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暑假期間的霍格華茲只剩下駐守的幽靈與小精靈,大多數的教授都放假回家,除了魔藥學教授。走在地窖長廊的天狼星以批判的眼神觀察史萊哲林區域的牆壁和綠色的燈架,暗自嘲笑這些缺乏美觀的裝飾。他隱約知道石內卜留守學校的理由,那個人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只能與血腥男爵分享史萊哲林地窖。多麼可憐,站在魔藥教授的宿舍前天狼星忽然這麼想,那個男人沒有真正的家。

他嚥下莫名其妙的同情,伸手拍了拍大門。『石內卜。』天狼星叫著。『喂,我知道你在裡面。』

一如預期,石內卜讓天狼星在外頭等了一段時間才緩慢將門打開一條小縫。『啊,看看這是誰,』魔藥大師皮笑肉不笑以刻意傲慢的語氣說。『受盡委屈的英雄,天狼星.布萊克。』

該死的預言家日報。天狼星瞪視另一個巫師。『怎麼聽起來你比較委屈呢?』他故意挖苦。『我被證明清白你一定非常不高興吧?』

黑色的眼睛冷冷看著。『魔法部很快就會發現這是個錯誤。』石內卜說。『總有一天魯莽與自作聰明會再度讓你惹上麻煩。』

『也許惹上麻煩的會是你。』葛來分多的眼睛有意無意瞄著對方的左手臂,石內卜沉著臉作勢要關門。『何必這麼害怕別人提起?你的手上有個烙印是個不爭的事實。』

賽佛勒斯立刻倔強地開口。『我什麼都不怕。』

『你害怕參加我的慶祝會。』

『啊,是啊,每個人都應該去參加偉大的天狼星.布萊克的特赦慶祝會。』石內卜冷笑著說,口氣嘲諷。『說不定還有機會拿到哈利.波特的簽名照。』

『你再說哈利一句。』黃金男孩的教父沈下聲音。

石內卜沒有繼續挖苦。『不是每個人都有時間做那種無意義的事。』他說,黑色的頭髮遮掩史萊哲林蒼白的臉,地窖的陰暗讓那張營養不良的臉更顯死氣沉沉。『慶祝是沒有煩惱的人才會做的事。』

『你的煩惱很多是嗎?否則你就不需要依靠這種東西入眠。』天狼星拿出那個三角形的玻璃瓶。『或是你作過的惡事每晚都反噬你的夢,讓你無法平靜?』

魔藥大師搶回那瓶子。『你怎麼有這個?』

『你把它留在我的房間。』天狼星往宿舍裡張望,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他讓注意力放回眼前的巫師身上。『哈利說我睡了一天一夜。你給我喝這個做什麼?』

賽佛勒斯抿著嘴,過一陣子才開口。『校長的命令。』他冷淡地說。『預防你跑去魔法部自投羅網。』

『我問過阿不思,他表現得對此一無所知。』

『那是他的習慣。』石內卜輕描淡寫。『你來我地盤的目的就是為了歸還這個瓶子嗎?』

天狼星想了一下。『不完全是。』黑鑽石般的眼睛懷疑盯住,天狼星雙手一攤露出痞笑。『你看,石內卜,我是一個自由人了。』

石內卜冷哼。『你不是為此放了一整晚的煙火嗎?』他的語氣嘲諷。

葛來分多收下笑容。『我不會輸給你。』他正經說著。

『我不記得我們在比拼什麼。』

『你知道,』天狼星說。『我正在爭取復職正氣師,而我將成為黑巫師們的惡夢。』

幽谷般的雙眼目不轉睛注視葛來分多淡灰色的眼睛。『我拭目以待。』說這些話時石內卜的嘴角甚至動都沒動。

天狼星不示弱地回視,四周的空氣幾乎都凝結起來,然後他吸一口氣張開口。『我不知道你怎麼讓阿不思相信你,但最好不要讓我逮到你的小辮子。』

大理石般的面容一點動靜也沒有。『否則?』

天狼星站在那裡似乎正在猶豫要如何撂接下來的狠話。『否則不要怪我不顧及舊日情誼。』

一向沉著的深色瞳仁滑過一絲難以形容的情緒,只是現在的賽佛勒斯已經是個鎖心術高手,布萊克發覺自己再無法由對方的臉上讀到任何資訊。『舊日情誼?』史來哲林學院導師柔聲說。『原來我們之間存有那種東西。』

布萊克家的長子別開臉看著石牆上的火炬,過一陣子才又開口。『你明白我指的是什麼。』

賽佛勒斯抿緊雙唇,現在的表情絕對足以嚇暈奈威.隆巴頓。『對話結束,布萊克。』他冷酷地說。『滾開。』

不等待對方的反應,史萊哲林學院導師砰地一聲用力關門。被檔在門外的天狼星眨眼,不高興而噘起嘴。『沒禮貌的雜種。』他低聲罵,轉身離開。

*******

1997

天狼星衝出葛來分多塔時霍格華茲的校園已經一片混亂。他急速奔跑,黑夜裡身上的正氣師制服被風吹得鼓動。魔杖緊握在他的手上,杖頭的燈照亮倒在草地上的哈利。天狼星大叫衝上前跪在他的教子身邊,扔下魔杖扶起年輕巫師的肩膀。

『哈利。』天狼星說。

『他殺了鄧不利多,他殺了鄧不利多。』哈利斷斷續續說,全身發抖。『快追,他殺了鄧不利多。』

『誰?』

『石內卜。』哈利說。

天狼星的雙眼慢慢睜大,頭顱用力往後甩越過肩膀看往禁忌森林的方向。『他往那邊去了嗎?』

哈利用力點頭,大聲嘶吼。『我沒事,逮捕他!天狼星,逮捕石內卜。他殺了鄧不利多,他是個殺人兇手!』

天狼星拾起魔杖起身,堅定且簡潔地對他的教子點頭,轉身的一瞬間化身為一隻巨大黑狗,如鬼魅一般飛奔在夜晚的校園中。四足踩踏在潮濕的草地上,黝黑的雙眼盯住薄霧裡的禁忌森林。獸足的腦袋快速轉動,眼前似乎還留有哈利驚惶的祖母綠雙眼的殘影。石內卜殺人?石內卜殺掉校長?這個令人不可置信的訊息一時之間仍無法浸入天狼星腦袋的深處。他的確不是很信任石內卜,就與其他人一樣,但殺掉阿不思.鄧不利多?

看見前方那群穿著黑斗蓬正一一幻影的食死人,天狼星的喉嚨發出嚨嚨低吼並變回人型,伸長的魔杖噴濺出一串火光直衝賽佛勒斯.石內卜的後心。『石內卜。』天狼星大叫。『停下,石內卜!』

魔藥大師倏地轉身,長斗蓬在周圍舞成一圈黑色的浪花,手上的魔杖靈巧格檔開前幾個攻擊,然而天狼星的最後一個強力咒語卻讓他往後踉蹌兩步。

『教授。』一直在學院導師身邊的跩哥.馬份驚恐尖叫。

幾乎全部的食死人都離開,原先要幻影的貝拉.雷斯壯卻往前站在石內卜前方。『捨不得出手嗎,石內卜?』女巫師尖聲嘲弄,冷不防右手一挑,魔杖尖端射出一道白色的強光襲向天狼星。

早有準備的天狼星擋住這波攻擊,雙眼炯炯盯著面前的巫師。『原來你是要女人保護的小白臉。』他的嘴角上彎露出鄙視的笑容。『像你這樣的懦夫竟然敢殺死阿不思,我們都太小看你了不是嗎,石內卜?』

賽佛勒斯蒼白的臉上表情難看,就像吞了一噸鼻涕蟲。他一個大跨步上前,手掌用力鉗住貝拉舉高的魔杖手。『帶跩哥回去。』低沈的嗓音露出威脅。

『放手,石內卜,你竟敢這樣抓我!』雷斯壯夫人用力掙脫開。『你以為你是誰?』

『閉嘴,女人!』石內卜怒喝,站在後邊的跩哥發出一聲嗚咽。『這是我跟布萊克之間的事,帶跩哥回去。你忘記水仙怎麼拜託妳的嗎?』

厚重睫毛後的黑色眼珠死死盯住石內卜,一陣子後貝拉終於移開視線跺步走向她的外甥。『走,回去。』她不高興地說,不等跩哥的反應一把握住年輕巫師的手臂幻影消失。

冷眼旁觀的天狼星站穩腳步,更出力握緊魔杖。『我跟阿不思說過很多次,他就是不願意相信我,結果看他為自己招來怎麼樣的厄運。』他咬牙切齒說。『你不會變,石內卜。你永遠都在偽裝良善,永遠都在踐踏別人的信任,我知道你的真面目,你這不知恥的雜種。』

黑夜裡布萊克看不清楚隱藏在黑色髮絲之後的蒼白臉龐,但那一雙深沈的雙眼流露出的憎恨與厭惡卻是不會弄錯的。『你是只會耍嘴皮子的渾球,布萊克。』石內卜一貫低沈的嗓音說。『你以為穿上正氣師的衣服就能代表正義嗎?』

『我代表的不一定是正義,』天狼星挑釁般地對另一個巫師勾了勾魔杖,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威嚇。『但你代表的卻是絕對的邪惡。舉起你的魔杖,石內卜,以免讓人家說我以強欺弱。』

賽佛勒斯似乎猶豫了一下,最後仍將放在身側的魔杖手往前伸。就在他舉起魔杖的瞬間天狼星發動一長串攻擊,來不及反應的魔藥大師勉強在身前畫一個不完整的魔法盾,但還是有少許能量穿過光盾衝到他的袍子上,黑色的教師袍上立刻出現許多燒焦的破洞。石內卜很快瞄一眼衣服上的破損,往後退一步揮動魔杖讓魔法盾更完整。

『你一直都希望能親手殺死我是吧?』賽佛勒斯突然這樣說,不知是不是天狼星的錯覺,那聲音充滿苦澀。

『我跟你不同,我不是謀殺犯。』天狼星說。『我要讓你上審判台。』

說完這些的正氣師完全不給對方喘息機會,動作俐落又是好幾個攻擊,只是這一次食死人有了防備,天狼星的每個咒語都讓賽佛勒斯擋掉或解開,他無法穿透史萊哲林建立的強力護盾,無法撼動魔藥大師一絲一毫。他們在森林裡繞著彼此打轉,天狼星尋找石內卜的弱點,但魔藥大師圍堵的魔法盾就跟他大理石般的蒼白臉色一樣堅固。天狼星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只防禦的石內卜就像正在耍弄獵物的貓,任憑天狼星的攻勢如何凌厲就是不反擊,臉上永遠保持傲慢的漠然神情。

終於天狼星停手,臉孔因為憤怒而扭曲。『不敢正面迎戰嗎,石內卜?』他放聲大叫『你這只會趁人不備的峱種!只敢背後偷襲的懦夫!』

『不准叫我懦夫!』石內卜怒喝,就像被狠很戳中痛處。『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是一個殺人兇手!』天狼星回吼。『你親手謀殺阿不思.鄧不利多!你這懦夫!』

『你他媽的閉嘴!』石內卜露出牙齒發出低吼,魔杖尖端射出一道強力的紅光,早就在等待的天狼星格檔住,轉身繞到石內卜身側,石內卜往旁邊輕巧一踏,發出第二道攻擊。兩人一來一往誰也不讓誰,魔法光波將附近照得一片光亮。

沒來由地禁忌森林裡颳起一陣狂風,賽佛勒斯的黑色長袍被吹得鼓了起來,半長的頭髮在狂風裡亂飛,遮蓋他死屍般蒼白的臉。風沙吹進天狼星的右眼讓他的動作頓了一下,賽佛勒斯立刻抓住這短暫的機會,一個全身鎖咒正中天狼星,後者雙眼大睜仰倒在草地上。

天狼星看著上方,全身用力試圖掙脫魔咒的力量,然而他僵硬得像塊石頭,任何努力都是徒勞。他聽見靴子踩在潮濕草地的聲音,帶著水氣的布料刷過自己的臉,接下來是石內卜居高臨下俯視自己的臉。蒼鬱枝葉遮蓋的天空一片黑暗,浸得石內卜一身黑袍的身影更為陰暗。

『我輸了。』雖然不願意天狼星依舊坦率承認。『殺死我,反正對殺人兇手而言殺一個跟兩個沒有差別。』

雙面間諜緊抿著嘴,魔杖往下直直指住天狼星,那雙深黑的眼睛一剎那掠過許多情緒。有些天狼星分辨得出,像是痛苦、憎恨、猶豫;而有一些他則不太確定,例如煩惱。透出煩惱的黑色瞳仁就像一池深不見底的幽湖,隱藏著耐人尋味的情感。天狼星忍不住往湖心探尋,淺灰色的雙眼凝望住對方的黑色。

他幾乎忘記此時此刻他們是敵人。

然後石內卜率先別開視線接觸,沉默地收下魔杖。『不。』他輕聲說。

天狼星楞楞地眨眼,一時之間似乎弄不清楚情況。『不?』他對另一個巫師說。『你說不是什麼意思?』

『我該走了。』石內卜對著天狼星耳後的草地說。

仰躺在地的葛來分多迷惑地皺起眉頭。『你不殺我?』他說。『為什麼?』

賽佛勒斯的唇角鉤勒出一個苦澀的微笑。『要死很容易,』鵝絨般的嗓音低吟著。『活下來卻很困難。』

說完這些的食死人轉身離開正氣師的視線範圍,天狼星更迷惑,暗自出力試著掙脫全身鎖咒,一邊不忘大叫。『我不接受你的人情,石內卜,我不接受你的人情。我還是會親手逮到你,親手讓你接受制裁。』

他聽到腳步離去的沙沙聲,風吹動樹枝的咔咔聲,以及森林裡野獸發出的哀鳴。在一片嘈雜中的寧靜裡,鵝絨般輕柔的男低音在天狼星的耳邊細細敘述。

『你會有機會的。』那充滿無奈及煩憂的聲音說。『總有一天。』

然後一個巨大的霹啪聲,天狼星知道對方幻影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yatri 的 HP Slash 創作

ya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