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索著按下通話鍵後,約翰將夏洛克送給他的手機塞進床墊與牆壁之間的縫隙。他們也許終會發現這個3C產品的存在,但他猜測不會太快——很少奴隸擁有手機——希望在那之前夏洛克已經追蹤到自己的位置。

事情發生得太快到現在約翰仍然弄不太清楚。他隱約記得坐在警車后座,前座的葛瑞格一路都在保證會關照他。約翰正想回答他遇過更糟的情況時,整個車子猛烈搖晃騰空飛起。安全帶拉住使車子裡的人免於更激烈的碰撞,但仍摔得頭昏腦脹。約翰的身子被安全帶勒得很痛,頭下腳上的姿勢使得他的頭被凹下的車頂撞得昏昏沈沈。隱約瞄見坐在前座兩個警察的臉埋在安全氣囊內,約翰擔心他們被安全氣囊悶死。

要是可以掙脫就可以救雷斯垂德跟另兩個員警,但約翰的全身使不上力,夾在變形的車體之間也很難移動。沒多久他就聽見一台救護車靠近,心想倫敦的救護系統真是高效率。靠近他這邊的門打開,一個戴口罩穿白衣的醫護人員探進身。

「我沒事。」約翰嘶啞著吼叫。「先救前面,他們也許會窒息。還有雷斯垂德探長的手臂好像壓斷了,救他們……」

那醫護人員無視約翰的呼叫,在他的頸子上打了一針,約翰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他醒來時發現自己側躺在一張床墊上,對一個剛發生車禍事故的傷者而言不是太合適。此外雙手被反銬在身後,頸圈上的鐵鍊鎖在床頭,約翰更確定這裡不是醫院。無論是誰這樣對待他,現在最好別讓對方知道自己已清醒。約翰抑制緊張的急促呼吸,雙眼緊閉,兩手摸索背後,發覺這張床墊緊靠住牆壁,而他的手指就在牆邊。於是他悄悄從牛仔褲後口袋拿出夏洛克給他的小巧手機,熟練按下通話鍵。他知道這樣就可以直接撥給夏洛克,因為他的已撥出電話永遠只有一個號碼。

約翰飛快地將手機塞進床墊與牆壁之間。他希望這隻傳統手機的收音力夠強,電池的蓄電力也夠久。

這個動作使得約翰的手銬及頸鍊發出聲音,他知道不該是繼續昏迷的時候,於是假裝剛醒來,皺起眉頭拼命眨眼,等適應光線後才慢慢睜開眼睛。迎接他的是一個普通的房間,除了他所在的床鋪之外另有一張四角方桌,桌旁坐了四個人,現在都往他的方向望。由桌上散落的撲克牌與紙鈔判斷這幾個正在賭博。

四人中的其中一人發覺約翰醒來立刻起身走出去,另外三人則直直盯著看,好像他是動物園裡的棕熊。約翰挪動身軀試著讓自己在鐵鍊長度的範圍下坐起,身後的雙手被手銬壓得疼痛,頸子也多次被牽扯得壓到氣管。那些人沒阻止,當然也沒幫助,只是漠然地觀賞華生醫生艱困的挪動。

約翰總算成功,坐著總比側躺來得有尊嚴多了。正想著應該說點話來暗示手機另一端的夏洛克——假設他願意接起而不是讓它進入語音——房間的門再度打開,進來兩個男人。

第一個男人又高又瘦,穿著一身合身且完美的西裝,眼珠像甲蟲般黑亮,臉上表情則如同看見新鮮玩具的孩子一般興奮。

「又見面了,約翰。」那男人濃重的口音誇張且興高采烈說。

約翰睜大雙眼,雖然竭力掩瞞仍流露出驚訝。「莫里亞提?」

莫里亞提的雙手插在口袋,以散步般的姿態走向約翰,臉上是做作的歡欣。「真高興你還記得我。」

「我在哪裡?」約翰的眼神轉硬,語氣威脅。

莫里亞提誇張地張大嘴假裝大笑。「啊哈,你果然與眾不同,約翰。大多數的人第一句話問的不會是這個。」下一瞬間他的臉由假冒的愉悅變得勃然大怒,身子轉了半個圈面對房間裡原本那四人。「你們有給他搜身嗎?要是他的身上有竊聽器我就懲罰你們!賽巴!你去搜身。」他對跟著自己進來的第二個男人說。

第二個男人——被稱呼為賽巴——渾身充滿軍人的氣息。雙臂的肌肉結實,表情也很穩定,不像另四個男人一看見莫里亞提的怒氣就嚇得畏縮。他大步走向約翰,長滿老繭的厚實雙手很快在約翰身上摸索一遍。約翰慶幸已將手機藏得妥當。他考慮是不是該趁機給對方來一腳,但目前情勢對自己不利,約翰可不是依靠衝動活到現在的。

「誰會隨身攜帶竊聽器?」是約翰在搜身後的回答。「我又不是007。」

莫里亞提的臉色仍然維持在陰沈,但比剛才緩和許多。他隨手拉一把椅子坐在約翰的床前,上身前弓雙手擱在膝蓋上。「我的經驗告訴我面對福爾摩斯還是小心為上。」

不知為何聽到對方如此忌憚夏洛克,約翰感到一絲驕傲。「你還沒說我在哪裡。」

「噢,看看我多麼沒禮貌。」莫里亞提戲劇性地拍了下自己的額頭。「這裡是讓你療養的病房,你知道你遭遇了多麼可怕的車禍嗎?。」

約翰皺起眉臉側一邊狐疑看著對方。「沒有人會把病患銬在床上。」

「安全起見。」莫里亞提說。「資料顯示你不是一個溫順的奴隸。」

「那得看對象。」約翰說。

「你的忠誠只屬於夏洛克嗎?」莫里亞提委屈般說。「多傷心。」

「如果你是想利用綁架我吸引夏洛克的注意,」約翰斬釘截鐵說。「那麼你可能要失望了。夏洛克不會為了一個,一個奴隸涉險。」

罪犯頭子誇張地搖頭。「嘖嘖嘖,Johnny。不是什麼都得繞著夏洛克轉。」他搖頭。「今日的約會是專屬於你的。」

約翰死死瞪視。「如果你是希望我成為你的手下之一,為你殺人,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不可能。」

莫里亞提噘起嘴。「真討厭,你搶了我的台詞,Jonny boy。」接著就像剛才一樣,他的臉色由假裝的委屈直接變成兇狠神色。「再考慮一下,約翰。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他的手掃向後方的四個男人。「或者成為下一堆讓夏洛克演繹的屍塊。」

約翰早就看出來那四個人具有自己相同的身份。「我不明白。」他說。「我有什麼特別之處值得你這樣……大費周章。」

「你真的不知道你有多特別嗎,約翰。」現在莫里亞提的語氣又變成循循善誘的溫和。「你比我手下的任何一個奴隸都強悍,根本不需要特別訓練就可以輕鬆完成所有我分配下去的任務。你不怕危險,反應機伶,是醫生,是軍人,是屠夫,是用刀的高手。你跟著夏洛克是浪費。讓血液裡的殺手基因說話,約翰,你會成為最令人恐懼的死神。」

約翰看看對方,又看往站在桌邊的那四個奴隸。他們的頸子上都戴著漂亮的皮項圈,有一些上頭還刻有圖案。約翰猜測越華麗的項圈代表越厲害的殺手。他們觀看約翰的眼神既羨慕又憎恨,好像希望自己能是那個被手銬跟頸圈綁住又同時接受莫里亞提恭維的俘虜,又希望能親手殺掉約翰來證明他們更優秀。

「這,聽起來沒什麼說服力。」華生醫生的焦點放回面前有著黑甲蟲般渾圓大眼睛的男人身上。

「喔,拜託,約翰。」莫里亞提雙手一攤。「看看我的人,只是稍微訓練一下他們就成為了不起的殺手,連MI6都莫可奈何。我讓他們做原本就該拿手的工作而不是家事跟煮飯,為什麼就沒人能了解適才而用的道理呢?」

約翰搖頭。「讓他們成為你的殺手的,不是基因,不是遺傳。」他挺起胸膛,在床鋪上坐得端正,雙目炯炯。「而是機會,而是選擇。」

黑色的眼珠裡閃過一絲詫異,莫里亞提抿了下雙唇。「我想你的意思是談判破裂了?」他壓低聲音。約翰的回應是一個十足兇蠻的軍人式怒視。「你知道嗎,」莫里亞提維持低柔的威脅音色。「我曾經很想要一個商店裡賣的泰迪熊,但是我媽媽不買給我。我找了一天到那店裡,用美工刀劃破全部的絨毛熊玩偶。這是我的一個毛病。得不到的東西,我就摧毀它。」

約翰安靜地看著對方一陣子,兩條眉毛忽然微微簇起,臉色變得柔和而富滿憐憫。「你跟你的心理醫生談過這個問題了嗎?」他用醫生的同情口吻問。

一時之間犯罪頭子似乎反應不過來,另四個奴隸其中一人禁不住笑出聲音。他後頭那軍人模樣的男人走到偷笑的奴隸面前衝著他的臉就是一拳。那人往後騰飛跌倒在地滿嘴是血,大聲嚷叫我錯了請原諒我,賽巴仍不停止踢踹。

整個過程莫里亞提都沒有回頭,黑色的雙眼閃爍出殘酷的亮光。約翰眼睛大睜,在鐵鍊的範圍內扭動身子。

「住手,住手。」他大叫,意圖衝上前阻止。「你真他媽的有毛病。住手!」

賽巴停住,不是因為約翰的喝止,而是因為那奴隸已不再動彈。

莫里亞提站起,右腳往後將原本的椅子踢得飛出去。面容兇殘注視怒氣騰騰的醫生。「你該擔心你自己,約翰。」他說。「你知道我們怎麼對付不聽話的奴隸嗎?」

約翰喘粗氣,憤怒與恐懼讓他渾身發抖。他沒說話。

「我們鞭打他。」莫里亞提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

那軍人走上前解開連在床柱的鐵鍊,約翰立即伸腿用力往對方的下腹踢去。賽巴大概沒遇過會反抗的奴隸,竟被踢個正著。他沒浪費時間喊痛,而是狠勁十足往約翰的左臉揍下。接著再一拳,又一拳。

約翰的右臉貼在床上,左臉的腫脹讓那一邊的視線變得模糊,反射眼淚流到鼻尖上。他的嘴裡大聲咒罵所知的全部難聽髒話,雙腿仍不停往對方身上與臉上招呼。另三個奴隸聯手幫忙壓制,賽巴才能順利解下鐵鍊。他扯住鍊子拖到床下,為了避免窒息的危險約翰只能跟著跌跌撞撞下床。

頸環上的鐵鍊現在低低地繫在牆角的一根木柱上,手上的鐐銬也改到前方讓他環抱那柱子,約翰只能背對房間跪在地上。他懷疑這木柱的存在就是為了懲處莫里亞提手下不聽話的奴隸而存在。莫里亞提在晚宴裡說的什麼自由與隨心所欲看來是胡謅的廣告詞。

約翰轉動脖子越過肩膀往後看,那軍人的手上拿著一條長長的鞭子,一邊走向約翰一邊出力甩動讓它在空氣裡發出巨大的聲響。海藍色的眼睛不由自主瞪大,約翰眼睜睜看著對方在自己身後露出一個兇殘的假笑。

賽巴的臉上還留著約翰贈送的踢痕。

「我應該抽他幾下,吉姆?」軍人模樣的男人問。

莫里亞提裝模作樣地捏著下巴抿起嘴思考。「我想,」他說。「就抽到他求饒為止。」

於是第一鞭落下。

約翰不是沒被鞭打過,但是這個人的手勁之大,約翰差一點就忍不住大聲呼痛。他知道劃破的不只是身上穿的衣服,還有皮膚。他可以感覺鮮血沿著背脊流下,而皮鞭沾附過的位置就像燙傷般疼痛。

賽巴沒停止,連續抽打,毫不停歇。約翰咬住下唇,堅持著不發出聲音,只從鼻腔裡發出粗糙的喘氣。他知道得堅持,因為一旦張開口就再也無法停止尖叫。抽打落在背部、肩膀、腰椎,每一個都留下火燒的痛楚。

「真是頑強,約翰。」他隱約聽見莫里亞提假冒的讚嘆。「夏洛克能擁有你真是幸福。」

他想說一些譏諷的話,但是口裡全是自己咬出的鮮血,而且上帝啊他真的痛得受不了,約翰想他的背上已經沒有任何一片完整的衣料與皮膚了。快結束吧!他在心裡哀求。停止下來,求你,求你,停止,求你……

但是約翰沒有真的說出口。取而代之,他開始尖叫。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