觸。『那個不是,我要的是正式的婚姻關係。』他斬釘截鐵說。『賽佛勒斯,我沒有辦法終止男媳魔法對你的束縛,沒有辦法改變某些人對你的看法。』他狠狠瞪了預言家日報的女記者一眼。『所以我想至少在法律上要給你一個公平的對待。我希望當我不在時還能保障你的權利與財富,希望能彼此守候相伴終老,賽佛勒斯,我希望你成為我的丈夫。』

整個大廳安靜,就像每個人都在等待另一方的回答,石內卜幽暗的雙眼探詢布萊克明亮的銀灰色許久後,輕輕掙脫對方的撫摸往後退開。瞬時天狼星的肩膀垮了下來,捧著戒指盒的手發抖,嘴角下垂看起來像要哭了一樣。想不到賽佛勒斯卻慢條斯理舉起右手捏起那戒指,緩緩將它套在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魔法部的大廳再度被鎂光燈的閃亮淹沒,被聚焦的兩個巫師面對面凝視彼此,天狼星又驚又喜整張臉發亮,張開嘴巴像要說話,卻只發出怪異的喀喀聲。

然後天狼星一個箭步上前緊緊抱住賽佛勒斯,激情深吻。

---

他們的婚禮很簡單,地點在霍格華茲黑湖邊的大草原上搭建的白色巨大帳篷,邀請的客人不多,大多數是天狼星的朋友與要好的同事,幫忙主婚與證婚的是麥.米奈娃。女巫師剛開始拒絕,說她沒有資格擔任。

「賽佛勒斯擔任校長時我總是跟他唱反調故意出紕漏給他找麻煩,對他態度不好並且多次起口角。」霍格華茲的女校長說。「他被關在收押所的那半年我從沒有探訪也從未協助,我無顏面對賽佛勒斯。」。

天狼星誠摯直視米奈娃。「但是當我說出賽佛勒斯的故事時,妳是繼哈利之後唯一不質疑且立即提供協助的人,若不是妳跟哈利的幫忙魔法部不會批准我去諾曼加監獄找阿不思的畫像,巫審加碼也不會爽快接受賽佛勒斯的上訴。」他說。「賽佛勒斯也有提到,全校只有妳敢當面跟他作對是因為妳衷心愛護學生與霍格華茲,事實上他很敬佩妳。」

為了這個重大任務米奈娃特地訂做一套非常正式的酒紅色禮袍,梳得整齊的髮髻上別著典雅不花俏的髮飾,並且為自己畫了淡妝。擔任男儐相的哈利.波特讚美他的教授看起來更年輕。米奈娃少見地顯出些不好意思。

『在魔法部大廳求婚是誰的主意?』米奈娃以嚴肅的表情提出另一個話題轉移在自己身上打轉的主題。

哈利吃吃笑了起來。『天狼星。』他說。

『他非得那樣高調?』

哈利收下笑容。『天狼星說因為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對石內卜教授的感情是真實且平等,絕不容許任何人嘲弄石內卜教授的身份,所以無論上訴結果如何他都要公開向石內卜教授求婚。』他聳肩。『然後部長就被他說服了,甚至還有正氣師主動協助佈置。大多數是女巫師,她們覺得很浪漫。』

『那的確是。他們之間。』站在會場最前方的米奈娃輕聲說。『浪漫,而且不可思議。』

這些話從一向嚴肅的女校長口中說出來讓哈利驚異,祖母綠色的眼睛毫不掩飾看住米奈娃。『哇喔,校長。』他說。『你聽起來真像妙麗。她聽到天狼星為了擔心石內卜受到魔法處罰而刻意疏離竟然哭了。』

「那是多麼讓人哀傷的事,他明明那麼愛他,卻要假裝毫不在乎。」妙麗一邊哭雙手在心臟的位置交疊。看見哈利與榮恩面面相覷時甚至憤怒地拍打桌子。「你們怎麼可以露出這種無所謂的表情?如果是我,榮恩,你會為我做到這種程度嗎?」

哈利真不知道他當時出現什麼表情讓妙麗那樣生氣,不過當看見榮恩一臉莫名其妙卻又小心翼翼的神情時哈利發覺自己其實也沒想像中倒楣。

『女人真是難懂。』波特二世下結論。賽佛勒斯的男儐相,雷木思.路平的抵達中斷了這對師生的對話,哈利偷偷吐了下舌頭。

負責籌劃婚禮的妙麗.格蘭傑走過來提醒兩個新郎就要進場,哈利站回男儐相的位置而麥校長摸了下一絲不苟的髮髻。隨著鋼琴樂的伴奏以及現場賓眾的掌聲,天狼星.布萊克與賽佛勒斯.石內卜並肩走進會場。

他們都穿著合身的黑色禮袍,胸前別上一條代表和平的黃絲帶。天狼星眉開眼笑對哈利波特使眼色,賽佛勒斯則維持一貫的陰沉,嘴角掛上要笑不笑的刻薄。新人走在鋪滿粉紅玫瑰花瓣的地毯上,坐在兩邊的賓客用力鼓掌到雙手發紅。最後兩個男巫師站在米奈娃面前,天狼星牽住賽佛勒斯的手,後者不習慣地動了一下但沒有掙脫。

賽佛勒斯的雙眼看住女巫師額上的銀白髮絲,盡量不去思考目前坐在他與天狼星身後的那些賓客,沒有一個是自己的朋友,但對待他的方式卻像朋友。他不知道天狼星跟那些人說了什麼讓他們輕易接受了他的存在,其中甚至包括一些正氣師。哈利.波特是第一個登門拜訪的,除了再三跟賽佛勒斯表達歉意之外,也保證會積極協助爭取上訴。賽佛勒斯並不感到意外,那個頭腦簡單的葛來分多非常支持他那頭腦簡單的葛來分多教父。而且說實在話,有了救世主男孩的幫忙確實讓他的重新審判進行得相當順利。怪不得有人質疑波特濫用特權—而他的確是。

會得到金利.俠勾帽的支援倒是在賽佛勒斯的意料之外。那人是正氣師局的局長,不久前高升為魔法部長,像那樣嫉惡如仇的正氣師願意對自己伸出橄欖枝賽佛勒斯一度懷疑是某種陷阱。俠勾帽告訴他,因為他提供了匿名的食死人情報正氣師的傷亡才能降到最低。賽佛勒斯不記得跟俠勾帽承認自己做過那種事,一旁的天狼星得意洋洋露齒而笑好像是他的功勞。也因為有俠勾帽那種身份的人的支持,當賽佛勒斯回到魔法部進行第二次的審判時,正氣師們對他的態度完全不一樣,甚至協助天狼星籌劃了那場求婚的戲碼。

等待婚禮證詞的這一刻,賽佛勒斯再度品味到命運的不可預測。

米奈娃一向抿成一條線的雙唇現在倒是笑得露出牙齒。『今天我們來到這裡。』她說。『見證天狼星與賽佛勒斯的愛情。』

他們的愛情。賽佛勒斯下意識捏了捏握住自己的那手掌,並且立刻得到來自天狼星的回報。他們的相處比任何一對情人還要困難,因為束縛在石內卜身上的魔法無時無刻提醒他應該順從屈服於他的丈夫之下,然而那卻是布萊克不希望他做的。天狼星盡力在傾斜的關係間尋找平等,努力抵抗魔法賦予的控制慾。他是如此努力如此小心幾乎到了戰戰兢兢的地步,雖然仍會發生無可預知的意外。例如偶爾的口角與突發的脾氣所造成魔法對賽佛勒斯的懲罰。

賽佛勒斯從未因此責怪天狼星,因為知道對方絕非故意傷害自己,也知道天狼星為此萬分後悔。除了當下立刻講和之外,他不只一次在半夜被天狼星呢喃的道歉吵醒。他會假裝睡著,然後在天狼星充滿情感的男低音裡再度熟睡。

『雖然他們從十六歲起就結緣,殘酷的命運卻讓他們一度分開,繞了一大圈最後發現命中註定的仍是彼此。』麥教授的聲音持續敘述。『為了能彼此相處他們經歷各種磨鍊,也克服種種困難如今才能站在這裡獻予對方誓約。』

麥教授在此停頓,通常嚴肅的雙眼現在溫和地注視史萊哲林。『賽佛勒斯.石內卜,你願意成為天狼星.布萊克的丈夫,無論貧病一生一世相愛相守永不離棄嗎?』

原來真正的婚姻誓言是這樣簡單的一句話。簡單,但意義深重。賽佛勒斯忽然想起十六歲時自己對天狼星起的男媳誓約,相較之下那是多麼粗暴啊!『我願意。』他堅定說。

『天狼星.布萊克,你願意成為賽佛勒斯.石內卜的丈夫,無論貧病一生一世相愛相守永不離棄嗎?』米奈娃轉向天狼星問了一模一樣的誓詞。

『我願意。』天狼星以相同的堅定回答。

『那麼,』米奈娃拿出魔杖在半空中繪畫某些圖形。『我以證婚人身份賜與我的權力宣佈,你們成為婚姻夥伴。』她的魔杖往前伸,分別在兩個男巫師頭上點一下。『現在請交換戒指。』

兩個男儐相分別遞出兩個新郎的結婚戒指,賽佛勒斯先幫天狼星戴上,接著天狼星的左手輕輕托住賽佛勒斯的左手,右手小心且謹慎將戒指套在後者的無名指上。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竟在這一刻發生。

兩人相觸的左手手腕出現一條紅色絲線,那絲線環繞賽佛勒斯的手臂一路向上消失在他的心窩處,就跟一年前的審判場上出現的男媳魔法連結一樣。當戒指套到賽佛勒斯的手指底時兩人的結婚戒指倏地發出金黃色互相連結的光芒,同時石內卜身上的紅色絲線從心窩開始慢慢往下消失,一圈又一圈,直到徹底隱沒在戒指的光芒裡。然後戒指的光束熄滅,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證婚的女校長與現場賓客對這從未看過的景象目瞪口呆,一對新人則驚愕互望對方,妙麗格蘭傑率先從位置上跳起來大叫。『婚姻關係,天狼星!喔天啊為什麼我們沒有想到?』她似乎完全忘記目前正在舉辦婚禮。『婚姻凌駕在任何關係之上,所以只要建立婚姻關係就足以摧毀男媳魔法!』

妙麗的話衝進每一個人的耳中,包括兩個男主角。賽佛勒斯的右手舉起擱在左胸口,一時之間似乎摸不清狀況,天狼星臉上的笑容放大,猛然湊上前親吻他的新郎。迷失在天狼星的熱吻中的賽佛勒斯隱約聽見妙麗尖叫著這真是太好了,現場響起的熱烈掌聲與口哨聲。有一刻他害怕一切只是夢,夢醒時會發現自己與天狼星仍陷在那殘酷魔法織成的蛛網裡,一生一世都要與它對抗。

天狼星中斷親吻,嘴唇在石內卜的耳邊廝摩。『你知道要如何測試那個恐怖的魔法真正消失嗎?』他嘶聲問。

賽佛勒斯挑眉。『我對你下詛咒好讓你對我發脾氣?』

『那太麻煩了,而且也很粗暴。』天狼星笑得曖昧。『你知道我怎麼想嗎?我們去有求必應室就可以知道了。』

石內卜不太確定米奈娃有沒有聽見他們的悄悄話,那女巫師的臉上有可疑的紅色,而他想自己的也不徨多讓。『我們正在結婚。』他提醒對方。

『不,我們已經結婚。』

好像真的知道這兩人正在想什麼,負責主婚與證婚的米奈娃暗示樂團演奏並邀請哈利共舞,賓客們紛紛起身邀請舞伴或移動到自助餐區用餐。天狼星拉著賽佛勒斯的手往城堡的方向奔跑,夏天溫暖的風吹拂後者的黑髮使得它在風中飛舞。

『你以前常常像這樣帶著你的小男友。』賽佛勒斯說。

『似乎是。』他們鑽進暑假期間空蕩蕩的城堡。『你總是偷看我們。』

『因為我很嫉妒。』賽佛勒斯令人驚異地坦率。

天狼星停下腳步轉身面向他的丈夫,灰色的眼睛直直盯住黑色的。『對不起,賽佛勒斯。』他說,往前輕吻對方的唇。『忘掉那些,你才是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賽佛勒斯稍微仰頭凝視比自己高的丈夫,嘴角彎出一個貨真價實的微笑。『我知道。』他說。『你也是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End

這是我寫過最長的一個故事,共有11萬5千字。也是第一次從年輕寫到中年,嘗試寫出兩人在不同的年齡的思考方式、行為模式等等。

人會改變,十六歲的我與現在的我對同一件事的看法絕對不同。相信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年紀大了之後回憶年輕做的事總會想,當初我應該(或者不應該)如何如何如何,甚至會覺得自己年輕時做的某些事實在蠢到家。我們可能會不經意做了某些自以為無害的舉動卻傷害到某些人,年長之後回想總萬般後悔。

每個人都會,因為我們都只是普通人。

另外我也試著賦予這個故事裡的教授更多人味,他會害怕,會自卑,會情緒失控,會在不同的人面前展現不同的樣貌。這樣做是因為個人有些厭倦把賽佛勒斯寫得太完美,太完美反而不像個人。看看原著的石內卜教授,多麼卑劣、小心眼、陰險、善忌、自傲、勇敢、聰明、圓滑、負責。因為這樣使得他成為哈利波特裡最立體的角色,成為讀者最愛的角色。

所以不要再責怪笨狗天狼星了,他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tri 的頭像
yatri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納川
  • 恭喜完結!感謝Yatri桑寫出一個這麼好的故事!
    每天追連載是我這幾天的生命泉源XD
    我非常喜歡Yatri桑筆下的兩人,各自都有不完美的地方。
    互相在意對方的同時卻又互相傷害。
    很開心兩個人在最後都有些成長,
    也很開心賽佛勒斯最後能得到幸福!(He's worth it!)
    再次感謝!:)
  • 讀者回應正是我寫作的動力,
    感謝您的讚美,
    我也很高興他們能得到幸福喔!

    yatri 於 2012/02/02 20:11 回覆

  • 歎月明
  • 恭喜完結,結婚真是太好了:D
    有一點小缺點的教授非常可愛
    就是因為互相傷害才更知道彼此包容
    不只是男主角,我也很喜歡麥教授特別是最後婚宴的那一段;)
  • 謝謝明 ^^
    我個人也喜歡這個故事裡的麥教授,
    ptt的網友喜歡怪角,
    有的人喜歡阿不思+葛林戴華德,
    有的人喜歡馬份爸,
    總之讀者喜歡故事人物真的是太好不過了。

    yatri 於 2012/02/02 20:14 回覆

  • E cat
  • 完結萬歲~ 兩人之前的內心掙扎,和結局的解脫都描寫得很好~ 引得我天天追看~(^w*)/ HE真的太好了~
  • 謝謝回覆,
    創作能夠吸引讀者追文就是對作者莫大的鼓勵呢!
    因為有了之前的艱辛,
    最後的HE才有得來不易的感動喔!

    yatri 於 2012/02/02 20:15 回覆

  • 憶凡
  • 作者的文筆總是讓人驚喜啊>////<
    一口氣讀完實在非常痛快
    心情高高低低的很是刺激XD
    在看到金色連結時,也幾乎要像妙麗一樣大喊了!!
    真的真的很喜歡釵大筆下的這兩個人
    非常的真實,很鮮活的感覺
    也更能隨著一字一句跟著心情起伏
    真的很喜歡!!
    繼續期待接下來的作品////
  • 我也很喜歡你的回應,
    知道有人看我的文章感覺真好呢!
    我會繼續努力的~

    yatri 於 2012/02/28 17:48 回覆

  • king151025
  • 今天又把這篇文章從頭到尾看了第二遍,心裡受到的感覺只有更為加深而不曾改變。我很難說明在看這篇文章時心裡所想的,只能大致講述,那樣的心情對我來說就像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想要吐出口卻又讓自己喘不過氣,哎,很難解釋。

    男媳這個設定真是徹底虐到我了,我只能說非常喜歡。(sorry,snape)
    看了11W字還不給點支持,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壯著膽子回了,真的很喜歡這篇的故事情節,希望作者繼續加油,給咱們多點享受,喔,雖然我斗膽說了難受,但我很喜歡,請作者原諒我這樣冒犯,我是真心喜歡這種讓人憋得快不能呼吸的感覺。
  • 一點都沒有被冒犯,我好喜歡你的留言喔!真高興你能接受這個奇怪的設定,當初在寫的時候真的有一點怕怕的呢!像這種不得不牽連在一起的羈絆真的很萌喔!

    yatri 於 2012/09/12 23:14 回覆

  • echo
  • 我也很喜歡男媳這個設定;寄人籬下可是又倔強,忍了二十年慾望和也許有的愛,最後因為判決而有的契機;我覺得天狼星和賽佛勒斯之間的愛情要被發現或被滋長,真的都需要"不得不"的契機。這篇我很喜歡,讀起來很過癮,謝謝yatri!
  • 百弓
  • 這種緊貼著原著然後有點小修改的設定我很喜歡呢!教授之所以當雙面間諜原來是因為天狼星!
    兩個人拖了那麼久才圓滿的緣分,中間真的發生好多遺憾的事,如果不是教授的話,根本撐不過來吧,事實上我也常認為如果不是教授,哈利波特這本書不會是現在的面貌呢。
    天狼星小的時候真的是很粗神經啊,雖然我也看得出來他不是壞人,他對教授很好,送禮物,幫他擋掉霸凌,但是就是沒察覺自己的母親對教授的傷害。當時他也才十幾歲,確實很難要求他心思如此細密(事實上不管他幾歲都好像難以要求他心思細密囧),可是我看到一半都猜到了啊,我一直在心裡吼著你好歹想想各種塞佛不是自願變成食死人的可能性吧!!對男媳的魔法約束一直漫不經心沒去查證也是真的很粗線條,只能說他就是隻笨狗,沒辦法。
    還好後來長大了,終於真相水落石出。教授從來不是那種會要求別人憐憫他的處境的個性,如果天狼星不主動找出各種謎團背後的答案,兩個人就沒機會了,我一直好緊張,後來天狼星的表現真的讓我激賞,我真的非常喜歡正派又可愛的天狼星呢。
    我分兩天看完的,看完以後真的好滿足,感謝yatri大大寫了那麼好看的文,你好棒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