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佛勒斯繞著學校的湖邊散步,這是出獄後逼迫自己養成的習慣。阿茲卡班不是什麼空氣清新的森林,也不是空間廣大的遊樂園,待在那地方的一年間狹隘的囚室幾乎就要將他逼瘋。不,主要是因為催狂魔,那生物絲毫不給予任何喘息的經驗,它壓榨著囚徒的理性與感情,掠奪他僅有的、所剩無幾的快樂。要不是頭三個月間金利.俠勾帽對獄方不停施壓,堅持他們必須撤走看管石內卜的那幾隻催狂魔,賽佛勒斯懷疑出獄後的自己絕無可能維持最後的神智清晰。

並不是他的性格脆弱,而是他清清楚楚知道那些夢魘,都是最真實的罪孽。

假釋犯抬頭深呼吸自由的氣味。沒有催狂魔的空氣是甜的,夾帶青草泥土與天狼星布萊克的的芳香。他轉頭望向跟在自己身邊慢跑的正氣師,晶瑩的汗珠掛在曬得健康的臉上,天狼星抬起手臂抹去,雙眼堅定看著前方,專注不退卻。賽佛勒斯的嘴角上揚露出一個自己也沒查覺的微笑。

『你確定不跟著跑?』天狼星問。『這樣慢慢走根本不能達到運動的目的。』

『魔藥學教授不需要運動,還有布萊克你什麼時候真的變成我的保母了?』石內卜乾澀回答。

天狼星哼了一聲。『也許我跑完兩圈你還沒走完一圈。』他抬起手臂看腕表。『今晚你打算去哪裡吃?』

他並不是每晚都在宿舍外用餐。雖然不擔任導師讓他獲得不用陪學生吃飯的自由,比起校外餐廳的嘈雜擁擠,石內卜寧願選擇安靜的地窖宿舍—重點是破產且負債的魔藥學教授根本無法負擔外食的費用。但自從某一天他帶布萊克到校園某個他頗喜愛的角落吃小精靈準備的外帶晚餐後,對方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問同樣的問題。於是這半個月來他們幾乎跑遍校園的每個景點野餐,櫸樹下、天文台、草藥暖房…。

就像秘密幽會的情侶。賽佛勒斯不知道布萊克怎麼樣,他自己總不自覺地這樣想像。於是比起一開始懷疑織夢精的能力,石內卜開始感謝那魔法生物讓他得以感受這樣的奇妙。戀愛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只要布萊克在身邊他就會沒有理由地感到愉悅,光是看著那男人就可以讓他的心情好上半天,天狼星對他說的任何言談他都能清晰無比記在腦中,然後每天晚上天狼星從地窖的壁爐回去魔法部前對他說明天見後,石內卜就會帶著極好的心情梳洗,接著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回憶當天所發生的一切,並希望自己快點睡著迎接隔天的見面。

布萊克從沒有說過喜歡他,正如同他從不承認對那葛來分多的情感,但斜角巷的那個意外已經清楚表明布萊克關心他,所以他決定放縱自己享受對方的陪伴。那是我應得的。他這樣告訴自己。我也有愛與被愛的權利。

『學校一成不變的餐點令人厭煩。』賽佛勒斯慢慢地說,配合腳步與呼吸。『我想親自下廚。』

布萊克瞪大雙眼停下腳步。『你會做菜?』

『做菜就像煮魔藥一樣簡單,布萊克。』魔藥學教授輕鬆地回答。『比起變成一條狗在草地上打滾,做菜更有助於頭腦運作。』

『我從來不在草地上打滾。』化獸師立刻反駁。『好吧,也許一兩次,但那並不是…』看見對方的假笑後他橫了石內卜一眼決定終止討論這個議題。『學校哪裡可以下廚?小精靈的廚房?』

『有求必應室。』魔藥學教授回答。

天狼星想了一下,嘴角勾起露出牙齒熱烈地笑。『聽起來很有趣,我可以幫忙切菜。』他興高采烈地說。『我在你的魔藥課裡學了不少切菜的技巧。』

『魔藥課學的不是切菜技巧。』魔藥教授嚴肅糾正。『各種原料切片磨碎的技巧是…』

『藝術。』葛來分多接續,看見對方氣結的表情後無所謂地聳肩。『我很認真聽你上課,教授。』他說,同時誇張地做了一個舉手禮。

賽佛勒斯禁不住笑了出來。在這以前他一直以為自己早就忘記發自內心真正的笑是什麼感覺,但天狼星總是有辦法逗他笑。剛開始石內卜很不習慣這樣的失控,但經過兩個禮拜已經完全適應。他決定把最真實自然的情感流露留給天狼星.布萊克,因為對方正是他要的那個人。

『你笑起來很好看。』布萊克忽然盯著他喃喃說,接著僵硬地看往前方。『我,我想再跑一圈。別亂走,等一下過來找你。』說完這些的正氣師加快腳步往前直衝。

而接受讚美的假釋犯則輕輕咬住下唇低著頭,一直到走完整圈湖畔臉上都維持著淡淡的笑容。

---

當他們走進去時,有求必應室裡看起來就像一個高級廚房。開放空間,酒吧,兩人座小餐桌,還有豐富的食材。賽佛勒斯找到圍裙繫在腰間,轉身面向目瞪口呆的天狼星,露出著名的假笑。

『怎麼了?這輩子沒進過廚房?』絲滑如天鵝絨般的嗓音挖苦。『你看起來像個呆子,布萊克。』

回神的正氣師咳了兩聲。『別小看我。廚房對我來說就像魁地奇球場一樣。』天狼星的雙眼緊緊盯著對方。『很難想像你穿圍裙的模樣。』他說,喉結滾動了一下。

石內卜的臉上浮現兩塊磚紅色,他從抽屜裡拿出另一件扔給葛來分多。『穿上這個,你不會希望等一下切東西時被自己的血噴到。』他咕噥,轉身走到食材旁邊挑選。

不同於賽佛勒斯的黑色,天狼星的圍裙是穩重的暗紅色,上頭居然以黑線還繡了一個狗頭。繫好圍裙的綁帶天狼星走到石內卜背後,好奇觀看對方挑選的材料。『你要做什麼?』他忍不住問。

『烤牛肉與約克郡布丁。』

『我喜歡約克郡布丁。』葛來分多幾乎是諂媚地回答。『我來拌麵團?』

石內卜不置可否,丟給天狼星幾根蘿蔔跟馬鈴薯。『你處理這些吧,就像在課堂上切藥材一樣。』

他們在和平的安靜中各自工作一陣子,削完並切完蔬菜的天狼星把成品遞交給主廚,賽佛勒斯已經在替烤爐上的牛肉刷醬汁,濃郁的肉汁滴到爐下的約克郡布丁傳出陣陣香氣。天狼星的肚子不爭氣地發出聲音。『看起來很好吃。』他由衷說。

賽佛勒斯捲起嘴角顯露一個自己都沒注意到的淡笑。『我很懷疑你懂得什麼叫做真正的美食。』

『我去過法國,石內卜。』像要證明自己的確是個老饕,天狼星立刻說。『受訓的時候。我嘗過道地的法國菜。』

『嘗過不代表瞭解。』史萊哲林說,並開始為他們的晚餐裝盤,在盤子邊緣擺上兩朵綠色花椰菜。天狼星早已經把餐桌佈置妥當,積極地幫忙上菜,倒兩杯紅酒,然後與今晚的大廚對坐。

舉起高腳酒杯,天狼星的頭顱輕點一下。『敬大廚。』他愉快地說,喝一小口紅酒抿著嘴唇品嚐。『這個不錯,想不到小精靈居然準備這種好酒。』

賽佛勒斯沒告訴對方那是自己的私藏品,但對於天狼星如此讚賞自己的品味忍不住暗自高興。他優雅地切開面前的烤牛肉,扠起一小塊,沒放入口中反而盯著葛來分多。天狼星正閉上雙眼品味晚餐的滋味,咀嚼著的嘴角上揚,然後吞嚥。『怎麼樣?』賽佛勒斯忍不住問。

『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食物。』天狼星讚美,雙手沒有停過。『牛肉一點都不乾澀黏牙,你怎麼辦到的?』

史萊哲林假笑,吃掉自己叉子上的那一塊。『秘密。』他捲起嘴角得意地說。

天狼星楞楞盯著對方,接著有些不自然地挪開視線研究盤裡的食物。『米奈娃有打算讓你教高年級的課程嗎?』他問。

魔藥學教授輕哼一聲。『這跟校長的意願沒有任何關係。』憤憤地說。

跟學生家長的反彈比較有關。天狼星想,決定轉換話題。『明天去一趟愛丁堡如何?』他提議。『我想去看看那個著名的城堡。』

『我住在全英國最古老的城堡裡。』賽佛勒斯這樣回答,一陣子後繼續。『不過不反對觀賞不同類型的城堡。』

看得出來天狼星很高興。『說定了,八點地窖見,』他說。『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早餐。』

在那之後他們談論了各地美食並交換不少心得,當賽佛勒斯回到地窖並且跟踏入呼嚕網的天狼星道晚安之後,他覺得越來越能享受自己的人生了。

---

天狼星把玩桌上的湯匙,將它拋上拋下著玩耍,一邊不自覺地微笑,直到餐廳的門打開走進新顧客,他舉起手對他們招呼。

『月影,』天狼星指向對面的兩個座位。『東施。哇,妳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他故做驚訝地說。

雷木思.路平幫他的妻子拉開椅子並扶著她坐下,東施作勢要打天狼星的頭。『八個月當然很大。』她說。

聽到這個的雷木思輕輕摸了摸妻子渾圓的肚子,極盡愛憐的模樣。『一定是個強壯的小寶貝。』

『你們一定要在我的面前表演甜蜜嗎?』天狼星發出誇張的咋舌聲。『誰來給我找個牙醫。』

路平哈哈笑,坐到布萊克正對面。『你最近在忙些什麼?』他問。

資淺的正氣師做了幾個沒有意義的手勢。『部裡的工作。』他含糊說著。『秘密任務。』

『聽起來很刺激。』雷木思說,一邊往門口張望。『他應該要來了。』

『誰?』

狼人沒回答,表情反而變得有點不同。『獸足,你多久沒交新的男友了?』他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天狼星愣住,對於話題的轉變有些不知所措,他拿起茶杯從裡頭喝一些水。『大概…』他支支吾吾。

『三年。』東施幫忙回答。『前一任是那個誰?』

『魔法部文書處的荷西先生。』雷木斯回憶。

天狼星不悅地瞪著對面那對夫妻。『對,見鬼的荷西。他把男人帶到我們的房間,在我們的床上,我的床上!』提起這段不堪的舊回憶讓他發怒。

『他不是一個好男人。』東施緩頰。『你應該很高興能擺脫他。』

天狼星哼了一聲。『提起這個做什麼?』

『我只是認為你不應該因為一個爛人而放棄所有的機會。』月影冷靜安撫對方的情緒。

『我沒有放棄任何機會。』情緒很快平復的正氣師辯解,畢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在之後經歷了戰爭與死亡,被背叛的痛苦只剩下隱約的憤恨與恥辱。他甚至連那可惡的男人的長相都忘了。『我只是很忙,也沒有遇見合適的對象…』他尋找藉口。

『跟你同一期進來的新人有好幾個很不錯,聽說有不少人主動對你示好過。』女變形師與她的丈夫一搭一唱。『但據說你完全不給予任何機會。』

『我沒有空…』

『一同吃一頓飯瞭解彼此並不會花太多時間。』現在是雷木思。『你的年紀不小了,獸足。難道不想找一個可以共度餘生的心靈伴侶嗎?』

『現在是怎麼樣?』天狼星狐疑的眼神在他的好友夫妻臉上轉來轉去。『我的感情生活是魔法部最新的八卦話題嗎?』

月影搖頭,又看了門口一眼。『魔法生物科新來的職員,傑克.利普先生是我負責帶的新人。』戰後魔法部聘請雷木思擔任魔法生物科的專員。『他是個很有上進心的好巫師。』

『年輕、有幹勁。』東施強調。『長相帥氣。』

『喔,所以今天是當媒人了。』天狼星嘆一口氣往後躺在椅背上。『聽著,我會自己找對象,你們實在不需要為我煩惱。』

雷木思與他的妻子對看一眼,眼神明白說明他們並不相信天狼星的鬼話。最後是雷木思從袍子的口袋拿出兩張紙卡放在桌上推了過去。『這樣吧,我這裡有兩張麻瓜戲院的票,倫敦百老匯。』他說。『等一下傑克過來希望你能試著跟他多聊聊,或許他很適合你。』

『當然如果你有更想邀請的對象也可以。』東施立刻加上。『這並不是在強迫你。』

天狼星望向餐廳門口,一個高瘦的年輕巫師對他們這一桌笑著招手靠近。栗色頭髮,藍色眼睛,開朗有活力。東施說得沒錯,那巫師長得很帥氣。他向對方點頭,轉頭盯住他的好友。『這一次就聽你的,月影。』他低聲說。『我會試著約他出去。』

雷木思贊同地用力微笑,對獸足豎起一根大拇指,然後起身邀請新來的男巫加入他們。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