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華生是一個許願精靈。至少他是這麼自我介紹。然而現在縮在沙發裡的偵探雙眼一眨也不眨研究的那個男人,看起來卻十分普通。

約翰的頭髮因為剛洗完而濕漉漉,身上穿著藍色浴袍。浴袍是夏洛克提供,對約翰而言有一些太長。他好像不介意,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依然反摺袖子繼續穿,沒帶自己的來更換。他可能沒有自己的浴袍。腳上套一雙便宜的棕色拖鞋,正啪噠啪噠搭配柺杖慢吞吞走往廚房。

「煎蛋土司吃嗎?」約翰一邊熱鍋子一邊問。「或者你希望吃炒蛋?」

夏洛克想回答什麼都不吃,但從口中溜出的卻是。「煎蛋土司很好。」

約翰的動作稍微短暫停頓,很快又流利地在烤麵包機裡放兩片土司。夏洛克不記得自己有烤麵包機,那東西不是在一次的實驗裡炸掉了嗎?他不由自主觀看另一個男人熟練製做早餐的背影,同時燒水煮茶、煎蛋煎培根、烤土司抹奶油,再將它們組合成一套簡單的英式早餐。

真是奇妙,這個精靈。輕易進入他的生活,就像本該如此。陪他到蘇格蘭場,踏進犯罪現場,聚精會神且興致盎然傾聽他的推理,不吝於給予讚美。拖著跛足跟他東奔西跑,運氣好的時候會忘掉那並不存在的腿痛,可惜一但脫離腎上腺素的刺激又開始一瘸一拐。

夏洛克很想知道造成對方心因性跛足的源由,怎麼樣的心理陰影才能讓一個能實現他人願望的精靈卻如同凡人一般脆弱。

「那麼,今天你打算做什麼?」約翰將早餐盤遞給偵探。

「沒計畫。」夏洛克說,開始小塊小塊撕著烤成完美焦黃的土司送進口中,同時單手操作手機。「雷斯垂德最近開始學習自己破案了嗎?那該有多麼慘不忍賭。」

「提醒一下距離上一回他發簡訊給你不過是兩天前的事,你不能希望那麼快又有複雜的案件發生。」約翰的兩隻眼睛快速瀏覽報紙上的新聞,隨口說著。

「我當然可以希望……」觀察到另一個男人原先左右閱讀文字的深色眼珠停止,夏洛克驀地閉嘴。雖然許願精靈依然假裝出認真讀報的模樣。「哦,有趣。」

約翰大口咬下手上的土司,抬起眼皮望往坐在對面的高瘦男人,激起額上一條條的橫紋。「這個新聞?一個婦人將一頭自她面前圍牆走過的白貓塞進郵筒卻被攝影機拍個正著?我不知道你對這種地方軼聞感興趣。」

夏洛克咧開雙唇笑了兩聲。「當然不。那女人只不過剛好展現她黑暗的一面罷了。」

「那麼?」約翰歪了歪腦袋啜口茶。

夏洛克沒回答,反而雙手合十指尖抵住下巴,幾乎能透析一切的雙眼對面前的矮個頭男人閃爍奇特的光彩,嘴角微微往上,幾乎像個微笑。身為這種興致盎然的關注方足以讓人毛骨悚然,約翰清了清喉嚨。

「你吃完了嗎?我要去……」約翰的拇指指向廚房。「空盤子給我。」

夏洛克快速點了下頭,在另一個男人收拾餐具走往廚房甚至在水槽邊洗碗的過程裡,停留在對方身上的視線都沒放鬆過。夏洛克很早就發現,自從他們住在一起之後,約翰無時無刻無所不用其極地暗示他應該許完剩下的願望。他一度懷疑對方根本想早一點擺脫自己,如同夏洛克身邊其他的人一樣。然而在他們共同前往第三個刑案現場之後偵探劃掉了這個假設。很顯然約翰享受一同辦案的過程,享受追隨在偵探後方奔跑的刺激,享受腎上腺素沖刷下的快感。約翰喜歡陪著他做每一件事,他可以從對方毫不做作的雙眼裡演繹出來。

約翰重新出現時左手擺了個托盤,上頭兩杯冒白煙的熱茶,右手支著拐杖。雖然搖搖晃晃,卻沒灑出半點茶。神乎其技。夏洛克理所當然拿了其中一杯,打開他的筆電。在這無事可做的白天整理網站或許是一個相對較佳的選擇。

夏洛克沉浸在自己的思想裡,完全沒注意房間裡另一個住戶的動靜,直到聽見約翰傳來的哈哈大笑,他抬起頭皺了皺眉。

「噢,拜託。你在看肥皂劇?」夏洛克對坐在電視前的男人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動點腦袋,約翰。」

約翰轉過臉望著偵探。「吵到你了嗎?如果你希望我……」

「我希望你可以……」夏洛克大聲說,卻突兀地停下。「閉嘴,約翰。不要繼續那樣做了。」

「什麼?」那精靈竟然還有臉裝作一臉無辜。

「不要繼續引誘我許願,許願精靈約翰.華生。」夏洛克啪地一聲蓋上筆電。「無論你是有業績壓力還是想擺脫我跟我的公寓,我不會讓你得逞。」

深藍色的眼睛睜得極大,極盡可能表現出無辜。夏洛克淺色的雙眼動也沒動。終於約翰慢慢眨兩下眼睛,清了清喉嚨。「好吧。」他說,嘴角勾起一個友善的微笑。「但是你怎麼發現的?」

「那就跟你等會兒打算出門去購買牛奶一樣明顯。」夏洛克站起,對另一個男人做了個誇張的手勢。「你渾身上下都透露出要我快一點許願的訊息。你的袖子,你的褲腳,你的耳朵。」

約翰試探性地摸摸自己的耳垂。「我的耳朵?」

夏洛克哼了一聲。「總之,關掉電視機。順便幫我帶60顆一號電池回來。」他重新面對面腦螢幕。「還有,這可不是許願。」

精靈的手指在遙控器上按了個鈕,失去電視吵雜聲的221B號顯得很安靜。約翰慢吞吞穿外套,對偵探的後腦杓輕輕噘起嘴。「當然,你沒有說我希望。」

夏洛克似乎輕輕笑了一聲。約翰搖頭,撐起柺杖走往門口,輕輕旋開把手。

「你一定是夏洛克的新室友了。」門外站著一個拄著黑色雨傘的高大男人,正對打算出門的約翰露出不冷不熱的假笑。三件套式西裝穿在他的身上一點兒都不突兀反而非常合適。「華生醫生。」

約翰抬起頭向對方眨了眨眼。「不好意思。請問你是?」

與此同時夏洛克以驚嘆的飛速出現在約翰旁邊,修長的身子似是有意阻擋門外那人與許願精靈之間。「你來做什麼。」夏洛克忿忿地吐出這些文字。「滾出我的生活,麥可羅夫特。」

被稱為麥可羅夫特的西裝男人輕微挑起左邊的眉毛,歪著腦袋探究夏洛克。敏銳的眼神讓約翰想起自己的室友。

「你什麼時候對某個人這麼具佔有慾了?」麥可羅夫特以令人惱火的口氣問。「親愛的弟弟?」

現在換約翰挑起兩條眉毛,而夏洛克則氣嘟嘟地沉下臉。「如果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同意幫助你毀滅太平洋上某個可憐的小島國就錯了。」夏洛克說。

「夏洛克,這是你的哥哥?」約翰的手指輕輕戳了戳偵探右邊的肩膀引起對方注意。「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

「麥可羅夫特不需要進去坐下享用茶。」小福爾摩斯大聲打斷醫生的提議。

「跟這樣的人同居想必非常辛苦,華生醫生。」大福爾摩斯對個頭最矮小的男人說。「我很好奇你們是如何認識的。」

「同居?」約翰說。

夏洛克卻壓低嗓子。「我以為你早已清楚所有的事了。」

麥可羅夫特抿起了雙唇。「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有這種誤解。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公務員罷了。」他一邊舉起雨傘觀察傘尖一邊說。

夏洛克盯住他的兄弟約莫兩秒。「哈。」他從鼻腔發出聲音。「你不知道。」

偵探的心情明顯歡欣了許多,英國公務員則大方地將目標放到前軍醫身上。「那麼,華生醫生?」

重新受到關注的約翰眨巴雙眼。「什麼?」

「約翰你不是要去樂購嗎?」夏洛克大聲說,右手手掌放在約翰的後腰輕推。「讓開,麥可羅夫特。你肥胖的身軀擋住我們的門了。」

當偵探的手與前軍醫接觸時,後者明顯僵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另一個男人會以如此親密的方式接觸自己。兩人從麥可羅夫特的身旁擠過,一同走下十七階樓梯,整個期間約翰竟然步履平穩完全沒用上拐杖。直到踏出221號的大門之後夏洛克才放下貼在約翰腰上的手。

「你要一起去?」約翰拉上夾克的拉鍊,整理兩隻袖口,就是不看另一個男人。

「當然沒有。」夏洛克冷冷地回絕,兩隻眼睛也沒放在許願精靈身上,而是看往他們的公寓內。「採購很無聊。」

「好吧。那我走了。」

「約翰。」夏洛克拉住約翰的上臂使得對方轉了個半圈面對自己,銀灰色的雙瞳深沈地凝視比他矮了一個頭的男人。「答應我一件事。」

約翰抬高頭回望,舌尖快速輕舔下唇。「六十顆電池?」他不太確定地輕聲問。

夏洛克楞了一下。「不。」他說。「那的確得買,但我要說的是另一件事。」

「什麼?」

「麥可羅夫特。」偵探壓低身子,雙唇幾乎貼在約翰的耳邊。「小心這個人,不要跟他私下說話。」

這樣親密的接觸似乎使得約翰輕輕顫抖。「為什麼?」因為調低音量而使得聲音嘶啞。「他不是你的哥哥嗎?」

「相信我,你不會想跟他熟識。」夏洛克說。「只要一得知你是許願精靈他就會立即將你綁架到秘密基地直到你幫他完成三個恐怖絕倫的願望。」

「噢。」約翰恍然大悟,抬起眼皮望向221B的窗戶。「這是你的第二個願望嗎?希望我不要跟你的哥哥私下談話?」

夏洛克直起身體,雙手靈活地扣緊襯衫的第一顆鈕釦。「這是一個……請求。」他撇開臉對空蕩蕩的街道說。

精靈的藍色眼珠打量另一個男人稜線分明的側臉與稍稍噘起的下唇,捲起嘴角拉出一個大大的微笑。「好吧。」夏洛克的視線放回金髮男子臉上,後者聳了聳肩。「你的擔憂是沒有意義的,你知道。我並不能幫隨便的任何一個人完成願望。」

「那個人得是個好人。」

「對。」

「太好了,麥可羅夫特不是什麼好人。」夏洛克高興地下結論。「但是如果他出現在你的紀錄上呢?」

「那麼我當然得幫他。」約翰說。「但是你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呢?」

「因為你是我的精靈。」夏洛克很快說,雙唇張開好像原本打算多說什麼,然而最終只有晃晃腦袋。

約翰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褪去。「對,我是你的精靈。」他笑得雙頰都紅了。「我走了,夏洛克。」

直到那個精靈消失在轉角,夏洛克才慢吞吞走回自己的公寓,對端坐在起居室裡的英國公務員正眼也不瞧。他將自己拋進沙發,拿起小提琴胡亂撥弄。

「我不是叫你別進來嗎?」夏洛克沒好氣說。

「跟來歷不明的陌生人合租,夏洛克。」麥可羅夫特柔聲說。「媽咪會擔心的。」

「別老是把媽咪放在嘴上,麥可羅夫特。」夏洛克嘲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只有三歲。」

「我們之間你才是長不大的那一個。」

「對,你是長太大的那一個。」夏洛克假笑。「又胖了吧?」

英國公務員白了他的弟弟一眼。「是瘦了。」他很正經地澄清,夏洛克不以為然地冷笑一聲。「關於你的新室友。」麥可羅夫特不怠地繞回最初的主題。「你對他了解多少?」

「足夠與他合住的程度。」夏洛克懶洋洋回答,用力撥弄琴弦。「你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調查,如果約翰有什麼可疑之處早就該發現。」

麥可羅夫特沉默片刻。「他很普通。平凡無奇。除了中彈後曾短暫失去生命跡象這件事之外,沒什麼特別的紀錄。」他的手掌在傘柄上稍稍用力。「沒有任何理由說明為什麼他被遣回英國的當天直奔你家門口,與你認識不到半個小時就共同前往犯罪現場,當晚立即搬進這裡。在此之前你們從未見過面。」

發覺自己知道的內幕比麥可羅夫特更多的勝利感很美妙,夏洛克忍不住得意洋洋抬高下巴。「是了,他很平凡。平凡且安全不好嗎?」

「平凡和安全從不吸引你。」麥可羅夫特說。「約翰.華生主動接近你一定有目的,他究竟提供什麼引誘你?即使莫里亞提已經死了,但是……」

「約翰跟莫里亞提無關。」偵探大聲且不耐煩打斷他的哥哥。「省掉你老母雞的多事,麥可羅夫特。」

夏洛克持起小提琴吱吱呀呀亂彈一通,無論他的哥哥說什麼都不再回答,顯然打算用噪音驅趕討厭的客人。終於麥可羅夫特的耐心用盡,雨傘在221B的地板上敲打了幾下,悻悻然離去。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