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睜開雙眼,迷惑看著前方;腦袋一片空白,似乎沒有運轉。他輕輕皺眉,舉起手放在眼前,觀察手指上的紋路。真奇怪,他想,為什麼我會躺在這裡?為什麼會這樣疲倦?

然後一隻冰涼的手掌貼在他的額上,他驚得轉過頭,看見手掌的主人。一個高大的身影,灰白的臉皮貼在臉上,狹長的眼睛是紅色,原本該是鼻子的地方剩下蛇般的孔洞,底下嘴巴的部份卻沒有嘴唇。那人對躺在床上的他勾起嘴角露出怪異的笑容。

「你終於醒了。」那人說。「我的孩子。」

孩子?他皺起眉頭。「你是誰?」

沒有鼻子的高大男人把頭歪向右邊。「你不記得我了嗎?」他說。「我是你的父親。」

他仔細研究這個長相恐怖的怪人,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我不知道……」他喃喃說。「我……我甚至不記得我的名字。」

浪潮般的驚恐包裹住,他忍不住顫抖,反射性將自己的身體蜷了起來。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記得,就好像在這之前他並不存在。蛇般的男人壓住他不停發抖的肩膀,紅色的眼珠直直看住他的眼睛。

「別害怕。」蛇般的男人柔聲安撫般說。「我會告訴你一切你該知道的事。」

他一邊喘氣一邊望著對方,猶豫地點了點頭。「我的名字。」他低聲說。「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我的兒子。」那男人的嘴角更加上揚,紅色的瞳孔閃爍惡意的光芒。「叫做天狼星。」

---

賽佛勒斯輕吸一口氣丟下杓子,右手立刻抓住灼燒般疼痛的左前臂,暗暗罵了一句。他熄掉大釜底下的火焰,在居家的穿著外多加一件袍子,一邊疾行一邊扣上鈕扣。黑魔王可不喜歡看見他的僕人邋裡邋遢,即使是在凌晨一點半。賽佛勒斯走在無月光照映的馬份莊園裡,狐疑在這樣的深夜黑魔王招喚食死人的目的是什麼。

魔藥大師抵達佛地魔專用的房間門外,畢恭畢敬垂下頭與雙手。「我的王。」他說。「我是賽佛勒斯。」

「進來。」佛地魔尖銳的聲音說。

賽佛勒斯輕推開門無聲地滑了進去,驚訝發現黑魔王只招喚自己。他一向對於單獨招喚這件事有著莫名的恐懼,黑魔王若不是打算交辦秘密任務就是打算懲罰失敗的秘密任務,無論哪一種都不是賽佛勒斯期待的。

「我的王。」即使內心緊張賽佛勒斯也沒有絲毫表現,仍順從地單膝下跪親吻黑魔王的衣角。

佛地魔對魔藥大師輕微點頭。「賽佛勒斯。」他說。「你注意到了,今晚我只招喚你一人。」

「感謝您,我的王。」

「這是因為眾多的僕人當中,你是我最信任的。」佛地魔以一向冷酷的語氣說。「而且根據你的經歷,我認為你是這個重要任務的不二人選。」

聽見重要任務幾個字時賽佛勒斯感到手臂上的汗毛豎了起來。「這是我的榮幸。」他說,沒有過多情感。

佛地魔坐到窗邊的一把高背椅上,紅色的瞳仁望往房間的角落,蜘蛛般的長手指輕輕撫摸光禿的下巴。「有一個人。」黑魔王輕聲輕語,似乎正在斟酌出口的言詞。「一個你很熟悉的人,一個你以為死亡的人,回來了。」

不知為何賽佛勒斯的胸內用力突地跳了一下。在自己熟悉的、已死亡的眾多人選當中,他最期望對方的逝去只是一場夢靨的那一個,卻是由他親手結束對方的生命。賽佛勒斯知道自己比任何人都明白阿不思.鄧不利多的死亡是不可轉圜且絕不可逆的。他不該抱有任何幻想。

「我可以知道那個人的身份嗎?」他有禮地詢問。

「這正是我招喚你來的目的。」年長的史萊哲林和顏悅色說,從袖子裡抽出魔杖對角落的屏風輕點,那屏風往旁邊聚攏顯露位於後方的一張雙人大床。「還記得我的兒子天狼星嗎?」

縱使像賽佛勒斯這樣的鎖心術高手在看見坐臥在床上的男人時也藏不住震驚。黑色的雙眼用力撐開,瞳孔不自覺放大,他聽見自己的輕聲吸氣。然而更讓他震驚的是黑魔王竟以我的兒子稱呼天狼星,難道天狼星是佛地魔跟布萊克夫人的私生子?不可能,這太可笑。何況天狼星跟他的父親長得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基因可不會說謊。

「是的。」冷靜很快掩蓋一瞬間的驚訝,魔藥大師立刻回答。

「那麼你還在等什麼?」佛地魔說。「還不過去問候歷劫歸來的年輕主人?」

多年的食死人與間諜經驗告訴賽佛勒斯,對黑魔王的命令不要有太多遲疑。他微弓著身走向天狼星.布萊克,在距離對方一步遠的位置停下。「我年輕的主人。」他低聲說,克制下意識的咬牙切齒與不屑。

「親吻他的衣角,賽佛勒斯。」身後的佛地魔提醒。「不過一年而已你就忘記應有的禮貌嗎?」

在情勢尚未明朗之前雙面間諜知道最好還是走一步算一步。他單膝跪在床邊,親吻布萊克的袍子邊緣。床上的巫師扭動。

「呃。」布萊克聽起來有些遲疑與不安。「哈囉?」

賽佛勒斯忍不住抬起頭,兩隻眼睛跟布萊克的對得正著。除了表情困惑之外,布萊克看起來跟一年前落入帷幕前幾乎一模一樣。削瘦的臉龐,凹陷的雙眼以及沒刮乾淨的鬍渣,而且似乎不認得他。賽佛勒斯站起轉身面對黑魔王。

「我的王。」他說。「布……小主人,不記得過去的事嗎?」

佛地魔尖聲笑了。「你總是這麼聰明,賽佛勒斯,這正是我欣賞你的理由。」他尖銳盯住石內卜,彷彿正在仔細觀察。「你知道,自從我的仇敵,哈利.波特,設計讓天狼星跌入魔法部的帷幕之後,我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讓我兒歸來的方法。終於,天狼星回到我的身邊,但正如你所見,他遺忘了一切。」

喔,這就是了。賽佛勒斯不動聲色的外表之下腦細胞正運作著。黑魔王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讓布萊克死而復生並消除所有的記憶,然後賦予對方一個全新的身份—佛地魔的子嗣、哈利.波特的仇敵。顯然地,若得知天狼星仍存活於世,哈利.波特絕對會為他的教父涉險。葛來分多的行為總是如此容易掌控。

「我很遺憾。」魔藥大師說。

「這就是我打算派給你的秘密任務。我需要你,忠誠的食死人與前霍格華茲教授,教導我兒一切他該重新學習的事。」佛地魔走向兩人,纖白的手指輕輕抓起布萊克的手擱在掌心,另一手則以父親般溫柔的方式安撫似地拍打布萊克的手背。「我的孩子,這是賽佛勒斯。」

「賽佛勒斯(Severus)。」天狼星重複,忽然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惡作劇般的笑。「鼻涕卜(Snivellus)?」一瞬間石內卜以為對方記起自己,舊綽號的提起也讓他的情緒憤怒起來。但布萊克接著卻抓了抓頭。「抱歉。」布萊克聽起來有些尷尬。「我不應該這麼無禮。」

佛地魔從鼻孔裡笑了短暫的一聲。「別為這極具創意的玩笑道歉,我兒。」紅色的眼睛轉往魔藥大師。「你說是吧,賽佛勒斯。」

「是,我的王。」石內卜克制磨牙的衝動。

「在天狼星完全記得自己的責任之前我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他的存在,因此明天一早我會安排你們兩人前往魯修斯位於阿伯丁的私人別墅。」佛地魔對著天狼星繼續說。「賽佛勒斯曾是霍格華茲巫師學院的教授,他將會協助你重新記起如何操縱魔法。」

賽佛勒斯感覺到前葛來分多評估的眼神,他咬緊牙齒死死盯住佛地魔的鞋子。「曾是?」天狼星懷疑地說。

「因為某些因素霍格華茲解僱他了。」佛地魔閒聊般說。「我想這應該由他親自說明。賽佛勒斯?」

賽佛勒斯的臉上一點兒表情也沒有。「因為我殺死霍格華茲的前校長。」他說。

「別低估我們的魔藥大師啊,天狼星。」黑魔王說。「若不是賽佛勒斯進入霍格華茲任教並取得阿不思.鄧不利多的信任,那老傢伙到現在仍是我們的頭號敵人。據說他到死前一刻還不相信賽佛勒斯會背叛他,是吧,賽佛勒斯?」

「是,我的王。」

始終恭敬低著頭的賽佛勒斯抬起眼皮掃向布萊克,後者的表情正因為這消息而顯得不可置信。「他親手殺死信任他的人,而你竟然要我跟他同處一室?」

「別擔心,天狼星,我相信賽佛勒斯對黑魔王的忠誠。」黑魔王偏過頭看著不發一語的魔藥大師。

「謝謝您,我的王。」賽佛勒斯說。

佛地魔輕哼一聲代表贊同。「我兒,從此刻起賽佛勒斯是專屬於你的食死人,他會竭盡所能傳授予你應知的一切並服務你的任何需求。」看見天狼星逐漸睜大的灰色眼睛黑魔王沒有唇瓣的嘴角稍稍揚起。「別對他太苛,天狼星。」

佛地魔的聲明踩到了石內卜敏感的神經。專屬於布萊克的食死人?服務他的需求?這任務聽起來不太妙,賽佛勒斯期望實際執行起來不要比聽起來還糟。他無聲地磨牙,感謝自己長得足以遮蓋臉龐的黑髮。

灰色的大眼睛轉往始終低垂著視線的食死人,天狼星從躺臥的姿勢坐起,對年輕的史萊哲林伸出手。「抬起臉來,我要記住你的長相。」賽佛勒斯抬頭,四目相對。天狼星些微噘著嘴,手指戳著自己的下唇。「你……」他說,石內卜下意識揪緊拳頭,等待對自己外貌的惡毒評論。「應該要多曬些太陽,多吃點肉。」

老實說賽佛勒斯很意外布萊克沒有抨擊自己的長相。「我會盡量。」他說。

「好了,你休息吧,我跟賽佛勒斯交代一些事。」佛地魔對食死人招手,兩人走出房間外。午夜的馬份莊園一片寧靜,星光下的黑魔王臉上已收起虛假的慈愛,回復一貫的冷酷。他的紅色眼睛尖銳盯住賽佛勒斯,後者低下頭。「所有的食死人中,只有你能表現出剛才那種冷靜與迅捷反應。」

「謝謝您,我的王。」

「我想你已經知道黑魔王的計畫了。」

「哈利.波特。」永遠都是哈利.波特。「他會為布萊克涉險。」

佛地魔微笑,那神情在他臉上令人毛骨悚然。「不止如此。想想看,當雙方對歭時天狼星忽然出現並且為黑魔王作戰……」

黑魔王讓語句懸在那兒,意有所指望著魔藥大師。賽佛勒斯的心臟猛地一跳。「鳳凰會那群人一定會措手不及。」

「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將重任交給你的原因。」黑魔王讚許。「你是如此機伶,賽佛勒斯。」賽佛勒斯再度感謝對方的厚愛。「你很清楚我要你教導他什麼。」

「布萊克將只效忠於我的王。」賽佛勒斯柔滑的男低音說出保證。

佛地魔的紅色眼睛盯住食死人的黑色瞳仁好一陣子後滿意地點頭。「我知道布萊克是你最憎恨的仇敵,要你臣服於他是委屈你了。」

「一點也不,我的王。」賽佛勒斯很快順著佛地魔的期望回答,即使這樣說違背自己的本意。「能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天狼星的存在是個絕對的秘密,時機到之前別讓任何人知道。」

「是,我的王。」

年長的史萊哲林輕鬆一擺手。「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他打發說。

再一個恭敬的頓首,賽佛勒斯轉身,以一向習慣的大步伐往分配給他的房間前進。自從發生天文塔那件事後魔法界的局勢就越來越緊繃,黑暗與光明之間的衝突不再只是零星戰火。失去間諜作用的魔藥大師成為正氣師局與鳳凰會的頭號通緝名單,目前只能躲藏在馬份家。但賽佛勒斯知道黑魔王不會容忍他僅是待在實驗室做配置魔藥那一類的簡單工作,每個人都得付出些什麼,即使是像他這樣立下大功的食死人。

將死而復生卻喪失記憶的天狼星.布萊克培養成黑魔王的得力助手相當有挑戰性,雖然這代表接下來的日子得客氣對待布萊克。賽佛勒斯倒不怎麼排斥這個任務,並認為那沒有表面上聽起來的困難。布萊克的家族專出黑巫師,而天狼星的身體流著相同的血。況且石內卜從來不覺得天狼星是什麼正派的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布萊克是一個怎樣的混球。

(未完不續)

其他內容都在新刊「The Death Men」裡,預知後續請上預購網站。

http://moonrice.weebly.com/the-death-men65288yatri3387965289.html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憶凡
  • 新篇!!!!!(尖叫
    看到冷月子米寄的信以後馬上跑來釵大的網站晃晃
    原來有收錄新短篇嗎?!
    本來就是必買的新刊更是絕對必須買了>/////<
    短篇的設定光看開頭就好揪心呀.....我會捧著小心肝收看的QQ
    好高興又一部作品出成實體書籍~
    也繼續默默期待釵大的新作^^//
  • 云云
  • 好想買!!!可是..QAQ
    大大的文真的好好看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