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愣住,嘴巴微開看起來很呆。「許願?」

「對,你是個許願精靈不是嗎?我還有兩個願望不是嗎?」

「我還以為你忘了這回事了。」

「別表現得像個呆瓜。」夏洛克明快地說。「你可是一個精靈。」

約翰偷偷噘了噘嘴,起身坐在夏洛克身邊。「既然你的記憶力那麼好,應該沒有忘記願望不能涉及任何生命的奪取或挽回。」

「別低估我的智商。」夏洛克不屑地回應。

「好吧。」約翰故作誇張地扭動頭顱及伸展手臂,將十支手指折得喀拉喀拉響。「說出你的願望,人類。」

夏洛克似乎低低笑了一聲。「我希望。」夏洛克小心翼翼又字正腔圓,就像怕弄錯任何一個字。「我的哥哥麥可羅夫特.福爾摩斯的惡性腫瘤細胞全部變成正常又健康的細胞。

說完,夏洛克對約翰揚起兩條漂亮的眉毛。即使夏洛克極力掩蓋,約翰仍能察覺對方的緊張。他等待許願精靈的回應,彷彿等待刑期的宣判。約翰凝視對方那雙奇妙如貓般的璀璨雙眸,沒有半點兒表示,臉上維持一貫的溫和微笑。

「怎麼樣?」毫無耐心的夏洛克急急忙忙催促。

約翰輕微搖頭,看見偵探垮下的雙肩和失望的表情。他想著夏洛克明明就很在意自己的哥哥,為什麼總要彆扭地跟對方唱反調。或者這就是夏洛克,與其處理自己面對情感的手足無措,不如假裝不在意。

「麥可羅夫特明天會去辦住院手續。」約翰說。「我猜他會炒了誤診的主治醫生。」

夏洛克一向不會那麼遲鈍,然而他卻花了一小段時間才弄明白許願精靈的意思。約翰很樂意珍藏對方恍然大悟那一瞬間的表情,融合了理解、懷疑、震驚與歡喜。這可很難得出現在夏洛克的臉上。約翰放縱地大聲笑出來。

「約翰。」而且夏洛克完全說不出一句像樣的話來,只顧著對精靈露出既惱怒又開懷的笑容。

「我快冷死了。」約翰摩搓雙手上臂。「我們回家好嗎?今天已經把我一輩子該淋的雨額度都用完了。」

他站起,對夏洛克伸出友誼的右手。後者毫不猶豫握住。「當然,約翰。」夏洛克說。「我可不希望我的精靈感冒。」

---

「你違反規定了。」

約翰眨了眨眼睛,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士。「瑪麗。」他說。「妳在這裡做什麼?我不知道妳也上樂購。」

被稱為瑪麗的年輕女人有一頭如火般的紅色波浪捲髮,以及蒼白的膚色。「約翰。」她的神情冷酷,不茍言笑,身上的黑色套裝讓她顯得更難以親近。「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你違反規定了。」

約翰手上的冰牛奶凍得掌心發麻,他把它扔進購物車。「技術上來說我沒有違反。」他對購物車裡的貨物說,裡頭裝的是出門前夏洛克指定採購的物品。「否則我不會成功實現那個願望。」

「我指的不是他的哥哥。」瑪麗靠近約翰,走進對方和推車之間的空間。「而是你親吻了他。」

約翰對推車眨了眨眼,下定決心地挺直雙肩,收起下頜,以軍人的姿態正視對方的雙眼。「那只是一種安慰的方式。人類不都這樣做?」他說。「哈莉也親吻克拉若。」

「別裝作你不了解人類的禮儀。」瑪麗回答。「哈莉為她的行為做出選擇,你比誰都清楚你得不到像她一樣的結局。」

約翰咀嚼下唇內側,別開視線接觸。「夏洛克沒有那個意思。」

「那麼你呢?」

精靈沉默,呼吸變得急促。「這種事可不是一個巴掌就拍得響的。」他說。「我怎麼想都沒關係不是嗎?」

瑪麗原本嚴厲的凝視變得柔軟,約翰聽見她的柔聲嘆氣。「你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約翰。這不應該這麼困難的。」

聽到對方說的話約翰笑了出來。「但是你們分配給我的是夏洛克啊。」他開始推動購物車,隨手從旁邊的貨架上抓東西。「你們早該明白本身就是個難題。」

「約翰。」瑪麗小跑步跟上,抓住推車讓男精靈停步。「把握你的時間好嗎?」她說。「只剩最後一個,快點兒解決它,以免……你知道我的意思。」

約翰盯住手裡抓著的玉米罐頭,忽然間對它的保存期限感興趣了起來。「我知道我知道。」他喃喃般說。「我只是,嗯,不想這麼快跟夏洛克道別。」他對玉米罐聳了聳肩,把它丟進推車內。

「約翰。」

「別擔心,瑪麗。」約翰握住推車把手的雙手緊了緊。「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好嗎?反正還有一些時間,就讓我,嗯,就讓我再多享受一點他的陪伴。」他抬起頭,給另一位精靈充滿信心的眼神。「放心,我會在期限內完成。必要時我將逼迫他完成許願。」

瑪麗簡短點頭。「好吧,祝你好運,約翰。以及,」她退開一步讓給男精靈更多的空間。「不要跟你的人類戀愛。」

對於此番告誡約翰的反應只是擠出一個乾巴巴的假笑。

---

終於討人厭的麥可羅夫特願意挪動他肥大的屁股—其實一點兒都不肥大,基於前陣子某些惡毒的小細胞作祟,只是夏洛克不願意承認—離開貝克街,夏洛克上樓進入約翰.華生的房間。他環顧這個整齊乾淨如同無人住宿的空間,思索精靈可能藏匿秘密的地點。

在經歷過麥可羅夫特的健康意外以及某些夏洛克難以明狀的事故之後,夏洛克無法容忍自己再繼續等下去。他今天就要找到約翰的紀錄小書

於是趁著約翰出門採購的空檔,夏洛克翻找房間裡每個可能的隱密處。抽屜後方的空間、床底、衣櫃角落、可能存在的夾層暗房—可惜這房間裡沒有—除了落荒而逃的蜘蛛之外,偵探一無所獲。

這是當然,他不該這麼笨。回到起居室仰躺在沙發上的夏洛克以手指尖抵住自己的下巴思考。約翰是精靈,那本紀錄了約翰過去與未來的小冊子也許只有指甲片大小,平時安放在約翰身邊。若有需要,約翰只要吹一口氣,精靈之書才會出現。

啊,夏洛克下定決心。下次得趁約翰洗澡全身脫光時再翻找。

「麥可羅夫特回去了?」約翰的聲音從大門的方向傳來,伴隨塑膠袋希希唆唆的噪音,夏洛克抬高脖子望向對方。

「對。」夏洛克說,倒回沙發上。「像一頭興高采烈的孔雀。」

「醫生被開除了?」

「這是當然。」

約翰離家時正巧聽見麥可羅夫特提起神秘消失的癌細胞,懷疑自己的整個醫療團隊根本是俄國情報局的人,謀劃以虛假的癌症報告誘使麥可羅夫特執行化學治療。目的是為了在他健康的身體內注入放射性物質,讓細胞慢慢死亡衰退。

再多說就是國家機密了。麥可羅夫特含糊地說;夏洛克以毫無興趣的聲音嘟嚷你的手下都是笨蛋從來就不是什麼國家機密;而約翰悄悄微笑著關上門。

約翰走進廚房整理採購的物品,夏洛克赤足踩在地板的聲音響起,停在他的身後。

「今晚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在家吃吧。」約翰頭也沒回,一邊將冰箱裡安放在密封盒裡不知道是什麼鬼的夏洛克實驗物品挪來挪去清出空間。「我買了蕃茄肉醬千層麵。」

「你的跛足又出現了。」

聽見偵探的宣言約翰忙碌的手稍微停滯。「是嗎,我沒有注意到。」

夏洛克哼了一聲,更靠近精靈的背後,並推上冰箱的門。差點兒被冰箱門夾到的約翰跳了起來,轉身怒視他的室友。

「那個在哪裡?」夏洛克完全無視前軍醫殺人般的眼神。

「什麼鬼在哪裡?」約翰大叫。「你剛才差一點點就夾到我的頭你知道嗎?」

夏洛克做了個讓約翰很想揍他的表情。「別在意那種無聊的事,約翰。」他說,隨性地往後倚靠在廚房的長桌邊。「精靈的紀錄手冊在哪裡?」

約翰眨巴雙眼。「那是什麼東西?」

偵探瞇起貓一般敏銳的雙眼仔細打量眼前的男人,視線強烈得約翰懷疑對方根本已經透視他身上的毛衣正在觀察他的裸體。這想法讓約翰從耳根子紅到頸脖。他打算開口說一些幽默的言詞,夏洛克卻直起身體逼近約翰,後者下意識撤退,背脊貼在冰箱上。約翰不由自主回憶起兩天前的那場雨,以及雨中的那個吻。

精靈女神啊,他的臉這麼熱最好不要是臉紅了。

「我們剛見面時,你提過的紀錄。」夏洛克甜美又邪惡的低沈嗓音幾乎是貼著約翰的額頭說。「我在你的紀錄裡,麥可羅夫特不在你的紀錄上。那個記錄放在哪裡?」

約翰看過夏洛克使用類似的招式得到任何想得到的情報。雖然夏洛克自稱不懂情感,但在利用情感這方面卻無人出其右。夏洛克一定會觀察到約翰捲起的腳指,發白的指關節,急促的呼吸,以及緊盯著他的雙唇的視線。瑪麗的告誡早就被約翰拋到非洲的甘比亞去了,他很難保證自己下一秒會不會墊起腳尖親吻夏洛克迷人的嘴唇。

「你要做什麼?」約翰想用最具威嚴的軍人嗓音說,然而實際上發出來的聲音卻很嘶啞,自己聽來都覺得曖昧。

夏洛克低頭凝視,約翰緊張得嚥了口唾沫。

「別像個呆瓜,約翰。」夏洛克鵝毛般的男低音說。「我要看。」

就像個催眠師,夏洛克能夠輕易入侵約翰的意識,支使他為他完成任何事;反過來說,一旦面對夏洛克,約翰的意志力總會變得不穩固而搖搖欲墜。約翰從來就沒有勝算。

「那個,」約翰伸出舌尖舔過下唇。「不是一本書。」

「什麼意思。」

「精靈的紀錄不是書本、影像、或者任何可見的物品。它只是……一個念頭。」

淺灰色的眼珠子強烈地盯著約翰,就像在驗證精靈是否在撒謊。「那麼,」夏洛克說。「我要如何確保在我完成三個願望之前你不會離開我?」

「我不會離開你。」在經過腦袋前這些言語就自動從約翰的雙唇間溜了出來。

「那麼,三個願望之後呢?」

約翰微張開嘴,呆呆地望往對方。「三個願望之後?」

「不要重複我說過的話。」

理智總算溜回約翰的小腦袋瓜裡,裡頭的齒輪慢慢轉動,夏洛克的問句鑽進他清明的腦海裡。猛烈的心跳逐漸平穩,約翰開始能平順地從口鼻呼吸。他移開視線接觸,盯著放在地上的塑膠袋。

「之後,」約翰乾澀地說。「我得回到精靈王國,等待下一個被指定的人類。」他希望自己聽起來不要那麼失望。

夏洛克沈默了半晌。「如果我許願要你當我專屬的精靈呢?」

約翰再度抬高頭望往偵探,表情詫異,接著咧開嘴角笑得有些傻。「哦?你為什麼希望我當你專屬的精靈?」他以逗弄小動物或者兒童的討厭聲音問。

夏洛克噘起嘴打量眼前的精靈,精靈眼裡的期望,以及精靈又紅又熱的耳廓。「別傻了,約翰。你是我的助手。沒有你會很……不方便。」

「只是因為不方便?」約翰歪著腦袋並挑高眉毛。

「沒有人泡茶採購以及幫我拿手機。」

「喔,那還真夠不方便的了。」

夏洛克像個賭氣的孩子般沈下臉。「你究竟能不能實現這個願望?」

約翰一開始依然笑嘻嘻,但就像忽然想到什麼,蜂蜜似的笑容慢慢僵硬近而垮下。他輕輕咳了一聲。「我,我很抱歉,夏洛克。」他從夏洛克身側擠過,蹲下整理塑膠袋裡其餘的採購物,一邊低語。「我沒有權限……我辦不到」

「只是確定一下而已。」夏洛克聽起來倒是沒有很失望,赤裸的雙足轉了個方向離開廚房,回到起居室並縮回沙發。

約翰蹲在原地,手上抓了一包綜合蔬菜豆,呆呆地遙望夏洛克的身影,思索著方才發生過的所有事。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