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超出約翰的預期。他驚叫一聲,用力推開另一個男人。「你他媽的……」

「閉嘴,你這虛偽的蕩婦。」丹尼爾的左手臂往前橫壓住約翰的頸子,右手則握了一把看起來被磨得銳利的彈簧刀。刀面貼在約翰的頸動脈邊。「你平時就是這樣假裝正常的吧?假裝你跟大家一樣,假裝對男人沒興趣,假裝不願意跟男人接吻。但其實你就是一個欠幹的婊子,巴不得跪下來舔男人的陰莖,哀求他們把它插進你那不正常又淫蕩的屁眼裡。」

哇喔。處於脅迫之下的約翰在心裡讚嘆。這轉變也太大,剛才那個文質彬彬又和藹可親的丹尼爾哪裡去了?他的眼睛盯住那刀子,試著不要表現得太恐慌。夏洛克就在附近不是嗎?

「這就是你的感覺嗎?」約翰從緊迫的喉頭間發出聲音。「感覺不正常?」

「我很正常。」丹尼爾的聲音危險地低沉下來,刀鋒劃破約翰的皮膚,那刺痛讓後者畏縮了一下。「我沒有喜歡男人。而你,褻瀆上帝的怪物,我會讓你……」

約翰不曉得丹尼爾打算讓他怎麼樣,因為下一瞬間那男人猛地向後被拉開,夏洛克完美的黑色大衣在約翰眼前畫個圓弧,然後是一個聽起來很噁心的骨頭撞擊聲。丹尼爾嘴角流血,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那聽起來很痛。」約翰皺起嘴唇說。

「約翰。」夏洛克看也不看地上的男人一眼,高瘦的身軀進入精靈的私人領域,臉色蒼白且神情驚懼。帶著黑色手套的左手輕輕捏住約翰的下巴讓他轉過臉,右手指尖輕撫滲血的傷口。「他割傷你了。」

約翰眨眨眼睛。「噢,這沒有什麼。」

夏洛克的嘴唇就在那兒,在他的臉頰旁。溫暖的氣息噴吐在約翰的耳邊,激起約翰手臂上一陣疙瘩。他們靠得如此近,巷子裡的燈光如此昏暗,夏洛克的氣味如此芬芳,傳來的體溫如此溫暖。約翰忍不住閉上雙眼,用力吞嚥。

然後夏洛克親吻上約翰,雙唇落在金色的髮鬢邊。約翰發出驚訝的輕聲喘氣,睜開雙眼看見夏洛克灰色如貓一般的透徹眼睛正凝視自己,裡頭似乎隱隱藏著某些陰暗不明的風暴。約翰微微張開嘴想說些什麼,然而夏洛克卻趁這瞬間再度低頭,雙唇攫住約翰的。

在他的腦後有一個熟悉的聲音,起來很像瑪麗,正大聲斥責警告些什麼。約翰忽略了它。現在他只想享受這一刻,感受夏洛克口裡夾雜著咖啡與菸草的氣息;感受夏洛克柔軟且靈巧的舌尖在他的唇與舌之間舞動;感受夏洛克大又厚實的雙手捧住他的臉,摩挲他的耳垂。

在他們所剩無幾的相處時光裡,留下最美好的回憶。

遠遠約翰聽見警車的聲音,但是他不想理睬。不是在目前這種情況,在他沉浸於與夏洛克纏捲的舌吻之中,雙膝發軟腦中一片渾屯的時候。夏洛克沒有停止的意向,那麼約翰也沒有。他可以這樣一直吻下去,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在乎,只要跟夏洛克在一起。只有跟夏洛克在一起。

「約翰?」

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他們的右邊傳來,偵探僵了一下,顯然很不情願脫離目前正將他的精靈壓在牆上親吻的姿態。約翰的雙唇又腫又痲,他舔舔下唇,轉過頭去。

站在巷口是一個有著俐落短金髮的女人,正以驚訝而大睜的眼睛盯著他倆瞧。

「哈莉?」約翰發出嘶啞的聲音。他有一點兒不好意思地清清喉嚨。

「真的是你。」被稱為哈莉的女人走向他們,夏洛克挺起身子,稍微離開約翰一點,但依然佔有性地擋在精靈身前。約翰側身從夏洛克身邊擠過,與那女人短暫擁抱。接著哈莉將注意力放到夏洛克身上,遲疑地皺起眉。「這是你的客戶,還是你的……男朋友?」

「嗯,這是夏洛克。夏洛克,這是我的姊姊哈莉.華生。」約翰邊假裝咳嗽邊說。「呃,哈莉。妳怎麼會在這裡?」

哈莉對夏洛克瞇起雙眼,後者以同樣的方式回瞪。「我跟克拉若到這裡的酒吧。」她心不在焉地回答,仍然仰頭看著偵探。「所以你就是夏洛克.福爾摩斯?」

「而妳是約翰的同性戀姊姊。」夏洛克回擊。「許願精靈?」

「不再是了。」

夏洛克歪了下腦袋。「如何不再是了?」

「哈莉。」約翰打斷兩人的對話,將他的姊姊的注意力轉回自己身上。「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可以,嗯,可以讓我改天再去拜訪妳嗎?妳看,這裡躺了一個謀殺嫌疑犯,而警察就快到了。」

「這就是你跟著他在做的事?幫警察抓犯人?在巷子裡親熱?」哈莉瞥視地上昏迷的男人。「瑪麗告訴我的時候我還真不敢相信。約翰,你難道忘記你真正該做的事嗎?你難道忘記你背負的重擔?」

約翰避開哈莉質疑的眼睛,而夏洛克對此發言很不高興。「是我不願意許願。」他說。

「不願意許願是什麼意思?」哈莉氣沖沖問。

「只要我不完成三個願望,約翰就得留在我的身旁。我需要他做我的助手。這觸犯你們的任何法律嗎?」夏洛克低沉的聲音如砲聲隆隆。「那麼妳呢?華生小姐。妳的本分又是什麼?為什麼妳不再是許願精靈?妳做了什麼讓妳失去那樣的魔法?因為妳的酗酒誤事嗎?」

「夏洛克。」約翰叫嚷。

哈莉看起來真的生氣了。「你正在殺死約翰,你這個傲慢自私自以為是的愚蠢人類。你不能愛他,你懂嗎?人類。快完成你的願望,然後放約翰一條生路。他不是你的玩具,不是你的收藏品。」

「那是什麼意思?」夏洛克似乎被這個訊息嚇住。「約翰,那是什麼意思?」

「哈莉。」約翰抓住他的姊姊的手臂將她轉了個圈面對自己。「離開這裡。求妳。」

「不,我要逼他許下三個願望。」

「我會跟他談。」約翰低下聲音,幾乎是哀求了。「讓我跟他談。」

精靈姐弟互看彼此,然後哈莉妥協了。她微微搖頭,趨向前抱了抱約翰。「別拿你的生命開玩笑。」她臨走前說。「你好不容易得回它。」

約翰抿起嘴沒回答,而接下來的時間裡,夏洛克銳利的視線始終沒離開約翰。

---

他們回到貝克街,精疲力竭。約翰打算無聲無息溜回他的房間,但是一進到屋裡夏洛克便抓住他,把他拉到起居室的沙發椅坐下。偵探自己坐在約翰對面,雙眼懾慴凝視對方。

「解釋。」夏洛克說。

約翰用舌尖舔溼嘴唇。「你想先喝茶嗎?」

「約翰。」夏洛克霸道地大叫。「別荒謬了。快告訴我你的姊姊是什麼意思?」

夏洛克無法忍受自己的無知,尤其是針對他的許願精靈,約翰知道。他嘆一口氣,低下頭看著自己裸露的腳趾。「好吧。」他放棄似地說。「事實上,我那個時候已經死了。」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