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疼痛是他恢復知覺後的第一個想法,第二個則是口乾舌燥。他轉了轉眼珠,撐開沈重的眼皮。

他看見一片又白又亮的天空,刺得他重新閉上雙眼。頭痛欲裂,尤其是後腦杓,就像誰正拿著電鑽挖掘。電鑽,這麻瓜的玩意兒還是賽佛勒斯告訴他的。有一次他化獸成狗在後院挖洞埋骨頭—每一次變成狗他都會忍不住這樣做—結果把賽佛勒斯種植的魔蘋果的根給挖爛,那蘋果哇哇大叫。慍怒的賽佛勒斯恐嚇要拿電鑽鑽開他的頭看看裡面究竟有沒有裝腦袋,他告訴賽佛勒斯斧頭可能比電鑽好使多了,結果換來賽佛勒斯的一個怒目。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