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就是你的PTSD和跛足的由來。死亡經驗。」夏洛克不冷不熱地說。「也是你拼命要我許願的原因,因為我的願望是你的生命之源。」

「對。」約翰對面前一動也不動雕像般的蒼白男人承認。「那是剛開始。但是跟你住在一起之後,你的生活是那麼,那麼刺激有趣。而你又是那麼……」迷人?可愛?吸引我?無論承認哪一點都讓約翰感到尷尬。「我很抱歉,夏洛克。我不知道,我沒有想到……」他停了下來,不確定接下來該怎麼說。我沒有想到我會愛上你還是我沒有想到你會愛上我

有嗎?夏洛克有嗎?他們之間交換的那些親吻對夏洛克而言真是代表愛或者只是尋求安慰?這段期間在兩人身上發生的曖昧對夏洛克而言是真心誠意或者只是實驗?兩人同居沒有多久約翰就了解自己對另一個男人的感覺,然而這個偵探可是自稱與工作結婚了。他不太能確定夏洛克對自己持有的想法究竟是什麼。

夏洛克的灰色眼珠一動也不動凝視他。而他的表情,若說是沮喪,更多是遭受背叛的失望。「如果我不許第三個願望,你的生命就會終止。如果我許第三個願望,你就得離開我?」

「是。」約翰垂下眼皮看往對方的膝蓋。

「你怎麼能這樣自私,約翰?」夏洛克終於開始發怒,就像個任性的孩子一樣。「你怎麼可以輕易地就浪廢掉這個機會?」

「我沒有浪費它。」約翰立刻反駁。「我過得很快樂,我得到想要的。我成為一個醫生,一個軍人。我只是沒有想到我會……那麼快就死掉。」

「你還沒有想到我!」偵探大聲說,從椅子上猛地站起,雙手在空中揮舞誇張的手勢。「你就那樣跑去阿富汗,讓自己中彈。做這些愚蠢的行為之前你就沒有想過我。」

約翰皺起眉頭。「我那個時候根本不認識你。」

「但是你現在認識了!」夏洛克毫無邏輯地反擊。他離開起居室往自己的房間移動,頭也不回。接著用力關上房門並且上了鎖。

約翰吁一口長氣,仰頭靠在椅背,舉起左手壓在眼睛上。疲憊感席捲他的全身,這是回到精靈身份之後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助。不能怪夏洛克因為他用掉唯一一次選擇成為人類的機會而埋怨他,現在的約翰也正為了這件事而怨恨自己。他搞不懂自己怎麼能這樣傻,怎麼能這樣沒有耐心。為什麼不多等幾年,為什麼就不相信在眾多客戶當中,會出現一個情意相投的對象?

呆坐一陣子之後,精靈走向偵探緊閉的房門,試探性地敲了敲。「夏洛克?」他說。

沒有任何回應。

約翰嘆氣,額頭抵住房門。「夏洛克。我很抱歉。」他低聲呢喃。「我真的很想成為你的助手,你專屬的精靈。」

還是沒有回應。

約翰直起身子扁扁嘴,轉身離去。他穿上外套帶上鑰匙,決定出去走走吹吹風。他們還有一個月的相處時間,然後夏洛克就得做出抉擇,是要放棄第三個願望讓許願精靈灰飛煙滅,還是完成第三個願望讓許願精靈從此離開。無論哪一樣約翰都不希望發生。但這是他的命運,他可沒有太多選擇。

深夜時刻沒有店家營業,倫敦街頭呈現難得的寧靜。約翰信步閒晃,深深吸取空氣的氣味。這是人類活動的味道,充滿精力與蓬勃生氣。不像精靈們的平淡乏味,而約翰熱愛這個。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一下,他停步,拿出電話觀看。

來自夏洛克的短訊。

你在哪裡? SH

不知怎麼這個語氣霸道的訊息讓約翰忍不住微笑。他笨拙地在手機上挪動手指。

你不是在生氣嗎?

我是在生氣,但是你不可以離開。SH

約翰笑出聲音。

還不會走。散步中。

回覆的簡訊來得很快。

回家。SH

約翰笑著搖頭。

正在回頭,等會兒就到。需要帶什麼吃的回去嗎?

別傻了約翰。這麼晚沒有店還開著。SH

約翰低頭看手上發光的3C產品,腦袋裡浮現夏洛克穿著他的藍色睡袍,仰躺在長沙發上打簡訊的姿態。赤裸的雙足互相交疊,卷曲雜亂的黑色頭髮亂翹。他笑得咧開嘴,手指壓下按鍵。

我知道一家營業得很晚的小店。我會帶三明治回去。

約翰沒能走到那家小店,也沒能看見夏洛克傳來的回覆。因為下一刻他的後腦傳來鈍痛,眼前發黑,不醒人事。而他的手機則落在被襲擊的人行道上。

---

夏洛克找到約翰的手機是在一個小時之後,就在綁匪打電話給他之後。

『如果要你的男朋友活命,就去告訴蘇格蘭場你弄錯了,把丹尼爾弄出來。』

夏洛克蹲在人行道旁,小手電筒發出的光芒在眼前形成小光圈。他觀察遺留在現場的跡證,一絲不露。接著夏洛克站起來,拿出手機,撥打一個他百般不願意撥出的電話。

「是我,我需要你的幫忙。」夏洛克對接電話的人怒氣騰騰地說。「約翰被綁架了。我需要所有的監視器畫面。」

麥可羅夫特在電話的另一側頓了一下。「地點?」

夏洛克告訴了他,還包括車胎痕移動的方向。沒過多久政府官員的黑頭車出現在他旁邊,夏洛克沒有抱怨,直接了當上了車。麥可羅夫特已經在裡頭等他。

「你們吵架了。」麥可羅夫特說。這並不是疑問句。

「意見不合而已。」夏洛克很快回答。「拿到錄影畫面了嗎?」

他的哥哥笑了一聲。「當然。綁架約翰的人不是什麼高手。」

「太好了。」夏洛克咬牙切齒說。「他會為此後悔的。」

---

約翰的頭很痛,兩眼昏花。他舉起手想揉揉太陽穴,卻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反綁在背後。這真他媽的太好了。約翰罵了一句,環顧四周。

他在一間車庫裡,黑壓壓地沒點燈,但雙眼適應黑暗之後倒是能多少看清些東西。綁架他的人將他綁在一把椅子上,用粗厚的尼龍繩,還真有一點痛。約翰使勁動一動,沒辦法掙脫,還差點兒摔倒,他決定想別的法子。

他雖然是個精靈,卻沒有太多的魔法。既不能瞬間移動,也不能變成一隻老鼠。就在他思考該如何擺脫目前局面時,車庫門打開,走進來一個陌生的男人。那男人的身材很壯,身上的T恤在寬大的胸肌上顯得有一點過於狹窄。約翰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

「你好。」那男人打著招呼。

「呃,嗨?」約翰遲疑地回覆。「你要什麼?」

「這不是你的問題,這是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問題。」

聽見夏洛克的名字約翰警覺地瞇起雙眼。「你要是敢傷害夏洛克。」他威脅著。「你將會非常非常後悔。」

「我很懷疑。」男人冷笑著說,走到約翰面前。約翰現在看清對方的臉部,寬闊且容貌不特別,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陰險的壞蛋。他的手上握有一隻手槍。「我不會傷害你,除非福爾摩斯沒能達成我的要求。」

手槍讓約翰回憶起那顆射入肩膀的子彈,他忍住不表現出懼怕。「你的要求?」

「我要我的丹尼爾回來。」男人齜牙咧嘴,現在看起來像個壞蛋了。「你們害他被逮捕了。」

約翰噘嘴,看著面前的男人。「事實上是他害自己被抓的。」他理性地說。

「他沒有做錯任何事!」男人說。

「對啊,他只是殘忍地殺掉幾個人而已。」

聽見這般挖苦男人走上前將槍管抵在約翰的太陽穴旁,後者向後畏縮。「閉嘴。」男人威嚇。「否則我一槍迸掉你的頭。」

約翰咬住舌尖,睜大的雙眼用力眨了幾下,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無害又無辜。他們沈默好一陣子,那男人焦慮不安走動,不時查閱手機。約翰終究沒忍住,再度開口。

「丹尼爾是你的男朋友?」

綁匪停步,惡狠狠瞪視他的肉票。「我們是好朋友。」

約翰一點兒都不相信。「你愛他。」他說。

他以為綁匪會大聲斥責否認,甚至拿手槍敲他。然而那男人卻楞住,好像想起什麼而陷入記憶中。「不。那是,那是褻瀆上帝……」他低聲說,接著又再度變得惡狠狠。「不要胡說八道,我們跟你和那個,那個福爾摩斯不相同!你們是惡魔,是上帝的瑕疵品。你們應該下地獄!」

短暫的瞬間約翰居然同情起這個男人。他忽然能夠理解對方的矛盾心情,就在愛與不愛之間。他吐一口氣,嚴肅地望向對方。「好吧,老實告訴你。」他平靜地說。「其實我是一個許願精靈,可以給你三個願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tri 的頭像
yatri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LOUD
  • 你好,想請問你關於密碼的事,請問許願精靈約翰華生密碼提示公寓位於,我是密碼要打LONDON 還是 BAKER STREET,密碼有大小寫之分嗎,還是要比照寫信到國外
    的方式221B Baker Street London,有空格嗎?,可不可以提示一下呢,感謝你~
  • 訪客
  • 請問下一篇文章的密碼是要加Baker Street嗎?大小寫分嗎?試了幾次都打不開😭😭
  • Anno
  • 無法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