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雷斯垂德將車子停在教堂前,穿過修剪整齊的草皮,來到教堂後方的小小墓園。他尋找的男人穿著一貫合身的黑色長大衣,深灰色圍巾掛在右前臂,正站在一塊樸素的白色墓碑前。雷斯垂德走到對方身後,輕輕咳一聲。

「夏洛克。」雷斯垂德說。

夏洛克轉過身,在陽光下呈現淺灰色的眼珠無情感地觀察探長。「從酒吧過來?」

雷斯垂德聳肩。「我找到她了。」

「清醒的還是酒醉的?」

「當然是清醒。」探長說。「她在那裡工作。」

夏洛克望向雷斯垂德後方,一個留有俐落金色短髮,穿著帥氣褲裝的女性站在教堂的牆邊警戒觀望。他沒再理雷斯垂德,掠過對方身側逕自走向那女人。

「哈莉.布朗特?」偵探態度冷酷。

哈莉仍舊站得歪歪的,雙手抱胸,眼珠由上至下觀察偵探,一臉警惕。「那個探長說會告訴我約翰的消息我才請假過來的。」她看了看夏洛克,又看往雷斯垂德,以及那一塊小墓碑。「為什麼是這裡?約翰不是在軍隊嗎?他發生什麼事了?」

夏洛克抿著嘴,依然不冷不熱。「他一年前在阿富汗中彈被遣返。」他說。「輾轉到我這裡。」

哈莉顯然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她的雙目圓睜,兩隻拳頭緊握成拳。雷斯垂德往前更靠近兩人。「那麼約翰呢?你他媽的跟我說約翰去哪了?」她大聲吼叫,一張臉漲得通紅。

「妳在乎嗎?」夏洛克微瞇起雙眼使自己看起來很刻薄。「對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奴隸……」

哈莉往前踏一步,右邊的拳頭差一點兒就揮出去。「你是約翰的新主人嗎?妳他媽給我閉嘴!約翰是我的弟弟,你聽見了嗎?他是我的弟弟!從他被送到軍隊我就開始尋問他的落腳處,沒有人,他媽的整個公務體系沒有人在乎我的弟弟到哪個國家,活的還是死的!沒有半個人!」她停下喘氣,惡狠狠怒瞪眼前高瘦的男人。「現在,老實告訴我,你把我帶到這裡,是因為,是因為,」哈莉的嘴唇開始顫抖,幾乎說不出接下來的問句。「是因為約翰已經死了嗎?」

在對方發表這一長串的宣言之中,夏洛克沒試著打斷。他緊盯住約翰的姊姊,眼神專注,就像要看進對方的靈魂,尋找真實。

「如果我說是呢?」夏洛克問。「如果我說是我害死他的呢?我是他的主人,我可以對他為所欲為。」

「那麼我就殺了你。」哈莉沉聲說。「相信我,我會殺了你。」

夏洛克點頭。「我相信你會。」他的視線離開對方,戴上圍巾熟練地在胸前打個結塞進大衣的領口,舉起右手招呼背後的探長。「載我們過去,雷斯垂德。」他說,邁開大步伐離開。

雷斯垂德走到呈現憤怒又疑惑的哈莉身邊,安慰性拍拍她的肩膀,指引她一同離開墓園。

「要去哪裡?」哈莉問。

「當然是去看約翰。」走在前方的夏洛克大聲說,長大衣的下擺在他的身後飛揚。

---

病房外麥可羅夫特的秘書正低頭玩手機,夏洛克靠近時她抬起頭瞄一眼。

「老闆在裡面。」她說。

她的意思可能是要夏洛克暫時別進去,然而夏洛克一向不太理睬他的哥哥的命令,而秘書對此也非常習慣,只有在夏洛克大聲推門進去時聳了聳肩,又回到手機裡的世界。

夏洛克進到病房時約翰與麥可羅夫特站在大窗戶前面對面,由窗外透進的斜下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長在地。約翰依然得穿著壓力衣來保持背上新植皮膚的完整,因此站得像一根竹竿般僵硬。麥可羅夫特穿著那可笑的三件套式西裝,黑色雨傘掛在左手,右手則正對約翰伸出。

約翰的表情介於迷惑與警戒,猶豫了一陣子後才決定跟麥可羅夫特握手應該不會導致爆炸。兩人的手短暫接觸,大福爾摩斯下巴微揚輕輕哼一聲。

「總之,約翰。」麥可羅夫特輕柔的聲音說。「無限感激你救了我的弟弟一命。日後若有什麼需要請務必讓我知道。」

約翰顯得手足無措,尷尬地扯開嘴角笑了一下。「是,先生。」他以求救的眼神看向門口的夏洛克。

「啊,我的弟弟到了。」麥可羅夫特對夏洛克慍怒的神情視而不見。「看來他為你帶來一個大禮。」

夏洛克仍然對他的哥哥生氣,然而當看見逆光下的約翰正對自己露出華生醫生獨有的陽光式笑容時,還是忍不住報以微笑。麥可羅夫特經過他身邊時發出意有所指的短笑。

而約翰,發現出現在夏洛克身後的那個短髮女性時,海藍色的眼睛睜大,滿臉不可置信,嘴巴張開卻沒發出聲音。哈莉擠開夏洛克一個健步衝上前,同時尖叫著。

「約翰!真的是你?喔上帝啊!約翰!」

夏洛克跟在他的哥哥背後退出姐弟相逢的病房,輕輕關上門。

「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忘記我們的約定了嗎?」門一闔上夏洛克立即出聲警告。「說謊會變胖,麥可羅夫特。」

「我以為那個童話故事說的是謊言會讓鼻子變長。」麥可羅夫特糾正他的弟弟。

「隨便。」夏洛克不耐煩說。

「別擔心,夏洛克。」英國政府悠哉在地上旋轉他的黑傘。「我不會忘記說過的承諾,更不會忘記兩個月前約翰代替你挨一顆子彈。」

夏洛克的臉色暗下,雙唇抿成一條線。「別一再提醒我。他差一點就死了。」

那是一場絕對的惡夢。只差一點點子彈就會穿過約翰的肺臟,只差一點點約翰就會在夏洛克的懷裡斷氣。夏洛克還是討厭MI6的探員,但不可否認若不是他們協助做了適當的處理並以高速直昇機將約翰送至醫院急救,約翰現在也不會在病房裡與久違的姊姊話家常。

「我毋需提醒。」麥可羅夫特輕聲說。「你不會刪除這個記憶。」他恢復一貫不露喜怒的高深表情,挺直了背脊。「總之,史坦的問題已經解決,依照約翰的恢復情況很快你就可以帶他回家。」

「我不知道你還會看病。」

「我只是問過他的主治醫生。」麥可羅夫特溫和地說,甩動著雨傘。「我得走了,夏洛克。提醒你你還欠我五個案件。」

夏洛克討厭欠他的哥哥人情,特別是麥可羅夫特提供的案件總是非常無聊。大多數都是幫那些達官貴人們找情敵或者失蹤的珠寶。他決定到時候再慢慢拖延隨意應付。

「又要去推翻哪裡的政權了嗎?」偵探故意大聲對公務員的背影嚷叫。

麥可羅夫特沒理他,反而向假裝沒在注意他們對話的雷斯垂德頷首。「已經完全恢復了,探長?」

「呃,對。」雷斯垂德沒料到大英政府會跟自己搭話,有些措手不及。「兩個禮拜前就拆掉石膏恢復上班了。」

「真抱歉我的弟弟總是給你添麻煩。」

「不,夏洛克他只是……」雷斯垂德正想該如何說才不會得罪這個權高望重的政府官員,夏洛克已經氣急敗壞反駁。

「我幫雷斯垂德解決麻煩!」夏洛克遠遠地大叫。

「啊。辛苦你了。」麥可羅夫特客氣地說。

「啊。彼此彼此。」雷斯垂德怒瞪夏洛克。

麥可羅夫特菀爾聳肩,在秘書跟隨下離去。

「對啊,大多數時候你是幫我解決麻煩。」等大福爾摩斯消失在轉角後雷斯垂德嘆氣。「現在你可以讓我知道為什麼要約在墓園了嗎?」

夏洛克灰綠色的眼睛短暫停留在探長臉上又快速離開,已經演繹完對方今日發生的所有事情。

「人在遭遇措手不及的突然變化,第一瞬間的反應是最可信的。」夏洛克面對約翰的病房門說,似乎以為不眨眼的瞪視就可以穿透門板看見裡面正在發生的事。「加上我表現得對約翰莫不關心,如果哈莉.布朗特真心在意約翰一定會對我勃然大怒。」

「噢。」雷斯垂德說。「所以她威脅要殺了你等於通過你的考驗了。」

「顯而易見。」夏洛克說。探長搔了搔腦袋,看了眼牆上的鐘,偵探不耐煩開口。「你可以去簽字了,離婚手續是今天辦不是嗎?」

「你是怎麼……」雷斯垂德半張著口,想想決定不問,皮鞋聲漸行漸遠。

夏洛克獨自在病房外等待,焦慮地走來走去。他當然知道許久沒見的約翰與哈莉一定有很多話想聊,這不正是他請雷斯垂德幫忙找來哈莉的目的嗎?他也知道麥可羅夫特在醫院內外安排很多保鑣,確保消失無蹤的莫里亞提不會忽然出現劫走約翰。但是夏洛克已經觀察完這層樓裡的每一個人,並且已經有兩個護士因為他喃喃自語演繹出她們正跟同一個男人交往而大打出手。

他很無聊。

夏洛克推開門進入病房,姐弟兩詫異地望向他。

「可以了,布朗特小姐。」夏洛克大步走向他們,站在坐著的約翰旁邊,左手佔有性勾住約翰的肩。「約翰應該休息了。」

哈莉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看他,又看看約翰。「他一向都是這樣霸道嗎?」她問。

約翰笑出聲音。「他今天算是非常有禮貌。」他說,反手抓住夏洛克的手作為支撐站起。「好吧,妳有我的電話,再聯絡。」

哈莉經過夏洛克旁邊時停下,仰起頭兇惡瞪視高大的偵探。「你要是敢對約翰做出什麼事……」

「你會殺了我。」夏洛克快速說。

哈莉似乎又想說什麼,但最後只有甩了下手離開。

當房間裡只剩他們兩人時,夏洛克轉過身子低頭凝視約翰,在對方的唇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吻。約翰的藍色眼睛裡充滿笑意,伸手拂去偵探臉頰旁的一縷黑捲毛。

「麥可羅夫特跟你說什麼?」夏洛克的男低音問。

「你演繹不出來?」約翰開著玩笑。

「他威脅你了嗎?」夏洛克眼睛周圍的肌肉繃緊。「如果是……」

「喔,夏洛克。」約翰輕嘆,打斷對方。「別擔心這個。你的哥哥安排最頂尖的醫療團隊將我從死神手上搶救回來,讓我住進這間高級單人病房。我想麥可羅夫特正以他的方式對我表示友好。」他眨了眨眼睛。「而且你知道他帶什麼給我嗎?」約翰神秘兮兮卻又喜孜孜地問。

夏洛克瞇起雙眼似乎正在讀約翰的心。「蛋糕?不,他會留下來自己吃。衣服?太親密了。」他思考一陣子。「那個該死的胖子。手機是我要買的。」

約翰顯得非常得意。「不,你這一次錯了,夏洛克。」他慢吞吞走到桌子邊,拉開抽屜,以一種保證夏洛克絕對受不了的慢速拿出藏在裡頭的一封牛皮紙袋。看見紙袋的一角夏洛克馬上驚叫出聲,直接從約翰手中奪走。

「喔。喔。那個混蛋。喔。」夏洛克一邊檢閱裡頭的東西一邊說著沒有意義的單字。「真想不到。喔。」

直到偵探翻看完所有的東西並妥善放回去之後約翰才開口。「只是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猶疑地說。「這並不簡單。」

夏洛克仔細地盯著他的醫生,閱讀對方雙眼裡活躍的光彩。不虛偽,不狡猾,真誠與善良。約翰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好,不知道他有多麼讓人驚奇。不知道麥可羅夫特在他身上發現奇蹟,不知道當麥可羅夫特從手機擴音器裡聽見他與莫里亞提的對話時,臉上難得出現了詫異與不由自主的欽佩。

那都沒有逃過夏洛克的觀察。

他轉開身子走到窗邊背對約翰,靜悄悄沒說話,似乎在參透什麼。約翰坐回扶手椅,小心地別碰到癒合得差不多的傷處。他端起茶杯,正以為兩人的對話到此結束時,夏洛克卻開口了。

「我要他滾離開我的生活。」夏洛克對窗外說。「我要他對待你就像一般人一樣。我討厭他跟你說話的方式,還有你對他戰戰兢兢的態度。他說他只是想確保我的安全。我告訴他你不危險,叫他滾開。後來他提出一個交易。」偵探到此暫停,轉身面對正楞楞望著自己的醫生。「我幫他找到莫里亞提跟奴隸殺手案有關的證據,他就再也不找你的麻煩。」他冷笑一聲。「他以為我不會同意,因為他知道我不會願意讓你陷入危險。」

「我喜歡跟你一起辦案的危險。」約翰說。

「喔,因為你是個傻瓜。」夏洛克戲謔地說。「傻瓜跟瘋子。」

「那就看我跟誰在一起。然後呢?」約翰似乎對這個故事著迷了。「所以他要你帶我去宴會接近莫里亞提嗎?」

「去宴會是我的主意。那種場合莫里亞提不太敢輕舉妄動,我也可以不受注意地關注你。麥可羅夫特不喜歡這個方式,他為此可是很不高興。啊,你那天在樓上不是都聽見了嗎?」偵探的唇角捲起壞笑。

「我搞砸了宴會。」

「你沒有,約翰。我說過了。」夏洛克貼近約翰低頭俯視椅子上的對方。「你完成了。麥可羅夫特得到他要的資訊。他得停止對你指手畫腳,他得滾出我倆的生活。」

約翰的手指輕輕磨搓馬克杯,茶水都涼了。「那份文件呢?」他問。「又是為什麼?」

偵探貓般的眼睛閃爍奇特的光彩。「這是你為自己贏得的。」他深深吸一口氣,稜角分明的顴骨變得柔和。「麥可羅夫特暗自處理,連我都……」夏洛克噘起了嘴暫停一下。「連我都被瞞住。」

約翰看得出來沒預先料到麥可羅夫特的計畫讓偵探很不滿,然而對方這般對哥哥鬧脾氣的模樣竟令人難以致信地可愛。他望往藏放文件的抽屜,想起自己翻閱裡頭的東西時是如此驚訝與迷惑,尤其是由麥可羅夫特親自交給他。

「奴隸約翰.華生已經死在吉姆.莫里亞提手上。」麥可羅夫特不冷不熱地說。「這裡是前軍醫約翰.華生的身份證明、退伍資料與護照。」

即使竭力忍耐,約翰的雙手依然陣陣顫抖,甚至沒注意到自己正憋住呼吸。

「我。」他的聲音乾燥沙啞得不像自己。「我的身份證明嗎?」

「我已經安排雷射與植皮手術,難免會留下疤,但保證不會再有那八個數字的任何痕跡。」

「史坦公爵?」

「那很好解決,我有他的一點小把柄。」麥可羅夫特的黑雨傘輕輕在地上點兩下。「任由蘇格蘭場帶走你只是保護你的手段罷了。」

約翰依然覺得很迷惑,紙上的英文字母與數字看起來那麼陌生,他輕輕描繪自己的護照號碼。「謝謝你,先生。」他輕聲說。

麥可羅夫特簡短點頭,尖尖的鼻子似乎沒那麼刻薄了。「那一句話或許應該由我來說。」他對著約翰後頭牆壁上的一個點說。「你,你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華生醫生。這一次夏洛克是對的。」他困難地承認了最後一句話。

約翰很想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然而習慣上還是沒有問出口。福爾摩斯兄弟總是在互相較勁互相比較。「那麼我……」

「夏洛克回來了。」麥可羅夫特匆忙說,臉上重新掛回疏離且冰冷的面具。當病房的門開啟時他對約翰伸出一隻手,後者猶豫地交握。「總之,約翰。」麥可羅夫特輕柔的聲音說。「無限感激你救了我的弟弟一命。日後若有什麼需要請務必讓我知道。」


約翰從回憶裡回神,發現夏洛克的雙眼正一眨也不眨地關注他。

「不要想那個胖子了。」

「你哥哥一點都不胖。」

「不要維護他。」

「你吃醋了?」

「我沒有。」偵探飛快否認,前軍醫懷疑地挑起一根眉毛。「你有什麼打算嗎?」夏洛克轉換話題。

約翰想了一下。「找一個可以領薪水的工作。」

夏洛克咬住下唇內側,腦袋高速運轉。「然後你就可以搬出貝克街?」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沒那麼失望。

「然後我就可以付給你一半的房租。」約翰笑得很燦爛,伸手拉住偵探的上衣將對方往下拉,直到兩人的鼻尖對鼻尖。「沒有醫生的督促大偵探是不會乖乖吃飯的。」

夏洛克吻了他,許久許久。

「所以你會繼續跟我查案?」四片唇瓣稍微分開,夏洛克輕聲問。

「我喜歡跟你查案。」

「你不會搬出去?」

「我以為你不喜歡重複。」約翰回答。

夏洛克的胸口發出低沈而歡愉的笑聲,如同貓一般的呼嚕。「約翰。」他的雙手捧住醫生的臉,鼻子磨蹭對方的。「我愛你,約翰。」他說。

「傻瓜。」約翰悄悄說,迎上前含住偵探的下唇。「很久以前我就愛你了,夏洛克。」

他沒有告訴夏洛克麥可羅夫特對自己說過的話。從此之後沒有人可以命令你,所以這不是命令,約翰。只是一個關心弟弟的大哥的期望。如果可以,請不要離開夏洛克。請陪伴他,照顧他,分享他的喜怒哀樂。他需要你,你讓他變得更好。麥可羅夫特是看著約翰的雙眼說出這些話的。還有,請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曾跟你說過這些。

毋須麥可羅夫特的請託,約翰早就明瞭他離不開夏洛克。他們從來都不是奴隸與主人的關係,他們是室友,是同事,是朋友,是情人。命運對他殘酷,命運也對他寬容。命運讓他成為奴隸,命運也讓他遇見夏洛克。他擁有機會,他做出選擇。

他不後悔。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本來只是有些小懷念大大筆下的大狗跟教授沒想到釵大您竟然有寫這樣一篇BBCSH文而小的現在才發現(痛哭
    想當初就因為釵大的文徹底的變成SBSS的腦殘粉阿ˊ艸ˋ
    真的很開心看到這兩個孩子也能在大大筆下更加幸福快樂!!!!
    偷偷問結局麥哥主動對探長對話跟小夏說出探長今天恢復單身不是巧合吧噢噢ˊ艸ˋ

    感謝釵大筆下永遠美麗的文字阿阿!!!
    PS默默說其實在加密的那章很直覺得就打上了HP的密碼然後被拒絕 感覺有點小蠢呵呵ˊ////ˋ
  • 謝謝您喜歡我的故事,

    其實這是第一個Sherlock文,
    有很多不完善的部份,
    接下來要出版的同人本有微量修改,
    希望能讓劇情合理一些。

    至於本篇的配對嘛......
    公開的只有HW,
    其他的就留給讀者自己想像囉!^^

    yatri 於 2013/02/06 21:29 回覆

  • 月汐流
  • 小钗你也萌BBC Sherlock简直太棒了!!!(为了你刚去221D注册了!
    (打包ing
    去年忙申请,一直拖着很多事……于是现在同人志正在排版(刚刚?!)真是太拖了,谢谢你那么信任我……等印出来我会给你发邮件要你的地址的!
  • 居然是小汐......太久沒上來我的blog,現在才看到你的留言,好驚訝!!
    好久不見了小汐(抱)。
    同人志還有後續嗎?好開心,本來都不抱希望了 ^^|||
    謝謝你還在努力,
    期待收到成品喔 ^^

    yatri 於 2013/11/29 14: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