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女神說的沒有錯,愛過之後的分離只會更痛苦。約翰躺在床上—夏洛克的床—盯住天花板,腦袋亂糟糟胡思亂想,計畫著剩下一個月的相處時間要跟夏洛克做些什麼。他想跟對方待在床上一整天不停做愛,也想跟偵探到命案現場享受人類的生活。他想要的那麼多根本就已經到了貪心的程度,然而只剩一個月,遠遠不夠。

他記起哈莉在與克拉若互相表白之後,精靈女神給予她成為人類的選擇。一向樂於當個精靈的哈莉毫不遲疑放棄魔法與永生,選擇變成一個平凡的人類女性。他記得在那之後哈莉寄給他的信裡有多麼歡天喜地,附上的她和她的真愛合影照片有多麼美麗。死而復生的約翰在醫院裡看那封信,心中同時也感覺得到那股幸福的暖意。

他當時認為自己將來一定也會找到一個彼此相愛的對象—也許是在軍中,也許在退伍之後—那個時候他將不需要精靈女神的力量來選擇要當精靈或者凡人。他早就是個平凡的人類了。

而此時約翰巴不得精靈女神出現,帶著一向的關愛與慈悲,回應他的願望。

「我聽見你的願望,約翰。」睡夢裡的精靈女神穿著粉紅色的長洋裝,如同母親一般給予精靈和煦的微笑。

約翰看看四周,發現他們正位於精靈國度的水池旁。水池裡的蓮花盛開,上頭有各色蝴蝶飛舞。約翰其實很不喜歡那些蝴蝶,它們總是喜歡停在他小小的尖鼻子上,惹得他打噴嚏。約翰皺了皺鼻子,怒視一隻試圖靠進的黃蝶。

「我能達成嗎?」約翰問。「或者我還能再選擇嗎?既然妳都回應我了。」

女神悲傷地搖頭。「不,約翰。你希望能永遠陪在這個客戶身邊,當他專屬的精靈。那是不可能的。精靈不屬於任何人類,你有你的使命。」她讓一隻金色的蝴蝶站在張開的手掌心。「你無法選擇當個人類,這個我們之前談過了。」

約翰知道除了自己不能怪罪任何人,但是此時他真的對女神有點生氣。「那麼你來找我做什麼?」他忍住原本打算夾在裡頭F開頭的咒罵。

「我只是要提醒你,約翰。」女神手上的蝴蝶化成一個沙漏,大多數的金色沙子都在下層,上層只剩少許,還不停滴落減少。「你該讓你的客戶許下第三個願望。」

約翰驚醒,喘得就像剛剛和夏洛克跑過全倫敦的街道一般。他感覺又回到那片沙漠,躺在炎熱的太陽下,眼睜睜看著珍貴的鮮血從肩上的動脈噴濺,源源不絕卻手足無措。他不想死,一點兒都不。

但他也不想離開夏洛克。從一開始想盡辦法引誘夏洛克許願,到後來完全放棄此一念頭,約翰經歷不少掙扎。此時躺在充滿夏洛克氣味的床鋪上,精靈開始在思考這一個可能性。當一顆星星,遠遠地觀察夏洛克,讚賞他破解謎題,追逐嫌犯,似乎沒有那麼糟。

外頭傳來夏洛克的小提琴聲,比起通常拿來驅趕麥可羅夫特的刺耳聲音,這一次的聽起來溫柔又憂慮就好像彈奏音樂的人心裡懷著什麼悲傷的心事。約翰用雙手搓了搓臉,強振精神起床。

夏洛克正站在窗前,逆光的情況下拉著小提琴的剪影顯得好優雅。約翰吞了口唾沫,有一點為自己的反應感到不好意思。

「早餐?」他以輕快的聲音問。

停下手上的演奏,夏洛克轉過身看往約翰。淺灰色與深藍色的眼睛互相凝望許久,夏洛克終於說話。

「快中午了,約翰。」

約翰很想揍他,又很想吻他。「我昨晚被綁架了,夏洛克。我很累。」

「而且你還在我的手上高潮了。」說這些話的夏洛克竟然能完全不臉紅。

約翰可沒那種厚臉皮的本事。「你到底要不要茶?」

「還要炒蛋。不要青椒。」

「你從來沒有要過青椒。」約翰假裝責罵。「挑食的小孩。」

夏洛克發出不名所以的嘟嚷,約翰忍不住笑了。

他走進廚房,將茶壺擱到水龍頭下。翻找冰箱,拿出製作蔬菜炒蛋的原料開始為他的偵探準備早午餐。雞蛋在鍋裡熱得滋滋作響,傳出陣陣香味。約翰往外探,夏洛克依然穿著藍色睡袍,正仰躺在長沙發上對天花板發呆。

「雷斯垂德有來電話嗎?」

端著早午餐的精靈坐到專屬的沙發,餐盤放到茶几上。

夏洛克沒回答,眼睛眨也沒眨持續觀察天花板,約翰差一點也跟著抬頭看看那兒除了被夏洛克的某次實驗燻成黑色之外還有什麼有趣的東西。等不到另一個男人的回應,約翰聳聳肩,一邊吃盤子裡的食物一邊瀏覽今日報紙。

他聽見夏洛克從沙發爬起的聲音,裸足踏在地板上靠近自己。約翰抬頭,看見夏洛克站在自己身邊,看起來似乎在研究他的飲食習慣。

「夏洛克?」約翰問。

偵探的冷灰色眼珠呈現一股興致高昂。

「我已經想好第三個願望了。」

約翰僵住,口裡還含著炒蛋,呆望另一個男人興高采烈的臉。「那麼快就要用掉?」他因為自己語氣裡呈現的絕望而畏縮。

夏洛克嘆口氣,似乎覺得約翰是難以溝通的小孩。「你說過我不能許願要你當我專屬的精靈。」

「對。」約翰放下叉子,直起身體。

他可以感覺到夏洛克眼裡的火花,就像準備開始大展身手炫耀偵探結果。夏洛克在謀劃什麼,他知道。而約翰不由得充滿期待。

「如果我許願要你永遠留在我身邊呢?」

約翰搖頭。「我不能永遠留在你身邊,夏洛克。我得回去我的國度。此外我還有工作。」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工作。」夏洛克立刻說。「相信效率會提高。」

約翰想像自己帶這位大偵探去找下一個客戶,後者劈頭就給那個倒楣的善良好人類一場冗長的演繹,逼得對方只好在最短期限內隨便完成三個願望好擺脫他們。誠實地說,約翰覺得那會很有趣。但是一個好精靈不應該這樣惡整他的客戶。他們都是好人。

「不可以。」約翰斬釘截鐵拒絕。「精靈得獨自完成他的業務。」

「我可以在外頭等你。」

「夏洛克。」約翰給對方一個嚴厲的眼神。「不行。」但是他卻笑了出來。

夏洛克噘起嘴。「好吧。那麼我可以許願你當我的室友嗎?」

「室友?」

「別重複我說過的話。」夏洛克抱怨,但表情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你會收到任務得去幫某人達成三個願望,但是那就像出差一樣只要離開個幾天。如果客戶還沒想好願望你就先回到這裡,讓他們給你發短訊。221B就是你的神燈,約翰。」

許願精靈眨巴著眼睛。「完成任務後的精靈一般都是回精靈王國,享受賺來的生命並且等待下一個客戶。」

「所以你們有法律規定沒有工作時一定要待在那個什麼王國,」約翰嘟嚷精靈王國,夏洛克忽略了他。「怎麼我記得你曾提到你跟你的姊姊一起溜到倫敦吃冰淇淋?」

「呃,我不知道,夏洛克。」約翰皺眉的樣子真的有一點呆了。「沒有精靈閒暇時住在人類世界。」

「但不代表不可以。」夏洛克說。

約翰仔細想,雖然自己對法條一向不太了解,但是似乎沒有任何規定不准他住在人類世界。「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你可以試試看。」

夏洛克挺直身體,非常慎重。「我希望。」他以沒有必要的緩慢語速說。「在我有生之年,許願精靈約翰.華生都能是跟我同住的室友。」

約翰閉上雙眼集中力量,感受魔法在他的指尖蠢蠢欲動。

「他可真狡猾不是嗎?」精靈女神的聲音在約翰的腦袋裡浮現。

「夏洛克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男人。」約翰在腦袋裡回應。

女神笑了。「這是你要的嗎?約翰。他是人類,你是精靈。他會老去,衰弱,死亡。而你將永遠保持現貌擁有永生。」女神柔聲提醒。「總有一天你會失去他。」

「但是他永遠不會失去我。」

女神先是嘆氣,之後輕聲笑,舒服的聲音。「你很特別,約翰。比其他的精靈都特別。相對安逸的生活,你更嚮往刺激。相對安全的精靈王國,你更喜愛多變的倫敦。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受到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吸引。」

「我愛他。」是約翰唯一能給出的回應。

女神溫暖的氣息包裹約翰,就像母親給孩子的懷抱。熟悉的感覺盈滿全身,指尖的力量迸發。

約翰完成了第三個願望。

從夏洛克的角度來看約翰只短暫閉上雙眼不到一秒,然而從約翰忽然變得緊促的呼吸以及嘴角顯露的笑意,他知道願望已經成真。約翰看往他的偵探,笑意越來越濃。

「恭喜你,人類。」約翰想要用神燈巨人的嚴肅語氣說話,發出來的卻是愉快的聲音。「你剛才完成了你的第三個願望。」

夏洛克咧嘴而笑,真正快樂的笑,那笑意直達他的灰色眼睛。他彎下腰,約翰抬起頭顱,兩人的嘴唇在空中相遇。

「青椒的味道。」親吻間夏洛克在約翰的嘴裡抱怨。

「不可以挑食。」是約翰的回應。

夏洛克輕聲笑著,與他的室友分開。

「歡迎搬進我家。」夏洛克難得溫柔地說。「許願精靈約翰.華生。」

「歡迎當我的神燈。」約翰愉快地回應。「大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

Fin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開關開關OAO
  • 冒昧詢問,請問我能將BBC新世紀福爾摩斯的HW文搬運到Lofter嗎?會標注原作者並貼上授權證明。期待您的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