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生活繼續,跟從前一樣。蘇格蘭場已完全接受約翰跟夏洛克一同出現在犯罪現場,自從上回夏洛克公開羞辱主動對約翰示好的女警員之後,再也沒任何女警靠近約翰—至少不是在有所企圖的前提下。約翰多少有點兒失望,倒不是真的想發生羅曼蒂克的關係,只是單純的虛榮感而已。

相反的,不知道是不是約翰的錯覺,夏洛克對此發展顯得相當滿意。尤其在順利破案之後,禁食許久的偵探嚷叫肚子餓並且推動約翰的背部的方式,總是讓約翰覺得有點兒半是炫耀半是佔有。

夏洛克依然不提許願,約翰也由著他去。他還有時間。

跟從前比起來,他們的生活似乎有點兒又不太一樣。夏洛克依然擺出任性弟弟的態度對待麥可羅夫特,愛理不理或者冷言冷語地挖苦。然而他現在會在英國公務員離開貝克街221號後站在窗前目送黑色公務轎車離去,也不再阻擋約翰泡茶給他哥哥。

他們窩在同一張沙發上看深夜的脫口秀節目,夏洛克連珠砲地抱怨這有多麼無聊與白癡卻沒打算離開,同時腳趾貼住了約翰的腳趾。有的時候夏洛克躺在沙發上思考,像一座無暇的雕像,又白又赤裸的雙足就這樣大方地擱在坐在沙發另一頭約翰的膝蓋上。偶爾他們會有一些曖昧又不是那麼曖昧的互動,通常讓精靈開心又迷惑。

就像現在,他們在安吉羅的餐廳吃晚餐。約翰將盤子裡的牛排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好入口,坐在直角位置的夏洛克便老實不客氣一叉子一叉子吃約翰的晚餐。約翰停下刀叉,怒視夏洛克。

「你怎麼不給自己點一份?」約翰假裝不高興地說。

「我不餓。」夏洛克一邊咀嚼切得恰到好處的牛肉一邊說。

約翰翻了個誇張的白眼。「真有說服力。」

夏洛克給了對方一個不想跟你這白痴多做解釋的表情,喝了口面前的茶,望向窗外。

「看看那個男人。」偵探輕聲說,下巴往前點了一下。約翰轉過頭看過去。「剛跟老婆吵架賭氣離家。」

約翰瞇起雙眼,只看見一個禿頭的男人慢慢在街上行走。「怎麼看出來的?」他興致勃勃地問。

約翰知道這樣挖掘他人私事不是很好,然而他無法抗拒偵探模式的夏洛克。這是他們的生活樂趣。

「他穿著睡褲,外頭只罩了件薄外套,還斜了一邊,代表他是匆忙離家,沒來得及更換衣服,也沒心思注意穿著。他滿臉怒容,一邊走路卻一邊回頭張望。不是緊張害怕的那種張望,所以不是擔心被追上,而是期望有人能追上他。」偵探露出個頑皮的假笑。「不是情侶,因為他不停轉動婚戒,所以他對婚姻依然充滿依戀。」

「了不起。」誠心的讚美沒經過思考就從嘴裡滑出來,約翰給偵探一個燦爛的笑容。

很明顯夏洛克正努力不要表現得太得意忘形,開始挖約翰的甜點吃。「觀察,約翰。」他簡短說。

約翰盯著眼前少了一半的烤布蕾好一陣子,思索要是他挖取夏洛克的湯匙碰過的部份算不算間接接吻。

「我沒有感冒。」夏洛克冷不防說。

約翰抬起頭。「我不是在考慮那個。」他下意識反駁。

「喔,約翰。你研究我吃過的部份那麼久,看起來很為難,難道不是在思考交換唾液傳染疾病的可能性嗎?」

他是在思考交換唾液的事,但並不是夏洛克推理的那樣。可惜約翰此時實在沒臉享受推翻夏洛克推理的快樂。「我知道。」約翰咕噥,輕輕咳嗽一聲,勇敢舉起杓子從夏洛克碰過的部份挖下一大口送入口中。

他媽的精靈女神的燈籠褲,約翰知道自己的耳根子紅了。

「或者你考慮的並不是感冒病毒?」偵探清透的雙眼直視眼前滿臉通紅的精靈。「你正在想……」

「閉嘴,夏洛克。」約翰明智地打斷對方即將出口的推理。「吃布蕾,然後,閉嘴。」

而夏洛克露出一個明顯的微笑。

---

許過第二個願望的三個月後的某天晚上,約翰發現自己正跟夏洛克在一間同性戀酒吧待著。根據夏洛克所描述,經過長久的推理與觀察,某個犯下多重同志謀殺案的嫌犯今晚可能會現身此處。

『表面是個恐同者。』夏洛克說,翻起大衣衣領顯得冷漠又神秘。『實際上不敢面對自己真正的性取向,藉著殺害不那麼明顯的隱性同志來證明自己不是他們的一員。』

『不那麼明顯的隱性同志?』約翰皺著眉頭。

『你又在重複我說過的話。』夏洛克不耐煩說,扔給約翰一條略微緊身的牛仔褲。『對,就像你這樣。矮小、陽剛、男子氣概。』

約翰抗議過今晚自己的穿著。相較於夏洛克一貫的長大衣加藍圍巾,他身上穿的實在是太暴露了點。小一碼的黑色T恤,緊密包裹臀部的牛仔褲,閃亮的棕色皮靴。約翰懷念他的毛衣。他一邊依照夏洛克的指示利用髮雕盡量讓短短的頭髮顯得沒那麼呆,一邊咀嚼偵探的言語。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今晚是個誘餌嗎?』終於裝扮完全的精靈不安地確認。

夏洛克翻了個白眼。『別表現得那麼遲鈍,約翰。』他說,手掌貼住約翰的背脊輕輕將對方推進熱鬧的酒吧內。『我已經鎖定對象,現在只需要直接證據。別擔心,我會在附近。』然後就消失在某個角落了。

『我一點都不擔心。』約翰嘟嚷著走向吧台。『我是一個軍人精靈。』

似乎依然能感覺到夏洛克觸碰過的部位隱隱發熱,約翰將一個有點傻的微笑和著酒吞下喉嚨。酒吧裡太多人,他看不見夏洛克,但是偵探保證過會讓約翰保持在他的視線裡。雖然不太確定該不該相信夏洛克的保證,約翰最終還是選擇了信任。

沒有人跟又楞又矮的前軍醫搭訕聊天,約翰難免對自己缺乏吸引同性的魅力感到遺憾。他一個人坐在角落的小方桌小口小口喝酒,手指無意識地撫摸被髮膠黏得硬梆梆的頭髮。就在手上的玻璃杯即將見底之際,口袋裡的手機發出清脆的聲響。約翰拿出電話的同時,一名侍者在他的面前擺上一杯注滿琥珀色酒品的酒杯。

「那邊那位先生請你的。」侍者指向坐在吧台邊的一個男子。

「謝謝。」約翰說,轉過頭對請酒的人頷首。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不像店裡大多數的顧客一般盛裝打扮,他穿著牛仔外套,帶一只黑框眼鏡,髮色是常見的黃褐色,相貌沒什麼特色,不會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約翰坐回原本的姿勢,翻看手機。

目標出現 –SH

約翰噘了噘嘴,手指在手機上滑動。

哪裡? J

「跟男朋友傳簡訊?」一個普通的男中音從約翰的正對面傳來,約翰抬頭看見請酒的那個人。

「不,不是男朋友。」精靈將手機滑進口袋裡,端起酒杯。「謝謝你的酒。」

那男人微笑著注視約翰。「丹尼爾。」他突然說,舉起自己的杯子。「我的名字。」

「約翰。」

他們友好地互相敬酒。

「我從來沒在這裡見過你,這是第一次來嗎?」丹尼爾問。

「呃,是。」約翰說。「最近剛搬過來,所以來逛逛,你知道,認識新朋友。」

「那麼你一定要讓我帶你到附近走走。」丹尼爾熱情地說。「這裡有全英國最美味的炸魚薯條,就在隔兩條街的那個轉角。」

約翰裝作有興趣地挑起眉毛。「聽起來不錯。」

他們閒聊著不重要的話題,期間丹尼爾又叫了兩杯酒。約翰小口喝,思索或許對方不是夏洛克要找的人。除了請酒之外,丹尼爾沒有表現出對約翰有任何興致,就像一般酒吧裡會對電視上轉播的足球賽品頭論足的普通男人。

除了丹尼爾貼住約翰小腿的腳。

那是在第三杯酒之後發生的。丹尼爾的腳有意無意地磨蹭他的,約翰感到自己的耳朵熱了。倒不是他對這個男人有任何慾念,而是像這樣被暗示挑逗的經驗是頭一遭,約翰有一點點不確定該怎麼反應。

但如果這是夏洛克的嫌疑人,他是不是應該給一點回饋,好讓丹尼爾有機會……殺掉他?

約翰稍微前傾身子,雙眼凝視對面的男人,壓低聲音。「你不覺得這裡有一點熱了嗎?」這是他從肥皂劇上學來的台詞。

黑框眼鏡後的眼睛慢慢睜大,丹尼爾的身子也往前探。現在他們的大腿互貼了。「我知道一個好地方。」他柔聲說,手掌撫上約翰擱在桌上的手。

許願精靈壓抑縮手的衝動。「你帶路。」

於是這兩個初認識的男人互摟對方的腰離開喧鬧的夜店。約翰從眼角餘光看見隨後跟蹤的偵探,心裡的不安稍稍放下一些。丹尼爾沒叫計程車,而是帶著約翰走進一條僻靜的小巷,然後就在那兒,那個一直表現得友善且斯文的男人忽然將約翰推在旁邊的牆面上,同時嘴唇迅速覆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