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痠痛是他恢復知覺後的第一個想法,口乾舌燥則是第二個。他轉了轉眼珠,撐開沈重的眼皮並且張開口試著發出聲音。

『啊…』孱弱的聲音,只能發出這樣的音量,他閉上嘴稍微喘氣,同時觀察身處的位置。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