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這個世界仍然維持奴隸制,而約翰.華生是其中之一。涉及暴力、奴役、羞辱


玻璃被打碎的一瞬間哈莉就知道完蛋了。她轉身拉起仍目瞪口呆站在馬路上的約翰的手,輕聲警告。

「快跑。」

四歲的約翰這時才回過神,邁開步伐跟大一點的女孩向家裡衝。哈莉開門讓約翰先進去,接著一個閃身躲到門後。約翰的雙手撐住膝蓋,氣喘吁吁,一陣子後抬起汗溼的小臉。

「你覺得麥太太猜得出是誰打破她家的窗戶嗎?」約翰問。

「不會。」哈莉立刻說,非常確定。「沒有人看見我們在那邊玩球。」

「但是球在她家。」

哈莉直起身體把門偷偷開了一條小縫往外看。街上一片寧靜,就像每個下午。「我們不說,沒有人知道。」她重新掩上門,轉身看著年紀小一點的男孩,約翰的表情仍然停留在懊悔與歉疚,哈莉有點誇張地嘆一口氣。「那是我的球,如果媽媽問起我會說是我扔的。」

「事實的確是你扔的。」約翰嘟囔。

「那就沒什麼好煩惱了。」女孩走向屋裡。「來吧,到你媽媽那邊看有沒有什麼吃的。」

哈莉吃了餅乾跟牛奶,約翰只喝了一些牛奶沒吃餅乾。約翰總是不吃餅乾,哈莉想他大概不愛吃甜食。他們繞著約翰的母親胡鬧,讓那原本正在洗地板的女性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為他們說故事。

哈莉喜歡約翰的母親,更甚於自己的。華生小姐總是很溫和,無論哈莉說什麼事華生小姐永遠耐心傾聽,甚至包括不禮貌或粗俗的那些,華生小姐只會稍微板起臉孔以不贊同的音調輕輕說「哈莉葉,這不應該出自淑女的口中」。

相較之下哈莉覺得自己的母親永遠看起來很不高興,她不喜歡。

到了黃昏,哈莉已經完全忘記玻璃的事了,所以當麥太太帶著她的皮球拜訪時,哈莉確實有些驚嚇,以致於回答得結結巴巴。

「我在接拋球,跟約翰。」她跟母親說。「我有一點,可能不只一點,用力。我失去準頭。但我不是…」

她沒注意大人之間尷尬的道歉,倒是母親臉上的不快非常明顯。哈莉低頭盯著自己的鞋子,緊張得胃都疼了。

之後麥太太回去,哈莉聽見母親發怒時聲音裡特有的隆隆聲。「回去你的房間。」母親說,接著拔高聲音。「約翰。」

「約翰?」哈莉抬起頭。「不關約翰的事,打破玻璃的是我。」她提高音量說。

「回去你的房間。」她的母親堅持。

約翰從廚房小跑步進餐廳,哈莉察覺當約翰看見放在桌上的皮球時臉上一絲血色也沒有。

哈莉沒有回房間。她躲在門後看著約翰拉高短褲讓哈莉的母親用藤條狠狠抽他的腿。約翰臉上的肌肉皺成一團,剛開始只有小小聲的抽噎,當哈莉的母親重複抽打到相同的位置時終於忍不住哭喊出聲。

哈莉知道約翰的母親正在廚房,她幾乎可以聽見對方掩住的啜泣。

哈莉衝出去抱住自己的母親,大聲尖叫。「不要打約翰。」她大叫。「又不是他的錯,玻璃是我打破的,不是約翰的錯。」

哈莉的母親伸手扯開哈莉,然而哈莉卻抓得更緊。「放手,哈莉。」她大聲說。「再不放手我就打你了。」

「為什麼不?」哈莉回答。「明明是我做錯了為什麼懲罰約翰?」

哈莉的母親與哈莉僵持了一陣子終於放下手臂,轉而歇斯底里吼著。「回去妳的房間,哈莉葉.布朗特。」她尖叫,用力推了自己的女兒一把。「妳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蠢女孩,回去妳的房間!」

於是哈莉坐在地上大哭大鬧——以一個五歲的女孩來說還不算太丟臉——臉上還掛著眼淚的約翰此時反而沒發出半點聲音,大概被女孩的舉動嚇傻。哈莉的母親彎下腰拉扯女兒的手臂,卻因為哈莉的胡賴撞翻一把椅子並摔破桌上的一隻碗。鬧劇似乎越演越烈,直到大門開啟走進一個男人。

「全部安靜!」那男人叱喝。「哈莉,妳這是什麼樣子?」

像看到救星,哈莉用力甩開她母親的牽制,奔向門口的男人。「爹地。」哈莉以沒有必要的哭腔叫著。

哈莉的父親嘆一口氣輕撫女兒金栗色的頭髮,將手上的汽車鑰匙、公事包擱到門邊的桌上——顯然剛下班——抬頭看往屋裡的另兩個人。「瑪格。」他對哈莉的母親說。「發生什麼事?妳手上的……」他停頓,視線轉往仍提著褲腳的男孩看去——約翰低下頭——又回到妻子臉上。「妳又為了什麼打約翰?」

瑪格麗特.布朗特雙眼直直盯住自己的丈夫。「他打破麥夫人的玻璃。」一邊說她一邊抬起下頜,就像個挑戰。「直接跑回來,一個字都沒提。」

「玻璃是我打破的。」哈莉立刻回嘴。

「是約翰做的。」哈莉的母親冷冷地說,對自己的丈夫挑起一條眉毛。「永遠都是他。」

布朗特先生抿住嘴,對哈莉的我打破玻璃,爹地,我把球丟到麥太太家裡,爹地,不關約翰的事,爹地似乎充耳不聞,與妻子對視許久終於移開視線看往約翰。「約翰。」布朗特先生柔聲說。「記住這次的教訓,下次不可以了。」

「是,布朗特先生。」約翰低聲說。

「去找你的母親。」

收到指令的約翰立刻轉身一拐一拐走往屋後,哈莉看見約翰的兩條腿上抽打的痕跡變成了紅色的腫塊,有一些則流著血。那看起來好痛。「爹地。」哈莉抗議。

「妳也是,哈莉。」布朗特先生蹲在地上讓自己跟女兒一般高。「以後別找約翰玩,今年秋天妳就要上小學了。」

「明年秋天就換約翰上小學,」哈莉興高采烈說。「我們可以在學校玩。」瑪格麗特.布朗特輕輕咳了一聲。

「是,明年該約翰上小學了。」布朗特先生回答,抬起視線看著自己的妻子。「我會讓他讀書的。」

布朗特夫人的嘴角微微捲起冷笑一聲,一語不發轉身離開。

-----

約翰.華生走出地鐵,有些迷惑地看著四周。為了完成學業約翰很久沒回倫敦,而現在這裡看起來很陌生。他拉了拉毛衣的高領,讓它遮掩住更多的頸子,並對自己冰涼的雙手呼一口暖氣。

沒有走很久,大約只有十步,約翰就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

「約翰。」他看見聲音的主人,露出一個微笑。「約翰.華生。」哈莉揮舞雙手。「這裡。」

他走往對方,哈莉給他一個有力的擁抱。約翰沒有抱回去。「妳在這裡做什麼?」他問。

「接你啊。」哈莉說,晃動手上的鑰匙圈。

「你父親讓妳來的嗎?」約翰問,一邊打開車子後座的門。

哈莉做了個怪表情。「不。」她說,「父親他……」停頓一會兒。「我自己要來的。」

「你的母親……」

「她管不著我。」哈莉不顧禮貌打斷對方。

約翰沒再多問,沉默地將學校帶回來的行李扔到後座,然後伸出一隻向上的手掌。「給我吧。」

「什麼?」哈莉沒有掩飾聲音裡的驚訝。

「車鑰匙。」約翰說。

哈莉看起來像被羞辱了一番。「我會開車。」

「我知道妳會。」約翰的雙眼堅決看著對方。「但妳喝酒了。鑰匙給我。」

「我沒有。」哈莉立刻說,同時歪著頭嗅了嗅自己的肩膀。

約翰翻了個白眼。「你全身都是酒精的臭味,哈莉。」他稍微放大些音量。「我對那味道可敏感得很,妳能從妳家開車到這裡路上沒撞歪行道樹或消防栓或電話亭或被警察攔下根本就是奇蹟。」嘆一口氣。「給我。」

「噢!真掃興。」雖然抱怨,哈莉仍遞上車鑰匙,滿臉不高興坐到車子的左邊。

約翰到駕駛座,為自己繫上安全帶。「妳該繫上這個。」他拉了拉自己的帶子。

哈莉抱怨了幾聲,卻仍繫上安全帶。似乎是因為沒能負責駕車,哈莉不太吭聲,刻意飄散自己的怒氣。一陣子後約翰緊繃的肩膀稍微垮下一些。

「妳總是大白天喝酒嗎?」約翰隨意地問。

「沒有。」哈莉說。「隨時。」

約翰板著臉橫了身邊的女性一眼。「如果妳只是想激怒妳的母親,有很多方法可以達成。」

哈莉哼了一聲。「她發現我跟克拉若的事了。」

「噢。」

「噢?你對這件事的反應就只是噢?」哈莉在副駕駛的座位上用力轉身瞪住開車的男人。「你收到我的信,你知道我跟克拉若之間是什麼,然後你只有說一句噢?」

「我很遺憾。」約翰說,眼珠往旁邊瞟一眼立即回到前方。「別用那表情看我,哈莉。難道妳期望我多做什麼嗎?妳期望我到妳母親的面前跟她說她錯了,指責她得為她女兒的酗酒負責?別荒謬了,哈莉。」

「她讓克拉若的主人送她到拍賣場。」哈莉大吼。「我連她被賣到哪裡都不知道,我再也見不到她了,你這混蛋!」

哈莉渾身發抖,連嘴唇都是。顫抖的手伸進她的小包包拿出一支小瓶子,嘴就著瓶口灌了一大口。她吐一口長氣,不再發抖的手穩定地拴上瓶蓋,瓶子放回包裡。

約翰安靜了一會兒。「這不太好,哈莉。妳知道…」

「別囉唆了,約翰。」哈莉粗魯地打斷。「給我看。」

「什麼?」

「你的證書,行醫執照,那些有的沒的。」哈莉一邊說,同時轉身探往後座去拉約翰的行李。「你放在那裡?」

約翰為對方那危險的姿勢捏了把冷汗。「別碰我的東西,哈莉。」他急急忙忙說。「我好不容易把它們全裝進去。」

「你的行醫執照。」

「在我這裡。別碰我的行李。」約翰從外套內的口袋拿出一支塑膠筒。「在裡頭,看完放回去。」

哈莉哼了一聲,扭開塑膠筒抽出裡頭的紙卷,一邊看一邊發出嘖嘖聲。「真了不起,約翰,了不起。你是個醫生了。」

約翰側過臉對哈莉露齒一笑。「別嘲笑我。」他說。

「你知道我沒有。」哈莉小心奕奕將所有的重要證書卷回去。「爹地會以你為傲的。」

約翰的表情變得嚴肅,專心看著前方的路。「你父親,」他下定決心似地開口。「狀況如何?」

「快死了。」

「哈莉。」

哈莉笑出聲音。「全倫敦的醫生都這麼說,約翰。」她抹著眼睛,它們變得紅通通的。「你將成為其中之一,華生醫生。」

約翰咀嚼下唇內側,悶不吭聲。「我會照顧他。」他說。

這一次哈莉不再掩飾笑聲裡的諷刺。「別自欺欺人了,約翰。」她重重躺在椅背上,扭頭看往窗外。「我聽到母親在跟紐曼先生討論賣掉你的事,父親的呼吸一停止,你就得跟紐曼先生去拍賣場。」她晃了晃手上的塑膠筒,沒轉回去看約翰。「這些可以提高價格,畢竟沒幾個奴隸擁有醫學學位跟行醫執照。」從窗子的反射約翰看見哈莉臉上流露的悲傷。「你大概是唯一的一個。」

約翰沈下臉,雙手緊握住方向盤,如此用力指節都變成白色。藍色的眼睛堅定看著前方的路,他深呼吸。「哈莉。」他很高興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穩定。

「嗯。」

「如果可以。」他一字一句慢慢說。「妳能勸妳母親,讓我去國防部嗎?」

哈莉揚起眉毛。「國防部?為什麼是國防部?」

約翰眨了眨眼。「我在學校看到傳單,他們需要人去阿富汗。他們說不限身份,戰場上人人平等。」

「國防部的價格壓得很低,母親不會願意。」哈莉聳肩。「你知道,政府嘛。」

「妳能幫這個忙嗎?」約翰輕聲問。「拜託。」

哈莉認真看著與自己一同長大,幾乎就像親弟弟一般的約翰。此刻她大概想起兩人共同度過的歲月,一起闖的禍,一同分享的秘密。或者想起她的女朋友,不知去向的克拉若。「我當然會。」她說,表情不能再更誠懇了。「我絕對會。」

然後,從兩人見面開始,哈莉的臉上首次出現一個真正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代價
  • 好高興.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寫bbc hw的文.看了.得說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發展><能在正迷上時見到你寫他們的文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 第一次寫,所以可能人物性格上會寫歪掉,我會盡量努力滴。

    yatri 於 2012/10/25 20:35 回覆

  • echo
  • 我沒看過這個電視劇,把它當作小說來看,很有意思。
    不過第十一還是十二章,是不是有漏掉的地方啊??
  • 這個電視劇非常好看,就是把福爾摩斯整組人馬都搬到21世紀,劇情緊湊,福爾摩斯超帥,華生超可愛。目前只有兩季共6集而已,每集90分鐘。
    啊,那個十一跟十二中間沒有漏喔!

    yatri 於 2012/11/07 23: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